四川唯一官方购彩平台

新快游戏

你的贴身手游助手!

立即下载
Z 您现在的位置: > 如果我说我爱你小说(长安莫衿)-如果我说我爱你小说完整版阅读

如果我说我爱你小说(长安莫衿)-如果我说我爱你小说完整版阅读

2019-08-14 19:25:51来源:zd发布:长安莫衿

萧羌暝小说如果我说我爱你全文免费阅读点此进入,主角萧羌暝是哪个章节出场的,小说如果我说我爱你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长安莫衿是如何刻画的。如果我说我爱你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:论风光成就,她是个太后,论一生沉浮,嗯……她前脚还没沾上金銮殿上的红毯,就听见空气中飘荡着通报声:“太后!灭国啦~”世人都惧怕她这个命中带煞的棺材子,就算是邻国那个造反的战神王爷灭了她的国也不敢杀她,将她囚禁在宫殿中养?#21738;?#21483;一个红润白皙,偶尔兴起,还会夜探闺房,美名其曰探讨国事。她最怕自己脖子上?#21738;?#39063;倾城倾国?#21738;?#34955;掉了,为其担

如果我说我爱你小说(长安莫衿)-如果我说我爱你小说完整版阅读

如果我说我爱你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

第21章 ,都是不省心的主

筎果一下子抱住了他,撒着娇,“我不要跟你分开,一日都不?#23567;?rdquo;

“你也要去?”少年懒懒地挑眉,她一向不?#19981;?#20945;热闹的。

也不是真不?#19981;?#28909;闹,只是北戎国的人都知道她是棺材子,都怕沾染她的煞气,所以见到她,都纷纷避开。

那些闲言碎语着?#30340;?#21548;,筎果虽然不说,可他看在眼里,知道她心里难过。

郸江虽是不毛之地,但这里的百姓没那么多的讲究,可都城不一样,那里是权势的集中地,高门大户最为挑剔。

筎果竖起三根手指在耳旁,声音软软糯糯,“我保证不会给你添麻烦的。”

萧芜暝心疼她整天闷在府里无聊,便应了下来。

隔日一早,马管家又在府里暴走了,心里头埋怨,这两个主子,大的是混世魔王,小的更是魔女一枚,一点都不知道安分两个字怎么写,连婚宴都要给他添麻?#22330;?/p>

两国联姻,那么大的喜事,北戎宫殿守卫森严,质子入宫,不被当做细作抓起来就算是客气?#35828;摹?/p>

简直是胡闹!

王嬷嬷在柴房门口囔囔着要王爷亲自来请,不然她就不出来了。

马管家正巧一肚子气没处发,黑着一张老脸走了过去,二?#23433;?#35828;,将王嬷嬷关进了柴房里,走时还上了三把锁。

听到上锁的声音,王嬷嬷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就蹿到了嗓子眼,她用力地敲着门,大声喊着,“?#35272;?#22836;你给我回来开门!”

牧遥坐在草堆里,眼底一片青黑,她拿起手旁的些许稻草,将它们揉成了两个团子,塞进了耳朵里,闭上了眼睛。

王嬷嬷都嚎了一个晚上了,竟然还中气十足,佩服佩服。

正午的时候,马管家拿着一叠单子,仰头与在树上小歇的萧芜暝说着话。

“王爷,这是起拟的礼单,你过目一下。”

少年懒洋洋地靠在枝干上,闭着眼,懒散的摆摆手。

马管家将最上头的单子合上,将底下的单子摊开,高举着,嗓音里?#34892;?#20852;奋,“这些都是给高门权重的大臣的,王爷你这些年久居郸江,不曾与他们联络过。”

这?#25991;?#21435;都城,定要好好联络一番,为他将来做打算。

他的意思,萧芜暝都懂。

懂是一回事,但是做不做全在他。

他微微?#26202;?#40657;眸中寒意渐盛,“马管家,你逾越了。”

现在的朝廷重臣大多在当初的时候,站位无良国主,在他篡位的身后推波助?#21073;?#21363;便当初没有站位的,也绝不敢跟他有来往,国主多疑,起了疑心就不再重用。

