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川唯一官方购彩平台

新快游戏

你的贴身手游助手!

立即下载
Z 您现在的位置: > 都市战龙小说(我本疯狂)-都市战龙小说完整版阅读

都市战龙小说(我本疯狂)-都市战龙小说完整版阅读

2019-08-14 22:01:58来源:zd发布:我本疯狂

秦风张欣然小说都市战龙全文免费阅读点此进入,主角秦风张欣然是哪个章节出场的,小说都市战龙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我本疯狂是如何刻画的。都市战龙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:他是国之利刃,也是令各国地下势力闻风丧胆的华夏龙王!他有一个名动京城的未婚妻,一个个人间尤物,却相继出现在他的身边,诱惑不断,他是来者不拒,还是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?他离开军营,归隐花都,怎奈树欲静而风不止,各方势力来势汹汹,草莽权贵虎视眈眈,他该如何应对?“动我亲友者,势必清算;犯我华夏者,虽远必诛!”——秦风。。。。

都市战龙小说(我本疯狂)-都市战龙小说完整版阅读

都市战龙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

021章 遗书,同居

耳畔响起秦风杀气腾腾的话语,感受着秦风身上陡然迸发的冷冽杀意,陈静只觉?#31859;?#24049;像是一下被拽入了冰窖之中,浑身寒毛炸起,从头到脚一阵冰凉。

看到陈静的异常,秦风意识到自己的情绪隐隐有些失控,连忙收敛杀意,尔后转身从背包中掏出一个信封,里面装着陈猛的遗书和抚恤金卡。

“这里面是你哥留下的遗书和部队发的抚恤金。”秦风将信封递到陈静面前。

陈?#27493;?#21147;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默不作声地伸出手,但在接过信封的一刹那,双手还是不受控制地颤?#35835;?#36215;来。

她颤抖着手,小心翼翼地接过信封,然后当着秦风的面打开,抽出了里面的信。

信纸有些旧,里面的字迹也隐隐有些模糊。

因为,这份遗书,是陈?#22270;?#20837;龙牙特战部队后,第一次执行任务前写的,已经足足六年了。

而事实上,这份遗书是废稿——按照部队规定,特战队员不能暴露真实身份和死因。

这份遗书能够成为真正的遗书,完全是因为秦风。

当时,秦风看到陈猛的这份遗书后,没有打回去让陈猛重新写,而是留了下来。

这也是他在离开部队时,曾给少将王虎成提议向特战队员家属说明真实情况的来由——?#28304;?#25104;为特战队员?#21738;?#19968;天起,他就觉得,应该给那些死去的无名英雄正名!

陈静再次调整了一下情绪,然后轻轻翻开了遗书。

“我是华夏陆军特种兵;

华夏军队最精锐的战士;

我将勇敢面对一切艰苦和危险;

无论是来自训练还是实战;

无论面对什?#27425;?#38505;,我都要保持冷静,并且勇敢杀?#23567;?/p>

我永远不会离弃我的战友,让他落在敌人手中;

我永远不会在战场上投降,让我的祖国蒙辱;

如果需要,我将为国捐躯;

如果必要,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!”

……

遗书打开,映入陈静眼帘的是一段热血澎湃的话。

这是龙牙特战队员加入时的誓词。

陈猛将它?#32972;?#20102;遗书?#30446;?#31687;。

“妈,?#31859;櫻?/p>

很难过让你?#24378;?#21040;了这份遗书。

对不起,我欺骗了你们。

如同遗书开头所写,我不是一名炮兵,而是华夏最精锐的陆军特种兵。

我们和所有军人一样,为了保卫国家和人民而存在。

我们?#25512;?#20182;军人不同的是,在这个?#25512;?#24180;代,我?#20999;?#35201;参加战斗!

很不幸,我在战斗中牺牲了。

我不后悔自己?#32972;?#30340;选择,相反,我为自己能够成为华夏最精锐的特种兵而骄傲!

