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川唯一官方购彩平台

新快游戏

你的贴身手游助手!

立即下载
Z 您现在的位置: > 我以情深填沧海小说(花下有只杯)-我以情深填沧海小说完整版阅读

我以情深填沧海小说(花下有只杯)-我以情深填沧海小说完整版阅读

2019-08-14 21:48:59来源:zd发布:花下有只杯

清离艳芜小说我以情深填沧海全文免费阅读点此进入,主角清离艳芜是哪个章节出场的,小说我以情深填沧海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花下有只杯是如何刻画的。我以情深填沧海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:他将瘦小的她推进凶险的猎场,冷声道:“作为诱饵,你只能死在阵前。”原是一场误会,蓄意报复。当他眼睁睁地看着瘦小的女子置身于玄光错乱中,被无数利爪掏空心肺断裂四肢、粉身碎骨在他面前时。他彻底疯了!。。。

我以情深填沧海小说(花下有只杯)-我以情深填沧海小说完整版阅读

我以情深填沧海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

第21章 人间有女初长成

清离帮她挽了两只辫子,盘成一朵花,系上?#30475;?#23601;如菩萨画像里的小仙童一样。

艳芜跟着清离一路上京,先是到了小镇,找了一家客栈住下,而且只要了一间房。

虽说艳芜现在还是个孩子,但她的灵魂不是。况且,前世的自己和清离关系非同一般,如今再睡同一间房,总觉得不自在。

看着艳芜一直同自己坐着喝茶不?#20185;?#24202;睡觉,清离便想?#21073;?#23450;是艳芜觉得不自在。

清离放下杯子,淡淡道“你去睡。我坐在这里守夜。”

守夜?

艳芜吞了吞口水,小小的样子,倒是可爱,比小阿芜活着的时候更可爱。

“阿芜是在陌生的地方睡不着,想要我陪着一起睡?”清离轻轻挑眉,?#33769;?#38750;笑。

其实这话对一个孩子来说,其实也没什么的,但问题是艳芜已经不是孩子了!她麻利地滚到床上,盖上了被子。

刚开始还担心清离会摸上床,后?#35789;?#22312;扛不住困意,竟然睡着了。

翌日。

艳芜从甜甜的睡梦中醒了过来,只见清离坐在案几旁喝茶,因为身着白衣,挽了头发,真是越看越好看。

“起?#35789;?#27927;一下,吃点东西,我们再继续?#19979;貳?rdquo;守了一夜的清离温柔道。

艳芜没作声,麻利地从床上滚了下来。

小二早就送来了热水,艳芜梳洗之后,突然发现自己想要小解。

这就是身为凡?#35828;?#19981;好之处,大小解是根本不能控制的行为。

“清离哥哥,我要小解。”

艳芜抿着嘴巴,被尿憋着的样子都可爱。

“床下有夜壶。”清离放下杯子,淡淡道。

夜壶?

要她在房间解决?

艳芜的小脸忽然一红,她办不?#21073;?#27491;要说不可以的时候。

“我出去等你。”清离起身,一副正人君子的笑容,推门出去,又轻轻地将门?#20185;稀?/p>

艳芜赶紧从床底下翻出一个画着各种好看图案的夜壶,蹲着解决了。

身体轻松之后,艳芜看了看那边的窗,这个时候清离不在,正是她逃出去的好机会。

她和清离已经没有可能了,她不能原谅他曾经的伤害。加上她有大仇未报,不能待在这里继续做一个‘小孩子’

艳芜推开了窗,发现有点高,但是除了这个窗没有地方可以躲过清离了。

艳芜下定决心翻出去,结果个子太小,根?#31455;?#19981;着下面的瓦片,整个?#35828;?#20102;下去,连带轩窗下的瓦棚一起滚落。

差一点,她就从二楼跌到一楼。

没想?#21073;?#22905;会落进一个非常安全的怀抱。

“阿芜,连门都找不着了吗?”清离搂着她,也不生气,更没有责骂,语气满是宠爱。

明明知道她要逃,却没有拆穿。

艳芜装傻给清离看,清离?#27815;?#20667;给艳芜看,所以这是两个傻子互相欺骗的故事。

此后,她们去过很多地?#21073;?#35265;过很多人,遇到很多事。

打过妖怪,教?#20498;?#24378;盗,还揭开街头连环骗子的局。

艳芜也逃跑过一千三百次,几乎是隔一天就来一出逃跑大戏,每次都被清离抓回来,却从不拆穿她。

她也没有告诉清离,自己想逃跑。

所以,不知不觉六年了。

她从小女孩出落成?#38754;?#29577;立的少女,生得一?#26412;?#33394;容颜,每回出门,都会引起骚乱。

因为艳芜长大了,不宜抛头露面,清离就在云国翼都买了一座小?#28023;?#21462;名为“芜园”

艳芜刚从床上爬起来,惺忪地眼睛还未睁得开,慢慢地靠到铜镜前。

看清铜镜中的自?#28023;?#33395;芜的眼睛才睁得极大。

说来奇怪,这六年,她居然长成了原来?#21738;?#26679;。

艳芜?#21051;?#37117;为这件事情担心,生怕自己这张?#24443;?#36215;清离的?#19988;洌?#19975;一把他刺激醒来,要霸占她怎么办?

