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川唯一官方购彩平台

新快游戏

你的贴身手游助手!

立即下载
Z 您现在的位置: > 当爱随风散去小说(呤小忻)-当爱随风散去小说完整版阅读

当爱随风散去小说(呤小忻)-当爱随风散去小说完整版阅读

2019-08-14 20:31:37来源:zd发?#36857;?#21604;小忻

沈且意傅尧小说当爱随风散去全文免费阅读点此进入,主角沈且意傅尧是哪个章节出场的,小说当爱随风散去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呤小忻是如何刻画的。当爱随风散去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:结婚一年,他从未将她放在心里。她天真以为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。然而他一次次带女人回家,让她彻底心死。直到?#19988;?#22825;,她手捧一纸离婚协议,心下一片荒凉。再见却是两年后——曾经那个又胖又丑的前妻,却如同换了一个人般……让他疯狂迷恋,可眼中却再也没有他的踪迹。。。。

当爱随风散去小说(呤小忻)-当爱随风散去小说完整版阅读

当爱随风散去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

第21章 背后的阴谋

二楼转弯口右转第四间房就是书房,房门半掩着,傅尧和傅父声音也从中传来。

“沈家的事情既然你想?#36855;?#20040;做了,那就好好去做,至于且意……”

“她?#19968;?#22788;理好的。”

沈且意停在门口的时候,这些话就清清楚楚的落在她耳中了,也让她一下顿住了脚,竖起了耳朵,更靠近门一步。

两?#35828;?#23545;话中,涉及到自?#28023;?#36824;涉及到沈家,他?#19988;?#26377;所?#20613;?#35805;语之中,究竟带着什么样?#21738;?#31639;?

深深的疑虑,沈且意想要知道的更多,就这样端着?#20449;蹋?#38745;静的站在门口,继续听了下去。

“毕竟老爷子是很认可这个孙媳妇的,所以她你还?#19988;?#29031;顾好的。”

随后,傅尧沉默,连一个敷衍的回答都不愿意给。

端着?#20449;?#30340;手攥了攥,沈且意只觉?#31859;?#24049;的心紧的发疼。

其实她清楚,这个家里唯一对她好的人便?#19988;?#29239;,傅母傅父对她也只?#36824;?#26159;看在爷爷面子上?#30446;推?#32780;?#36873;?/p>

书房里沉默了好一会,随后是悉悉?#20107;?#30340;动静。

随后,房门忽然间被打开,傅尧从中走了出来,两人猝不及防的碰面,气氛?#38480;巍?/p>

沈且意紧紧的闭了下眼睛,丢人,?#38480;危?#22905;恨不得找个地缝把傅尧给塞进去。

她不想偷听别人说话,只是傅尧和傅父话中?#21738;?#23481;涉?#30333;?#22905;和她父亲,所以才多听了?#22919;洹?/p>

只?#36824;?#22905;什么信息都没听到,就被傅尧抓了个?#20013;校?#29616;下是有口说不清了。

傅尧眸光一凌,冷冷?#30446;?#30528;沈且意,如同淬了冰般寒冷,目光之中还带着审视的意味,似乎在无声的责问她为什么会在门口。

“怎么了,还有事吗?”傅?#20613;?#22768;音从身后传来。

傅尧站在门口,宽大的身体挡住了傅?#20613;?#35270;线,也正因如此,傅父才没有看到门口的沈且意。

沈且意眼眸盯着傅尧,情绪各?#30452;?#21270;,愧?#26080;限危?#36824;有无奈。

但脑海中想着的,是如何解释。

“没什么。”傅尧轻声回复道,随后,上前一步关上了房门猛然抓住了沈且意的胳膊,带着她离开了门口。

傅尧的手劲很重,拉着沈且意匆匆的往?#30333;?#21435;,?#30452;?#30340;动作,沈且意?#33618;荃怎怎?#36292;的跟着他。

而手中?#20449;?#37324;的水杯被弄的摇摇?#20301;危?#33590;水好几次的洒在了她的手上。

水虽然没有了之前的滚烫,烫热的温?#28982;?#26159;让沈且意叫了出来。

她努力的想要挣脱他,“傅尧,你听我说。”

闻言,傅尧突然停了下来,还真的就松开了她的手。

惯性所致,沈且意失去了重心朝前倾去,匆忙之中她伸手扶住了旁边的?#29238;恕?/p>

手中的?#20449;?#25481;落在?#35828;?#19978;,清脆的声音中,玻璃杯摔成了碎片,一片狼藉。

而沈且意稳住身体之后,看?#32982;?#22260;,突然发现自己是格外的狼狈。

随后,是傅尧略显?#33618;头?#30340;声音,“你说,我听着。”