如果说遗憾,我只有一个——我没有尽到当儿子和哥哥的责任!

对不起!

妈,儿子不能给您尽孝了!

对不起!

?#31859;櫻?#21733;哥不能再照顾你了!

妈,我死后,部队会给家属一笔抚恤金,具体有多少,我不知道,但应该足够支撑到妹妹大学毕业。您年纪大了,而且身体不好,不要再操劳了,安心等着?#31859;?#22823;学毕?#25932;?#25964;您。

?#31859;櫻?#22920;这一辈子,命很苦,我没?#27427;?#24471;及孝?#27492;?#20320;要替我尽到义务,好好读书,争取考个好大学,找份好工作,然后把咱妈接到城里过好日子。

……

看着,看着,陈静再次红了眼睛,眼前一片水雾,但她却依然倔强地咬着牙,不?#32654;?#27700;流下。

“小静,如果你不嫌弃的话,以后我是你哥。”

看到陈静强忍着不?#32654;?#27700;流下的一幕,秦风心中一痛,上前,伸出手,搭在陈静的肩膀上说道。

“我哥说,你是他这辈子最佩服的人,也是他最亲的兄弟!”

感受着秦风目光中的真诚,想到往日里哥哥陈猛所说关于秦风的一切,陈静轻声回应道:“虽然我不知道我哥是如何死在那场战斗中的,但我知道,如果可以的话,你愿意为他挡子弹!”

咯噔!

秦风心头一颤,心情如同打翻的五味瓶。

如同陈静所说,如果可以的话,他宁愿死去的是自?#28023;?#32780;不是陈猛。

然而——

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。

陈猛死了,不可能再复活。

这将是他心中永远的痛!

“因为,他曾告诉我,你们是那种在战场上可以放心把后背交给对方的生死兄弟,你?#24378;?#20197;眉头也不眨地去为对方挡子弹!”

眼看秦风沉默,陈静再次开口,眼眸中的悲伤退去,表情逐渐恢复了平静,“风哥,从你的表情,我看得出,我哥的死,可能和你有关系,但你不要自责。

我相信,无论是他,或者是你们的战友,他们都不会怪你——你们是生死兄弟!

而我也不会怪你,因为,你是我哥!”

“谢谢你,小静!”

耳畔响起陈静的话,看着陈静那平静?#21738;?#26679;,秦风多少有些吃惊。

他在亲眼见到陈静之前,虽然想过陈静因为经历过13岁那年的事情,会比同龄人坚强,但陈静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坚强,而且具有敏锐的洞察力!

“你哥抚恤金?#30446;?#23494;码是6个1。”

秦风调整了一番情绪,转身又从背包里拿出一张卡,递给陈静,道:“这张卡是你哥的工资卡,密码也是6个1。”

“我哥的工资卡在家里。”

陈静没有接过卡,而是戳破了秦风的谎言。

“呃……”

秦风略显?#38480;危?#23572;后苦笑道:“我也是你哥。”

“风哥,谢谢你的好意,但我不能要你冒着生命危险赚来的钱。”陈静轻轻摇了摇头,表情平静而坚定。

“好吧。”

秦风看得出陈静是一个坚强而极有主见的女孩,便没有再勉强,而是沉吟了一下,道:“你可以拒绝接受我给你?#30446;ǎ?#20294;你必须同意我留在你的身边保护你!”

“保护我?”

陈静不解地看着秦风。

“你哥在执行任务的时候,违规将你的?#25484;?#24102;在身上,然后被敌人带走了!”