筎果走过来的时候,老远就听见马管家禀然认真的声音。

“王爷,我们这些个老臣子可都等着你夺位复国呢!”马管家说跪就跪,半点都不带含糊的。

筎果看着他砰的一声双膝跪地,她下意识地嘶了一声,不光觉得自己的膝盖隐隐作疼,甚至还有?#35828;?#32769;寒腿的错觉来。

少年眼角?#36710;讲?#36828;处?#21738;?#19968;抹鹅黄色身影,慵懒地?#21448;?#24178;上坐了起来。

他手随意地搭在了膝盖上,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,“权势又有什么好夺的?”第21章结束

第22章开始

第22章 ,此事不要再议

“是郸江的美酒?#36824;?#21917;了?”萧芜暝眯起黑眸,眉梢眼角里透着几分的邪佞。

马管家摇了摇头。

“还是你觉得逍遥日子太无趣了?”

马管?#20197;?#24230;摇了摇头,?#33151;幻?#30333;他话中的意思,又紧接着磕头。

砰——砰——砰——愣是三个响头,又是半点不带含糊的,“王爷要是不答应,老奴就不起来了。”

树影微动,青松色的人影从树上跃下。

玄色马靴从马管家的眼前走过,他的眼睛跟着少年的衣摆看了过去。

清隽的少年扔了一个果子给了筎果。

小?#23601;?#25343;衣袖擦了擦果子表皮,便啃了起来,?#27838;?#26641;上摘下的,果真是鲜嫩可口。

马管家见萧芜暝面色未改,他深吸了一口气,随即老泪纵横遍布了整张?#22330;?/p>

“老奴?#22270;?#20010;您父王的旧部属为了什么,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,还不是为了夺位!为了复国!您要是没出息,老奴可还有什么盼头活头啊!”

“?#23601;?#30475;着是那么想不开的人吗?”

一旁安静地捧着果子啃的筎果,心里忍不住?#29399;蹋?#20320;就是那种人啊。

不然前世是谁在半年内就将卞东国大小七十座城池掠尽,逼着洛易平弃国逃走的。

?#36824;?#39532;管家的做法太浮夸了,他这么一送礼,整个都城的人还不都知道了萧芜暝的野心。

“王爷!”

马管家高呼了一声,被萧芜暝冷眸瞪了一眼,“此事不要再议,你时间那么多,不如去看看万灯节的烟火准备的如何了。”

万灯节是郸江府百姓的传统节日,是一年中最为热闹的日子。

每家每户都会挂上灯笼,由府衙的人将天灯点起,届时整个郸江会被万家灯火点亮,街道到处都是其乐融融的景象,很多商贾也会特意赶过来?#27838;?#28909;闹。

往年筎果都没兴致,今年一早就去集市上买了好多的做花灯的材料,大有大干一场的架势。

府里的厨娘见她?#25199;?#30528;人,蹲在墙角一个人呼哧呼哧地干着,还笑着打趣,“筎小姐怕是不会做吧?我来教你。”

她走过去一看,地上满满的花灯各式各样,精美绝伦,愣在?#35828;?#22330;,还看不出这?#23601;?#31455;还有这个手艺呢。

卞东国的乞巧节流行女子做花灯送给心爱?#21738;?#23376;,她前世为了讨洛易平欢心,专门找了街头花灯老板学,即便是再繁琐的样式她都会。

只是那晚的宫里,没人有心思过乞巧节。

那夜牧遥早产,给洛易平生了女儿,她在湖中摆上的花灯,倒成了给牧遥女儿的祝福。

牧遥生的时候,太医说凶险万分,差点丢了小命。

可是筎果知道,牧遥是吃了催产药,故意在这一天生,为的就是阻止洛易平到她房里去。

洛易平那个没长眼?#30446;?#19981;见她满脸怒意,还欣慰地夸赞她贤惠大度,这算是个什么事啊!