他是在压制着的,所以声音不大。

沈且意本来就心虚,被他这么一吼,脑中?#19988;?#29255;空白,之前想到的解释之词也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“我……我,我只是?#27492;?#27700;的。”

她的视线落在地上破碎的杯子上,情况紧急之下,才想出了这么一个不是借口的借口。

“刚刚听到了什么?”傅尧显然不信,继续追问着,?#38752;此?#19968;眼,厌恶?#22270;?#28145;一份。

听到了什么,沈且意飞快的思考着?#36855;?#20040;回答。

如果说一句都没有听到,傅尧断然是不可能相信的,可如果实话实说,傅尧的疑心必然也?#25442;?#30456;信。

?#36824;?#24590;么说,他都会认为自己在撒?#36873;?/p>

沈且意头疼,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

“你什么?#32487;?#21040;了?”傅尧上前靠近了一步,脚步声有力的响起,危险感十足。

“没有,我没有听到,我只是?#27492;?#27700;,然后正?#24613;?#25970;门你就出来了,我真的没有听到你们在说什么。”沈且意急急的说道。

走廊?#30446;?#38388;不大,傅尧停在沈且意身前时,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。

所以,沈且意清楚?#30446;?#21040;他眼底的凉意和轻蔑,“既然听到了也好,我说的话,每一句都是真的。”

都是真的,原?#27492;?#24515;里的猜测都是真的,究竟傅尧和傅父在她到来之前说了什么,这个问题,也成了沈且意心里最大的疑惑。

傅尧深眸紧盯着眼下的女人,在触及到她脸上疑惑不接还?#24515;?#22570;的表情时,神色才有了几分松?#20613;那?#21183;。

“如果?#26029;?#30340;话,就别乱说话。”

留下了这么一句话,傅尧离开,只剩下沈且意一人,她却也算是送了口气。

索性傅尧没有追究她偷听的责?#21361;?#24212;该是怕事情闹出了太大的动静,爷爷会责怪吧。

沈且意找来了佣人,处理?#35828;?#19978;的碎片以后,整理了下情绪下了楼。

客厅里一片热闹,还没靠近,就能听到傅老爷子的声音,“傅尧,好好对且意,我很满意这个孙媳妇。”

一遍又一遍的嘱咐,实际上是傅老爷子心里放不下沈且意,生怕她受了委屈。

话一句句的停在了耳中,沈且意眼眶变的湿润了起来,她何德?#25991;埽?#35753;爷爷这样放在心上。

……一场晚宴将近三个小时,时钟上的时间快要到十点的时候,傅尧开了口,“时间不早了,我和且意要早点回去了。”

“好。”傅老爷子点?#35828;?#22836;,虽然舍不得,也没有挽留,转头看向了傅母,嘱咐道,“兰清,那个手镯你拿给且意吧。”

手镯的事情,傅老爷子始终没有忘记。

傅母?#35835;?#19979;,勉强的点了下头后,对旁边的管家道,“去我房间把手镯?#32654;礎?rdquo;

沈且意已经被傅尧拉着起了身,听到这话两人都停了下来。

也因为这番话,沈且意感受到了,傅尧悄无声息中松开了抓着她的手,手上一空,心里也变?#30446;?#31354;的。

“不好了,太太。”从楼上忽然传来了急切的声音,管家匆匆的跑了下来,一直?#30333;牛?ldquo;太太,不好了。”

突然的喊叫声让每个人心里都一提,傅母不悦?#30446;?#21475;问道,“出什?#35789;?#20102;,大惊小怪的?”

管家小跑了过来,看了看傅母,视线又巡视了在坐的每一个人后,说道,“手镯不见了。”第21章结束

第22章开始

第22章 谁是?#20197;?/h3>傅母脸上大惊,带着不可?#23478;椋?ldquo;我明明就是放在柜子里的,为什么会不见了?”

“我也很奇怪,之前帮太太收拾过东西,所以我也见过那个镯子一直在柜子里,太太从来没有动过,可是好端?#35828;?#20026;什么会突然不见。”

因为着急,管家的额头上蒙上了一层汗。

傅?#20613;谋?#24773;更是难看,匆匆忙忙的上了楼。

傅老爷子表情冷漠,看了眼管家,问道,“那个手镯你?#24571;?#26377;仔?#20613;?#25214;一找,是真的丢了还是你没有找到?”