秦风叹了口气,道:“他临死前,请我帮他夺回你的?#25484;?#22914;果不能的话,一定要保护你的安全!很?#19978;В?#25105;没有夺回你的?#25484;?rdquo;

“风哥……”

陈静欲言又止。

“这是你的哥的请求,也是他对我的托付,更是我对他的?#20449;?mdash;—不容拒绝!”秦风打断了陈静的话,语气?#25238;?#25130;铁。

“我……”

陈静想说什么,但面对一脸严肃的秦风,她没来由地想到了死去的哥哥,然后又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。

“从今天开?#36857;?#20320;就住在这里吧。”秦风又说道。

“住这里?”陈静说着,有些奇怪地看着秦风,“来的路上,苏妙依、张欣然让我和她们一起住在这里,我拒绝了。”

“妙?#31726;?#24352;欣然也要住这里?”秦风一怔。

“嗯。”

陈静点头。

“看来这里面有误会。”秦风若有所?#36857;?ldquo;这样吧,我出去跟妙依谈一下,如果她们要住这里的话,我?#21069;?#20986;去。”

话音落下,秦风便率先走出房间,去找苏妙依。

客厅里,苏妙?#31726;?#24352;欣然正在低声交谈着什么。

或许是因为两人聊得太过投入,以至于当秦风走到门口,她们都没有发现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秦风见状,轻轻?#20154;?#20102;一声,待二女抬头后,才说道:“妙依,之前苏叔叔让我住在这里的时候,我不知道你在这住。后来,我来到房子,看到了你的东西,以为你要去外地上学,所以也没给苏叔叔打电话,直接住了进来。”

“没事,风哥。”

苏妙依笑了笑,一点也不在意。

“既然你住这里的话,那我跟小静搬出去住。”秦风开门见山道。

“呃……”

愕然听到秦风这句话,无论是苏妙依,还是张欣然,都是惊得目瞪口呆,“你要跟陈静一起住?”

“嗯,我是小静哥哥的战友,他哥哥临死前将他托?#38497;?#20102;我,让我保护她。”

秦风斟酌了一下,半真半假地说道:“而根据我得到的消息,有不法份子要对小静不利——在消灭不法分子之前,我都会保护她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

听到秦风的解释,苏妙依想了想道:“风哥,这样吧,你和陈静住在这里,我和欣然去住寝?#25671;?rdquo;

“不行!”

张欣然直接否决,而后发现自己的语气有些激动,怕被看出端倪,连忙?#20013;?#30528;说道:“妙依,干嘛要出去住啊?我?#24378;?#20197;一起住啊!反正你爸的房子够大,我们每个人都能分一间房间,彼此之间也不影响……”

“呃……”

听到张欣然的话,秦风和苏妙依均是一脸惊愕。

“怎么?你们觉得不妥么?”

张欣然小心?#25105;?#38453;狂跳,但却若无其事地打开一瓶饮料,灌了一口,以此掩?#25991;?#24515;的不安。

她对秦风充满了好奇,忍不住想去窥?#21073;?#30460;?#20999;恰?#30460;月亮,好不容?#33258;?#27425;与秦风相见,而且?#24515;?#22815;‘同居’的机会,怎么会放过?

除此之外,虽然秦风说是陈静哥哥的战友,但她内心不希望秦风和陈静两?#35828;?#29420;同居。

“这……”

苏妙依欲言又止。

从小到大,她都没有和同龄男人同住过,多少有些觉得和秦风同居不方便,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她也不好反驳。

“你们要是觉得可以的话,我没意见,你们要是觉得不方便的话,我和小静搬出去住。”秦风看出了苏妙依的迟疑,开口说道。

“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,每人一间屋,我们三人?#26790;?#23460;的卫生间,你?#29467;?#38754;的,这样就互不影响了。”

眼看秦风和苏妙依没有拒绝,张欣然有些兴奋,直接拍板道:“就这么说定了,妙依,你和陈静快去冲澡,然后我们去吃饭,庆祝我们的大学同居生活开?#36857;?rdquo;

“好。”

事已至此,苏妙依也只好同意张欣然的安排。

秦风自然没有意见。

无论是年少轻狂的时候,还是后来从军入伍,他都不是一个矫情的人。

对他而言,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护陈静,同?#26412;?#20986;暗算龙牙?#21738;?#21518;黑手!第21章结束