毕竟她现在是凡人。而且做了六年的凡人,艳芜都养成了凡?#35828;?#20064;惯,要吃饭,要睡觉,还要睡懒觉。

她从妆盒里拿出一张丝巾将脸围起来,然后出门吃饭。

清离看到她又围着面纱,手指一甩,一道灵风就将?#25104;?#30340;丝纱刮掉:“遮着面还怎么吃饭?”

艳芜真想把自己的脸贴到地面上涂点泥巴。

这张和当年自己一模一样的脸,就这样出现在清离面前,难道他就一点儿都不慌吗?

艳芜快速吃了几口饭,她觉得这样下去不行,万一清离突然清醒了,发现是她

对,逃,继续逃,总能逃出他?#21738;?#25484;。

清离的表现却很平静,给艳芜布了菜,坐在那里?#27492;?#21507;。

六年终于过去了。

他的艳芜终于被他养大了!

艳芜吃了饭,?#37027;?#22320;出了门,这次,她要走的远一点,希望再也不会被追上。

可是刚到城门下,就被一群恶霸盯上了。

艳芜和清离刚来翼都没有多久,这些人便觉得他们好欺负。

其中一个?#22235;9费哪?#36731;男人走过来:“哟,小娘子长得真漂亮。”

艳芜眼神冷漠,不想理这些狗东西。就在她准备出门时,男人突然?#27815;?#20102;她的去路:“小娘子,跟本公去快活快活?”

“狗东西!”艳芜一?#30424;?#22312;了男人裆下。

男人双腿一软,双手捂住裆下惨叫起来。

“你们还看什么看,还不把这小泼妇抓起来!”男人跪在地上,痛苦地吼?#20982;擰?/p>

跟着狗东西同行的杂碎也冲上来,艳芜现在只是凡人之躯,再凶狠也不是几个男?#35828;?#23545;手。

她被擒住双手,又腿也被人用力按住。

刚才被踢到子孙的狗东西慢慢走了过来,额头上已经冒出?#36214;?#30340;小?#24618;椋?#24819;是疼慌了。

“小泼妇。”一个耳光下来,狠狠地抽在了艳芜的?#25104;稀?/p>

艳芜的嘴角立马滑下一丝血迹,头上的杏花也被甩了下来。

半张脸火辣辣的,好像失了痛觉一样。

“带走,老子要操到她下面失尽!”?#20982;?#25918;下又狠又淫的话,几个人挟持着艳芜?#27809;?#31163;去。

艳芜的嘴巴已经被塞了一块布,根本叫不出声。

因为这群恶霸有官员相护,百姓根本不敢拿他们如何,?#35789;?#20809;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也没有人管。

昏暗的房间,艳芜被扔到床上,双手和双脚都被捆住。第21章结束

第22章开始

第22章 嫁给我

男人边解衣带,边说:“小泼妇,很快我就让你知道求饶。等爷爽完了,后面还有一院子?#21738;?#20154;,你可要好好享受,我们会喂撑你肚子的。”

艳芜惶恐地瞪着这个人,嘴巴被堵住根本说不出话。她害怕,甚至想起了天魔大战,她被魔族太子扔到秘河对面,差一点,她的下场就跟青姬一样。

不可以!

绝对不可以!

艳芜在床?#38505;?#25166;着,可是被捆着手脚的她能怎么办?

男人已经脱下?#36335;?#25169;上来,开始在她身上撕扯。

艳芜的眼泪都瞪了出来。

为什么,活了两世?#23478;?#21463;这样的屈辱。

就在男人准备挺身而入之时,门开了,一道玄光穿透了男?#35828;?#36523;体。

砰地一声!