在这个关头,手镯就丢了,这样的巧合未免也太巧了,傅老爷子的问话?#24571;?#26174;就带着不相信。

其实沈且意心里也是有些不相信的,毕竟这个镯子丢的很是时候。

可管家的着急,还有傅?#20613;姆从Γ从?#19981;像是在演戏。

听到傅老爷子的话,管家一阵委屈,“老先生,我一直在太太的身边,她放东西的地方都是固定的,尤其是贵重的东西,能找的地方我都找了,可根本就?#20063;?#21040;。”

“我们去看看吧。”

在傅老爷子的带领下,一行人上了楼。

卧室里有些凌乱,桌子抽屉里的东西都被倒在了床上,傅母还在翻找着,从她紧皱的眉头上,便看的出她的紧张。

“你们去帮忙找找。”傅老爷?#21448;?#20102;指旁边的两个佣人,?#24895;?#36947;。

可最后,几乎整个房间都被翻了一遍,还是没有看到手镯的踪影。

所有人也都意识到,手镯是真的不见了。

“好好的手镯怎么会不见,怕是家里出了贼吧。”傅莹洁上前一步,视线扫着被翻出来的东西,“要是家里出了贼,而且还偷了这么珍贵的东西,那这个人绝对?#33618;?#20877;留了,直接报警吧。”

傅母也没有想到会出这种事,而且还在这个关头上。

这个手镯意义非?#29627;?#32780;现在又是傅老爷子的心事,他想要把它给沈且意,所以必然要?#19968;?#26469;的。

想到这里,傅?#20613;懔说?#22836;,通知了警察。

“等等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,我们傅家绝对容不下这种手脚不干净的人。”傅莹洁说道,意味深长的目光也落在了沈且意的身上。

眼中染上了几?#20013;?#24847;,还?#24615;?#30528;冷意,多了几分阴森。

这样的目光,这样的语气,沈且意总觉得哪里怪怪的,可就是说不上来。

“这个镯?#28216;?#19968;直都好好的存放着,怎么好端?#35828;?#23601;出了这种事。”傅母?#25104;?#38590;看,一脸的着急。

一来镯子是认可为傅家媳妇的重要象征,二来,是老爷子心?#21738;?#24565;要给沈且意的,偏生在这个时候出了这种岔子。

傅莹洁也跟着点头,随即?#25104;戏?#24575;不?#21073;?ldquo;如果找到了凶手,?#36824;?#26159;谁,都是个小偷,绝对?#33618;?#25918;过这个人。”

……随着警察的到来,事情也已然发酵到了不可回转的地步。

而家里监控被调取出来,傅莹洁脸上也带上了洋洋得意的笑容,这一切,都是她想要的。

警察将视频放出,所有人围在一起,真相呼之欲出。

监控的画面是二楼的走廊,当看到上面黑白的场景时,沈且意的心里咯噔一下。

如果视频播放下去,自?#21644;?#21548;傅尧和傅父对话,被傅尧拉倒了走廊上狼狈的样子也都会爆出。

且不说会?#25442;?#34987;人觉得她有偷听别人对话的不良品行,只怕所有人都会知道自己和傅尧只?#36824;?#26159;表面上的恩爱。

若是那时候,有些事情就再也瞒不住,他们之前所做的戏码也都会前功尽弃。

爷爷一心想要他们两个人好好的,如果看了这一幕,恐怕会更加操心。

沈且意不想让这个唯一对她好的?#35828;?#24515;,更不想因为爷爷的施压,让傅尧更加的讨厌自己。

进?#24525;?#19968;点点?#30446;?#36827;,她的心嘭嘭直跳,只希望能够快点找到?#20992;?#35199;?#21738;?#20010;人。

她的余光望向了傅尧,同样作为当事?#35828;?#20182;,依旧?#19988;渙车?#28982;,即便是这时候,他也没有丝毫的紧张。

沈且意苦笑,?#36824;?#20160;?#35789;?#20505;,傅尧都?#19988;?#21103;与他无关的样子,可所有的煎熬和善后都需要她来承受。

所有?#35828;?#35270;线都在看着画面,而她的目光一直落在上面的时间上。

很快,视频当中出现了一袭白裙,?#20998;?#20307;态?#35828;?#27784;且意,在她的手中,还端着?#20449;獺?/p>

看到了自?#28023;?#27784;且意的心猛然的提起,想要出声制止,可却?#33618;埽?#33509;是在这个时候无疑是?#21448;?#33258;己的?#21491;桑?#20107;情已经被推到了这个风口上,她才发现自己毫无办法。

很快,视频当中的沈且意朝着书房走了过去。

可能视频中的自己一步步走去,沈且意的拳?#26041;?#32039;攥着,额前已经冒出了?#35813;?#30340;?#39038;?/p>

紧张到浑身都在发冷。

突然的,她的脚步停顿了一下,位置刚好是傅母卧室的位置,随后,视频断点,电脑黑屏。

“视频怎么突然就没有了?”傅莹洁惊讶,“家里的监控从来都没出过问题,怎么在这个关头就断了?”