第22章开始

022章 入职

原本,张欣然准备中午请秦风、苏妙?#31726;?#38472;静三?#35828;叫?#22806;的大?#39057;?#22909;好庆祝一番,但因下午要报道,只好在学校食堂随便吃了一点。

因为三女实在太过亮眼,外加苏妙?#31726;?#24352;欣然名气太大,四人从进入餐厅开始便被众人关注,秦风承受了数不清的羡慕与?#20992;省?/p>

午饭过后,张欣然、苏妙?#31726;?#38472;静三人前去报道,而秦风则是接到了保?#26469;?#22788;长孟万银的电话。

孟万银通知他去保?#26469;?#21150;理相关手续。

相比早上而言,下午的行政楼人明?#36828;?#20102;起来,两点半的时候,各个处室的工作人员先后进入了办公楼,开始下午的工作。

“马屁,如果那人真和苏校长关系非同一般,会当保安?你当我是三岁小孩?#21191;穡?rdquo;

行政办公楼一楼的一间办公室里,一名穿着保安服的?#24515;?#30007;子,一脸鄙视地看着马平。

午饭过后,马平便将今早遇到秦风的事情告诉了?#24515;?#20445;安,并且极为夸张地形容了苏文的司机见到秦风时是多么的恭敬。

对此,?#24515;?#20445;安压根不信。

在他看来,如果秦风真如马平所说让苏文的司机都?#21069;?#24685;敬,根本不可能来当一个小小的保安。

因为,凭借苏文在东海的身份地位,只需一句话,一个电话,便可改变秦风的人生!

“天哥哎,我本来也是不信的,但中午的时候,我旁侧?#27809;?#22320;问过处长,处长说的确要来一位新同事……”

马平说着,赫然看到秦风?#24433;?#20844;室门前走过,先是一怔,而后激动地说道:“就……就是他!”

?#24515;?#20445;安立刻伸长脖子看向门口,但只看到秦风的一个侧面。

呼啦!

马平心中八卦之火燃?#30504;?#24403;下推开办公?#21361;?#24555;步冲向门口,准备一?#39556;?#31455;。

?#24515;?#20445;安犹豫了一下,也跟了过去。

“小风,你来了!”

稍后,就当马平二人走到门口的时候,孟万银的声音响起。

如同早上一样,孟万银电话通知秦风后,便刻意留意走廊的脚步声,听到脚步声第一时间出门迎接。

“孟处,您太?#25512;?#20102;。”

秦风加快脚步迎了上去,他看得出孟万银是一个十分?#19981;?#30340;人,得知苏文为他破例走后门后,虽暗中讨好照顾他,但各个细节把握得恰到好处。

“应该的,我们进去一边喝茶一边说。”孟万银笑着,将秦风请进了自己的办公?#25671;?/p>

“孟处居然亲自在门口迎接……”

?#20302;?#30475;到这一幕,穿着保安服的?#24515;?#30007;?#30001;?#30524;了。

“天哥,这回你信了吧?”

马平则是一?#36710;?#24847;,那感觉让苏文司机一脸恭敬、让孟万银亲自在门口?#21364;?#30340;人是他,而并非秦风,“那?#19968;?#32477;对跟苏校长关系非同一般,很有可能是亲戚什么的。”

“有这层关系,还用?#31859;?#26469;这里当保安?#31354;?#20063;太奇怪了!”

?#24515;?#20445;安连连摇头,以他的情商和智商,就算挤破?#28304;?#20063;想不出其中的猫腻。

“是有些奇怪,但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们必须要和他搞好关系。只要我们跟他搞好关系,不说在学校横着走,起码没人敢随意欺负我们了!”马平振振有词地说道。

保安一向容易被人瞧不起,行政机关更是如此。

马平虽然马屁一流,人缘不错,但也没少遭受白眼和羞辱,心中憋屈得紧,做梦都想着?#19968;?#23562;严。

“嗯。”

?#24515;?#20445;安不可否认地点头,如果能够和一个让苏文司机恭敬的人搞好关系,放眼学校,还有谁敢随意羞辱自?#28023;?/p>

要知道,苏文的司机可是“三号首长”啊!