一支普通的羽箭将男人钉在了左边的墙壁上。

艳芜瞪着绯红的眼睛,看着赤果?#21738;?#20154;被?#20197;?#22681;上,嘴里不停流血?#21738;?#20154;像个挂件一样。

这是如何的神力,如何的精准,才能做得这么完美。

清离款款而来,忽然被推开的门投来刺眼的白光,它将清离淹没在光晕中,甚至有些炫目,看不清楚,整个人都笼罩在他自己的阴影之?#23567;?/p>

待他走到床边,那?#24597;?#24275;,那些完美的五官才清晰于眼。

清离手指一挥,捆住艳芜手脚的绳子断开,被扯烂的?#36335;?#38706;出她一片淤青的腿,看起来极其诱惑,又无比可怜。

他将床头上的一缕红纱?#35835;?#19979;来,将艳芜缠住,再揽入怀中,安慰道:“不要怕。”

清离还是那?#27425;?#26580;地安慰着,轻轻地拍了拍她的?#22330;?/p>

艳芜却再也控制不住,声泪俱下:“清离。”

清离将她打横抱起,而她的双手挂着他的脖子,走出这个罪恶的屋子。

院子里倒了几十个护卫,好像是一招致命的。

看到这些尸体,艳芜又搂紧了清离的脖子,如果清离今日没有找到她,她可能要死在这里,死在屈辱的强暴?#23567;?/p>

清离把她带回芜园,送到床上。

“我要洗澡。”艳芜说。

她觉?#31859;?#24049;好脏,她的身体被别人碰了。

清离点头应了一声:“好。”

?#36824;?#22810;久,便有热水盛满了浴桶。清离看着艳芜:“我先出去,洗完了再唤我。”

艳芜一直抱着膝盖,没敢看清离。

清离走了出去,艳芜才脱了衣物把自?#21495;?#22312;浴桶里,将自己全身上下都洗干净。

泡在水里的她,想了很多。

六年了

不知不觉六年了。

对神仙来说,六年并不长,可是对?#27515;?#35828;,也不短。

直到今日她才知道,在她最绝望的时候,她想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清离。

或许,她根本就离不开他吧。

过了许久,水都凉了。

艳芜才从水里起来,穿了?#36335;?/p>

她缓缓地拉开了门。

只见清离负手背立着站在外面,沉静的目光看着远处的景,像个发呆的人。

“清离,我们谈一谈吧。”

沉静的目光忽然有了波?#21073;?#20182;悠悠转过身,对上艳芜的眼睛,她的眼睛含着秋水,盈盈楚楚,?#20174;?#26377;着不似她这个年?#36879;?#26377;的忧愁。

他们一起进屋,坐在案前。

艳芜添了杯茶,道:“这六年来,我一共逃跑了一千三百零一次。”

清离只是看着她,没有说话。

他一直都知道艳芜想要逃跑,想要离开自己。

可他像个不知疲惫的巨人,一直追着她,把她追回来。他在想,等她累了,就不会再跑了。

“可是每次都被你抓了回来。”艳芜喝了一口茶,突然就笑了起来。

被追回来的滋味当然不好受。

可是今日,她却觉得好幸福,在她最绝望的时候,至少有一个人没有放弃她。

“我想知道,以后我再逃跑,或者是丢了,你还会不会去追,去找?”艳芜握着杯子,?#24826;?#22320;看着对面的人。

“会。”他回答的很坦荡,没有一点犹豫。

艳芜?#20013;?#20102;。这个清离怎么这么讨厌呢?明明害起?#27515;矗?#26080;情冷漠的像个恶魔,可偏偏她架不住他的温柔。

“阿芜。”他轻唤她。

艳芜收住笑意,?#38505;?#22320;看着他。

就是这副清冷中透着柔情,柔情却不轻浮?#21738;?#26679;,最是能让人沦陷的。

“你为何想着逃跑?”他明知故问。

艳芜放不下过去,想躲着他,这就是理由。

“我以后不逃了。”艳芜仅跟着他的问题回答他。

她现在只是凡人,她什么都不会,她能逃到哪里去?

清离的眼眸忽然一亮,这是他十六年,听过最好听的话。他养了六年,宠了六年的人,终于不再逃跑了。

“?#36824;?#25105;想去天上看一看,你能不能带我去?”艳芜在天上还有仇人,她可不能放任仇人而?#36824;堋?/p>

“这”清离有些为难,他并不想让艳芜再出现在天族,让那些不好的过去再次伤她。

“我就想去天上看一看。”她任性地说。这种任性?#21738;?#26679;有些可爱,有些迷人。

曾经他讨厌的样子,忽然?#19981;?#30340;很。

“好。”清离根本无法拒绝她,因为亏欠,他总不能让她一直失望。

天界那些流言蜚语,他会替她挡下,不许任何人任何事伤害她。

“?#36824;?rdquo;他又开口,目光比之前更?#38505;?#20102;:“你要嫁给我。”

艳芜愣住,握住杯子的手一颤。

上?#27815;?#27714;而不得,这?#27815;?#21364;来得这样容?#20303;?上В?#20182;?#19988;?#32463;回不去了,她再也不?#22812;?#36215;勇气去爱一个一心想让她死的人。

“我们并不合适。”艳芜避开了他的眼神,身怕他看穿自己的身份。

眼下也只有这个不合适的理由可以糊弄过去。试想一个养了六年的女娃,忽然娶做妻子,这实在是不妥当。

?#19978;?#22905;心里想什么清离都知道。

他说:“如果是我?#19981;?#20320;呢?非你不娶呢?”