坐在电脑前的警察也?#19988;?#33080;疑惑,手指在键盘?#25103;?#24555;打过,似乎在做着修复工作。

可片刻后,他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不知道什么原因,应该是机器出了?#25910;希?#25152;以视频才会断了。”

沈且意悬着的心,这才放了下来,还没来得及松口气,就听到傅莹洁道,“嫂子,为什么你会出现在二楼?”

对方停顿了下,声音带?#32982;?#38382;,“这种端茶送水的事情,应该佣人来做吧。”

她的话直接堵死了沈且意接下来的话。

沈且意哑然,她在二楼路过傅母卧室时,刚好就听到了傅尧和傅?#20613;?#23545;话,只是下意识的停顿,却不想把事情联系在一起,自己就成为了?#21491;?#20154;。

“而且当时你为什么会停在我妈的卧室门口?为什么之后监控就没有了?”傅莹洁皱着眉头,一脸疑惑?#21738;?#26679;。

傅莹洁是冲着自?#35946;?#30340;。

沈且意嗓子好像被堵住了一样,思考不及,但她也明白,必须要赶紧解释清楚。

“家里的监控坏了,为什?#27425;也?#28165;楚,而至于为什么去送水,只?#19988;?#20026;我把这里当成家,给爸还有我老公去送水没有什么不合适的。”

沈且意说的十分诚恳,听起来,倒也是句句在理。

而一直在她身边沉默着的傅尧,在听到老公两个字的时候,没由来的心跳慢了一拍。第22章结束

第23章开始

第23章 我给我老公送水怎么了?

傅尧整个人都有些?#31168;保?#24573;然间觉得这个词有些陌生,但又意识到是在叫他。

奇异的感觉蔓延全身,他的眸子越见发深。

“是啊,且意是我们家的媳妇,是我们傅家的人,所以就算去送水也没有什么不?#20303;?rdquo;傅老爷子也跟着道。

沈且意的身份,傅老爷子从来都是肯定的。

听到这话,沈且意感激?#30446;?#20102;眼傅老爷子,?#36824;?#20160;?#35789;?#20505;,爷爷都是站在她这边的,无条件的相信她。

为了?#36824;几?#29239;爷的信?#21361;?#20063;不让自己平白受委屈,沈且意继续道,“我在中途是停顿了一下,只?#36824;?#36825;也?#33618;?#35828;明我就进入了妈的房间。”

“可偏偏这个视频坏的太过于巧合。”傅莹洁半笑不笑?#30446;?#30528;监控,似乎在自言自语,“真的是太巧合了。”

客厅里的气氛异样,沈且意满脸?#38480;危?#22905;知道,所有人都等着?#27492;哪?#22570;。

在这时,傅老爷子沉下了脸开了口,“且意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,我相信她?#25442;?#20570;出这种事来,而且这个镯?#28216;?#24050;经?#20449;?#32473;她了,她也没有去偷的必要。”

傅莹洁的话太过于指向性,傅老爷子自然看的出来,话也说的直接。

明显的维护沈且意,说的不轻的话也让傅莹洁脸上有些不悦,却不敢说什么。

傅母也在这时出声道,“是啊,我也不相信是且意做的,一个视频?#33618;?#35828;明什么,恐怕是手脚不干净的佣人吧。”

如果真的不相信,早先就应该否认,而不是等到傅老爷子开口。

沈且意心里一片明?#21097;?#20613;母之所以这样说,?#27493;?#20165;?#19988;?#20026;爷爷的原因,说出来?#30446;推?#35805;。

也正?#19988;?#20026;清楚,才多了几分苦涩?#23567;?/p>

“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搜了。”警察道。

没有了监控,也没有任何目击证人,所以唯一可能有用的办法就是搜身。

警察脸上有些为难,“不知道你们的意思是什么?”