就在马平和?#24515;?#20445;安商议着要讨好秦风的同时,孟万银轻车熟路地为秦风洗杯泡茶。

“小风,这是入?#21543;?#35831;和劳动合同,所有签字盖章都办好了。你看一下内容,如果没什?#27425;?#39064;的话,签了字,便是我们保?#26469;?#30340;一员了,明天就能上班。”

泡好茶后,孟万银将一份入?#21543;?#35831;和劳动合同递给秦风。

早上的会议结束后,他便第一时间找到了人事处的头,就秦风入职的事情与对方?#20302;?#20102;一番,结果对?#35762;?#20294;一路开绿灯,还特地让手下人早早办好一切,只等着秦风签字。

“没问题。”

秦风看也没看,便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“既然这样的话,那你就正式成为我们保?#26469;?#30340;一员了。”

看到秦风看也不看的签下自己的名字,孟万银倒没有觉得奇怪,反倒是认为很正常——走后门都走到这份上了,还怕被学校坑不成?

“麻烦孟处了。”秦风微笑致谢。

“小风啊,都自家兄弟,?#25512;?#20160;么。”孟万银笑着摆了摆手,然后又问道:“对了,你考虑好了没?准备干哪个岗位?”

“要不我给你推荐一个吧,巡逻保安,?#21051;?#22312;学校里转转就行了。”

话音落下,孟万银不等秦风回答,又补充了一句。

巡逻保安可以说是保?#26469;?#26368;清闲的工作,基本不用站岗,而且时间自由。

原本,这个岗位是孟万银一位心腹在干——那人为了获得这岗位,没少请孟万银去大保健,可谓是下了血本。

如今,孟万银将这个岗位推荐给秦风,也是认真考?#26538;?#30340;。

连马平都在好奇秦风有苏文这层关系,为何还要?#31382;?#26657;当保安,何况孟万银?

在孟万银看来,秦风多半是要?#31382;?#26657;吃空饷。

如此一来,巡逻保安这个岗位对秦风而言最为合适,既没有人盯岗,又能卖秦风人情。

“多?#24187;?#22788;好意,我考虑了一下,想当学校家属院的保安。”

秦风摇了摇头,他来东海大学当保安的目的很明确——保护陈静,引出坑杀龙牙?#21738;?#21518;黑手!

如此一来,自然是离陈静越近越好。

“学校家属?#28023;?rdquo;

听到秦风的话,孟万银不由一怔,而后暗暗思索其中缘由,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便不再多想,很干脆地答应了秦风的要求。

随后,孟万银又陪秦风客套地聊了几句,便以有事为由,结束了交谈。

不过,在临走之前,孟万银亲自将秦风带到了隔壁办公室,向马平和?#24515;?#20445;安隆重介绍了秦风。

至于其他人,则都已经到各自的岗?#36824;?#20316;了,没有在办公室里。

“哥们,你可真牛!咱们保?#26469;?#36825;么多人,能让孟处亲?#28304;?#30528;介绍的,你是第一个!”

当孟万银离开后,马平立即起身走到了秦风的办公桌前,掏出一盒平时舍不得抽的硬中华,抽出一支,递给秦风,“我?#26032;砥剑?#24456;高兴能和你一起?#24425;隆?rdquo;

“我叫秦风。谢谢,我不吸烟。”秦风微笑着拒绝了马平的香烟。

“秦兄弟,马屁这?#19968;?#35828;你和苏校长认识。而且苏校长为了你工作的事都破例了,这是真的么?”