“?#21073;?#36825;做?#30446;?#27491;好看,要是?#33804;?#27604;试,肯定得第一。”厨娘也跟着蹲了下来,拿了一个花灯研究着。

筎果随手又做好了一个,她数了数,?#24425;?#20010;,府里八个下人加上她和萧芜暝,一人一个,刚刚好。第22章结束

第23章开始

第23章 ,是小祖宗的风格

“你挑一个?#19981;?#30340;,我送你呀。”

厨娘是个三十岁的大娘了,她红了脸,轻推了一下筎果,“这都是小姑娘玩的了,我都一把年纪了,要是被我家那位看见了,还指不定的怎么笑话我呢。”

说是这么说得,她的眼睛倒是在花灯上流连了一番,最后目光停在了那两个最大的上面,“这个做的真是精致。”

她伸手就要去拿,?#36824;T果?#26874;。?#23569;女嗓音带着特有的娇滴滴,“那是我和我萧护卫的。”

“是给王爷的啊。”大娘是过来人,一眼就明白了,讪讪的一笑,从地上拿起一个粉色的荷花灯,“那就这个吧。”

拿了花灯的厨娘很是高兴,连走路都是轻垫着脚的,低着头,摆弄着手中的花灯,心里直叹,筎果那小?#23601;?#30495;的是长大了,连女儿家求姻缘的花灯也会做了。

手真是巧,莲花灯是最普通的样?#21073;?#21487;筎果做的这一?#25285;?#33457;瓣叠叠层层,有莲心,托着灯的是?#26786;叮?#19978;头还?#20852;?#30495;的露珠在叶内,像是只要微风拂过,露珠就顺着叶子滑落,已然是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境界。

厨娘研究地认真,就连萧芜暝经过她的身旁,都没有察觉到。

少年懒懒地扫了一眼那厨娘手中的花灯,淡淡笑着,“厨娘今年的花灯买的倒是别致。”

“王爷。”厨娘冷不丁地被吓了一跳,她即刻放下花灯,俯了俯身。

“这是哪家小?#32439;?#30340;?”少年微微颔?#31069;?#35270;线落在了那花灯上,瞧着做工不错,那?#23601;?#24212;该是会?#19981;?#30340;。

厨娘跟献宝一样,将花灯捧在萧芜暝的面前,?#25104;?#36824;带着几?#20013;?#24944;,“是咱家府里的小祖宗做的。”

外头买?#21738;?#26377;筎果这?#23601;?#30340;手工好。

萧芜暝挑了挑眉,?#34892;?#24847;外,平时也没见那?#23601;纷?#25163;工,往年叫她做,她都犯懒不?#25954;狻?/p>

平日里动了剪子针线,必然会?#35828;?#25163;,也不知道是真?#32652;佟?/p>

他想起那日在筎果房里看到?#21738;?#20221;她皇爷爷来的书信,沉了沉?#25104;?/p>

厨娘一副吾家?#20449;?#21021;长成的感慨,指着东边,“那?#23601;?#23601;在那呢,还给王爷您做了个最大的。”

说罢,她便捂嘴偷笑地走了。

少年踱步?#35282;?#35282;的时候,那?#23601;?#27491;将花灯一一摆好,一个个的指过去,嘴里碎碎念着,“这个给马管家,这个给二宝……”

“我的是哪个?”

闻言,筎果抬头,树荫下少年正双手环胸,低头瞧着她,漫不经心的笑着,秋风吹过,将他的衣摆轻轻拂动。

“这个这个。”筎果拿起一个淡金色的花灯伸到了他的面前。

萧芜暝单手拿过,端看了一番,灯面上一向是?#32654;?#20889;祝福或心愿的,他的这个上头什么字都没有,细看之下,能看出?#30473;?#28129;?#21738;?#25551;绘着张牙舞爪的长虫。

虫?

他定眼又细看了一会,估摸着那长长的虫应该是龙。

这让人不敢直视的画工,嗯,的的确确是他小祖宗的风格。

“你的画工不应该是能赢过私塾先生的吗?”他瞥向蹲在地上的筎果,幽深的黑眸中一闪而过思量。

如果我说我爱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,继续阅读如果我说我爱你最新章节请按[免费阅读],回复即可阅读如果我说我爱你全部精彩内容

Copyright ? 2017-2019 www.givbdg.tw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

 技术支持:6103下载网

6103下载网订阅号
四川唯一官方购彩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