艳芜抬起眼,再也无法避开他的眼睛。

能从清离口中听到这句话,到底有多困难?她曾用了五百的时间去等待,得到的?#36824;?#19968;句“不曾识得公主”

艳芜苦笑道:“那便不去了罢。”

如果是嫁给清离为代价,这个仇,她倒可以晚?#25913;?#20877;报,?#26085;?#20855;肉身死了,她再次飞升的时候便能报仇了,只是时间而已,?#32654;?#23020;多活了几十年而?#36873;?/p>

那一刻,清离眼中全是失落,他没有想?#21073;?#33258;己被拒绝?#21738;?#20040;?#32433;啵?#20182;以为自己做的很好,却在艳芜那里仍得不到原谅。第22章结束

第23章开始

第23章 再回故地心绝绝

“我与你开了个玩笑。”清离很快?#25484;?#30524;底的失落,他笑着,如沐春风。

所以,他还是要带她去天界的。刚才的要求,全当他说了个笑话。

他不想接下来的日子是相顾无言,不能娶她,不代表不能继续宠着她。

艳芜最后一丝苦笑也消失了,神情严肃地看着面前这个人。

一个玩笑?竟只是一个玩笑?

也罢,玩笑就玩笑,这七百年她哪一天不是一个玩笑,现在的她只想报仇,其他已经不再奢望。

去天界?#21738;?#22825;,艳芜戴上了面纱。是清离给她戴上的,他说:“你很像凤族的一位公主。”

所以,遮起来,不让天界?#35828;目?#21435;,不让天界的神仙指骂。

不再让天界追封死了二十一年的赐妍公主重现,背负曾经的伤害。

艳芜也正有此意,她在天界眼里已经是死?#35828;?#20154;,重归,?#24202;?#19981;想让人知道,提起曾经的往?#24405;?#32493;折磨她。

可是消失了整整二十一年的清离?#20185;?#22238;归,却引起了一阵轰动。

每日都会有几百仙官前来拜会他,却没有一个人敢问他这二十一年都做了什么。

只是,众?#35828;?#30446;光总会被坐在他身旁,围着面纱也遮不住艳丽的女子。

众人也不敢问清离与身旁边的?#24067;?#22899;子是什么关系,但能挨他坐在一起,不免让人想起死了几百年的青姬。

如若青姬没有死,如今坐在清离身旁的就不是这个凡人了。

仙官络绎不绝,清离本想闭门不见,可一想到艳芜过几日要参加凤后的寿宴,便与这些仙官来往,以便艳芜同入凤宫顺利。

眼看这批仙人都离去了,清离给艳芜递了一杯茶:“累?#35828;?#35805;,你先回去休息。一切有我应付打点。”

艳芜确?#36947;?#20102;,她喝了清离递来的茶,扶着案几起身离去。

她一?#27515;?#21040;?#22812;?#38134;花殿还是原来的样子,没有什么变化。

艳芜想起曾经的点点滴滴,只觉得背脊有些发麻,她终是没有勇气在这里睡下,转身就离开了。

院中的一?#32654;?#33457;开得正盛,白芒芒的,落下时像雪朵。

艳芜就靠着树,闭上眼睛睡了一觉。

这一觉格外的沉,许是这几日想到要来天界没有睡好的原故,

她又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梦见了青姬。

青姬在梦里同她说:“阿芜,他自始自终都?#19981;?#30528;你,?#28909;?#20320;也?#19981;?#20182;,何不坦白相告?”