相比马屁而言,?#24515;?#20445;安要耿直得多,基本属于没心眼?#21738;?#31867;人,开口便直奔主题。

马屁闻言,小眼睛?#20142;粒?#19968;动不动地盯着秦风。第22章结束

第23章开始

023章 两个电话

嗯?

秦风闻言,看了马平一眼,然后沉吟了一下,道:“嗯,的确认识。我曾帮过苏校长一个忙。”

“什么忙?”

马平和?#24515;?#20445;安异口同声,脸上充斥着好奇。

在他?#24378;?#26469;,秦风和苏文简直是两个世界的人,以苏文的身份、地位,哪需要秦风帮忙?

“是这样的,我是一名退伍军人。前段时间,我在街上碰到有人行窃,便上去阻止——被偷之人正是苏校长。”

“事后,苏校长告诉我,他是东海大学的校长。学校每年开学放假的时候都会发生盗窃案件,问我有没有兴趣?#31382;?#26657;当保安,抓小偷……”

秦风一本正经地编了个谎言。

虽然苏文不在意这些流言蜚语,但秦风不想因为自己入职这件小事影响到苏文的声誉。

为此,他准备借马平和?#24515;?#20445;安的嘴,将这个谎言传出去。

“我靠,你小?#35825;?#26159;走了狗屎运了!”

马平先是一怔,而后忍不住惊呼,心中对秦风的恭敬和讨好也瞬间消失,直接爆出了粗口。

“是啊,你都不知道,?#32972;?#25105;们进学校有多难,又是笔试、又是面试的,入职前还特地军训了三个月……”?#24515;?#20445;安点?#29359;?#21644;。

“兄弟,虽说苏校长知恩图报和惜才,给了你当保安的机会,但?#27493;?#20165;如此了。苏校长为人正直是出了名的,你若想日后再通过他得到什么好处,恐怕是不可能了。相反,若是你工作不努力的话,还有可能被开除。”

马?#35762;?#21160;声色地将秦风桌子上?#21738;?#25903;中华烟拿起,重新放回盒子里。

原本,他是打算讨好秦风的,如今摸清了秦风的“底细”,自然不会再去讨好,甚至连一支硬中华都舍不得给秦风了。

“多谢提?#36873;?rdquo;

秦风对笑了笑,他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。

果不其然,马平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点燃香烟,深深吸了一口,一改之前的讨好模样,而是一?#25104;?#27668;道:“另外,如果你在工作或者生活中遇到什么疑问或者困难,可以跟你马哥我说,别的不敢保证,在这东海大学一亩三分地上,你马哥我还是认识些?#35828;?hellip;…”

“嗡”

不等马?#33050;?#36924;哄哄地把后面的话说完,秦风的?#21482;?#21709;起。

是苏文的来电。

看到苏文的来电,秦风拿起?#21482;?#27465;意地笑了笑,然后离开办公室,走到卫生间,才接通电话。

“小风,你的事情都办完了吧?”苏文问道。

和许许多多的大学校长一样,苏文每年在学校里呆的时间很少,除了开学?#25512;?#26411;之外,只有遇到重大事情需要组织上会的时候才会去学校。

和大多数校长不同的是,他没有以考察、观摩的名义坐着飞机满世界飞,而是将精力放在了学术研究上,偶尔会参加一些学术交流会。

今早,他主持完会议便离开了学校,也没有让秘书询问秦风的事情进度,并不知道秦风是否已经办完了所有入职手续。

“都办完了,明天开始上班,谢谢苏叔叔。”秦风?#34892;?#36947;。

“你小子,再跟我?#25512;?#25105;跟你急啊!”