这里是傅家,涉及众多的人,若要一一搜查,也不容?#20303;?/p>

更何况在说话的时候,为首的警察就已经弄清楚了,傅莹洁是针对这个所谓的嫂子的,如果真的在沈且意的身上搜到了什么,这便是家丑。

看到了傅家的家丑,想想他就有些头疼。

“这个镯子意义重大,那就麻烦警官了。”傅?#20613;懔说?#22836;,很快便把家里的佣人聚集了起来,一个个搜身。

傅莹洁双手环胸,唇边自始至终都掀着弧度,似乎在看着一出戏。

傅家的佣人二十多人,等到所有人搜完,已经是十几?#31181;?#20102;,却什么都没有搜到。

也就是说,手镯并不是家里人?#24213;?#30340;。

傅莹洁的目光不动声色的落在了沈且意的身上,“恐不是家里人?#24213;?#30340;,看来是外人?#24213;?#30340;只?#36824;?#33021;够进家里的外人不多,究竟会是谁呢?”

随着她声音落下,旁边也出现了佣人小声的?#27490;荊?ldquo;今天晚上我一直在客厅里打扰,除了沈小姐之外并没有人?#19979;ァ?rdquo;

“是啊,家里的佣人各个都是手脚干净的,怎么可能做出来这种事。”

“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,怎么今天偏偏东西就丢了。”

沈且意心里苦笑,在傅莹洁的带动下,这些人心里已经认定了自己是罪人。

又委屈?#30452;?#27668;,沈且意大步走向了沙发,直接拿起了包包,将东西倒了出来。

她身上穿的?#19988;?#36523;连衣裙,自然?#33618;?#34255;住什么,唯一可能的就是藏在包里。

哗啦啦的声音,所有的东西都倒在了桌上。

“如果这样,是不是可以证明我没?#24515;茫?rdquo;

沈且意声音有些冲,可刚说完,便看到了歪倒在了她钱包下面的盒子。

精致的丝绸包装,一看便知道价值不菲。

沈且意愣住,这个东西她从来都没有见过,又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包里?

不待她做出?#20174;Γ?#30418;子便被傅莹洁拿了过去,打开。

翡翠在灯光下透露着青白色的光芒,傅母惊呼,“这是那个镯子。”

随后,是她疑惑的声音,“且意,为什么……”

为什么这个镯子会在你这里,后面的话傅母并没有直接说出。

傅老爷子的眉头也皱了起来,目光在众人身?#20185;?#36807;,随后落定在沈且意的身上。

他不相信,但这会也在等着她的说法。

当看到手镯时,沈且意处于深深的震惊,大脑混乱直接短路,她怎么都想不通镯子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她包中,而现下,铁打的证据下,是有口也说不清了。

傅莹洁的句句逼人,周围的窃窃私语,还有众?#35828;?#30446;光,沈且意知道自己处于了孤立无援的位置。

“我记得当时爷爷?#23478;?#32463;说这个镯?#21491;?#32473;你了,为什么还要去偷?”傅莹洁把玩着手镯,出声问道。

一个?#24213;鄭?#35753;沈且意很不舒服。

偏在这时,耳边出现了轻声的冷笑。

沈且意转头,在看到傅尧脸上的弧度,以及眼中的讽刺时,就知道她不是幻听。

她和傅尧之间的距离之近,他的嘲笑也只有她能够听到。

沈且意猛然的攥紧了拳头,融合着委屈憋屈,还?#24515;张?#30340;情绪不停的涌出,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丈夫,却在这时候还不打算出手帮自?#28023;?#21453;而笑她傻。

冷笑的声音,连她自己都觉得讽刺。

沈且意目光一点点暗下去,但随后脸上勾起了丝笑意。

“老公。”忽的,她一把挽住了傅尧,声音轻轻的。

既然这个男人站在的是看戏的角度,那她偏就不让他如愿,这趟浑水她偏要带着他。

抱着豁出去的心里,已经这么倒霉了,沈且意反而丝毫不畏惧傅尧。

想着的,只有报?#27492;?/p>

那声老公再次落进了傅尧的心里,他凝眉低眸看着沈且意。

那双眼睛中带着灵动,?#20174;?#26377;几分故意和敌意,视线下去,那双挽住自己的手正在微微?#25112;簟?/p>

傅尧眸光深深,这个女人究竟在搞什么花样?

“我一直和我老公在一起。”沈且意接着的话,让傅尧明白了她的用意。

她一直和自己在一起,那么也就不存在偷镯子?#30446;?#33021;性,至于镯子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包里,那么这个问题就要自?#35946;?#35299;决了。

当爱随风散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,继续阅读当爱随风散去最新章节请按[免费阅读],回复即可阅读当爱随风散去全部精彩内容

Copyright ? 2017-2019 www.givbdg.tw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

 ?#38469;?#25903;持:6103下载网

6103下载网订阅号
四川唯一官方购彩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