梦里的艳芜扶着一?#32654;?#33457;树,白衣,梨花?#36861;子?#30524;前,像云里雾里的一道月光,清冷而朦胧。

“青姬,对不起。是我害了你。”艳芜愧疚地说。

她一直都放不下过去,是她借走七色手链害了青姬,是她小气,是她心里放不下清离,才会害了青姬。

青姬抬起手,抚了扶她的眼睛,笑?#26790;?#26580;:“傻阿芜,?#35789;?#20320;没有借走手链,我也打?#36824;?#20182;们。”

艳芜哭得更伤心了。

青姬那么好,却落得如?#35828;?#27493;。

青姬继续说“所以,不要难过,不要恨自己。你没有错,天命如此。”

青姬的手落下来,看样子要离开了。

艳芜紧紧地抓住她的手:“青姬。”

“记住,是我偷了你的清离,是我让你受了这么多的罪。阿芜,不要再折磨自己了,好好珍惜眼前的人。”

青姬化作一道青光消失在艳芜的掌心。

“青姬!”艳芜大叫出声。

睁开眼睛,?#25104;?#20840;是眼泪,清离正用一只手轻轻地替她拂去。

他?#32487;?#35265;了,听见她喊出青姬的名字。

艳芜还是放不下青姬的死。

清离心疼地看着眼前?#35272;?#30340;人儿,什么也没有话,就把她抱进了怀里。

艳芜也在无声地哭泣着,紧紧地抓着清离的肩膀。

清离搂着怀里的人,心也跟着狠狠地疼痛。

艳芜活得实在是太痛苦了,她背负着青姬的死,背负着天界的骂名,背负着他的愤怒。

全世界的人都唾弃她,而他还在她最绝望的?#30446;?#29408;狠插了一刀。

想到曾经的一切,清离恨不得时光可以倒流,重新选择一次,他绝对不会在艳芜胸口扎一剑,也不会在艳芜向他解释的时候一?#30424;?#24320;,更不会冷眼旁观地?#27492;?#36300;下堕台。

如果重新选一次,他会在艳芜问他:“清离,你可还记得我?”

不会说不曾识得公主,而会唤她一声:“阿芜,五百年不见。”

凤后寿宴

艳芜穿了一身白纱,清雅动人,绝色容颜?#20960;?#22312;了一张面纱下,她小心翼翼地跟在清离的身后。

凤宫?#20185;?#19979;下无不打?#31354;馕幻?#38754;的姑娘。

之前便有仙官见过艳芜跟在清离身旁,心中有数,不作议论。

这次凤后的寿宴摆得极大,凤族来乃九天大族,地位仅次于天族的玄龙。前来朝贺的神仙以颜似真君,无?#30634;仙?#20026;首,浩?#39057;?#33633;地排了两队。

宴席上,艳芜打量着众人,寻找蓝姬的身影。

清离重归,自然有很多人仙官上来关心。一时间也顾不上艳芜。

就在艳芜朝蓝姬的方向走去时,人?#35946;?#26377;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艳芜猛地回头,正好对上了无?#30634;仙?#30340;眼睛,他的眼睛清如山泉,澈如水镜。

“阿无。”

艳芜只能被他拉到大殿外面,在一个没有?#35828;?#22320;方松开了手。

他轻轻地摘落艳芜面上的白纱。

一张惊艳了他心魄的容?#26632;夯河?#20837;他眼?#23567;?/p>

曾经,他最看不上的人,却在天魔之战中引起了他的注意,之后,更是沉迷于她的灵魂。

他以为这?#27815;?#37117;见不到艳芜原本?#21738;?#26679;了,没想?#21073;?#22905;竟破了泥身,找到一具肉体,长成她原本?#21738;?#26679;。

“这些年,你都经历了什么?”无恋的指尖扶着这张脸,目光尽是怜惜。

当年,她不辞而别,这一消失就是六年。他到处找她,都找不到。

他当然找不?#21073;?#22240;为清离的气息掩盖了她的气息,而他怎么也想不?#21073;?#33395;芜会同清离在一起。

“我?#21738;?#36523;被蓝姬所毁,后来附在这具肉身上,为清离所救.”

“这六年,你一直在清离身边?”无恋换作双手捧脸,情绪激动地问。

“是。”

“你不是恨他吗?”无?#25377;幻?#30333;,艳芜明明最恨清离,为什么还要跟清离在一起?

“因为我要回来报仇,没有他,我区区凡胎回不来!”艳芜说的句句实言,绝对没有无恋所担心?#21738;?#31181;事情。

我以情深填沧海在线章节免费阅读,继续阅读我以情深填沧海最新章节请按[免费阅读],回复即可阅读我以情深填沧海全部精彩内容

Copyright ? 2017-2019 www.givbdg.tw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

 技术支持:6103下载网

6103下载网订阅号
四川唯一官方购彩平台
厦门股票配资 丁紫 中国石油股票行情 宝钢股份股票行情今天 手机炒股 股票融资率 2013上证指数分析 股票分析怎么写 2010股票分析师排名 股票推荐·天牛宝诚信 水井坊股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