电话那头,苏文没好气地埋怨了一句,然后道:“对了,小风,我是打算今晚让你和妙依回来吃饭的,结果部里临时要召开一个重要会议,要去燕京一趟,改天吧。”

“好的,苏叔叔,您忙您的。”

秦风先是回了一句,然后将自己编织的谎言告诉了苏文,“对了,苏叔叔,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?#24120;?#25105;刚才给同事编了个谎言……”

“好,都听你的。”

苏文沉吟片刻,便同意了秦风的提议。

他不在意自?#20309;?#31206;风破例走后门的事情曝光,但认为秦风此次到东海大学当保安有着不为人知的目的,不能暴露身份。

带着这样的想法,苏文与秦风结束通话后,又特地给苏妙?#26469;?#20102;一个电话,要求苏妙依绝对不能对外界说出秦风的真实身份!

……

结束通话后,秦风刚要离开卫生间,察觉到?#21482;?#38663;动了起来。

嗯?

秦风拿起?#21482;?#19968;看,当下一怔。

因为,来电显示的号码来自燕京,而且是一个内部电话!

“您好。”

秦风若有所?#36857;?#28982;后接通?#35828;?#35805;。

“出了这么大的事,整个家族都差点被牵连,你倒好,连面也不照一个,家也不回,独自跑到东海?#24184;?#24555;活去了。”

很快,听筒中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,因为久居高位的缘故,言语之间尽显威严。

“我到东海是为了完成最后一个任务。”

听到熟悉而陌生的声音,秦风瞬间便猜到对方是自己的爷爷秦建国,也是秦家的现任家主,是整个华夏最有权势的人之一。

“哼,王虎成安排给你的任务是将遗书和抚恤金交给死者家属,而不是让你去东海大学当保安!”秦建国沉声道。

“我被部队开除,总得找份工作糊口吧?”秦风皱?#36857;?#35821;气很强硬。

因为,他知道,自己的所作所为给秦家造成了一定影响,身为家主的秦建国这是兴师问罪来了!

除此之外,秦风心里也很清楚,秦建国从小就对自己另眼相看,认为自己是整个秦家的蛀虫,甚至?#32972;?#25171;断杨家大少的腿后,坚决要家法处置他,若非秦家老太爷力保,恐怕自己也要断一条腿,从而平息那件事。

“嘿,你这是要自?#35782;?#33853;,破罐子破摔么?”秦建国有点?#24352;?/p>

“当保安就是自?#35782;?#33853;么?还是你认为必须要?#35825;?#20174;军才是干正事?”秦风的火气也上来了。

“不要忘了,你是秦家子孙!”秦建国陡然提高声音。

“秦家子孙怎么了?秦家子孙就当不?#26432;?#23433;了?你是觉得我当保安丢你的?#24120;?#36824;是丢秦家的脸了?”秦风争锋相对。

“算了,既然你选择自?#35782;?#33853;,那就随你,但我要提醒你,不要用在军队中学到的本事胡作非为!”

秦建国警告道:“除此之外,你现在正处在风尖浪口,做事要注意影响,一定要守住底线,不能越过红线!”

“谢谢你老人家的提醒,你放心,如果我真做了什?#27425;?#21453;底线和红线的事情,绝对不会去找你,也不会连累秦家——我会为自己的行为买单!”秦风一字一句道。

“我告诉你,若你真的依靠从军队里学到的本事做一些违法的事情,不要奢望秦?#19968;?#20445;你。就算你老太爷再溺爱你,我也会大义灭亲,让龙牙去清理门户!”

秦建国说到最后,声音再次提高,宛如闷雷一般在秦风耳畔炸响。

“呵……谢谢你的提?#36873;?rdquo;

秦风讥笑,同时眯着眼,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,心中却一片冰凉。

他知道,哪怕自己在过去八年里通过不懈的努力,成为华夏近些年?#27425;?#19968;一颗龙牙,依然没有改变秦建国对自己的印象!

他还知道,秦建国刚才这番?#23433;?#38750;危言耸听,自己这位爷爷,绝对会为了秦家整体的利益,做出舍车保帅的事情来!

何况,自己在他眼中连一个小卒子都算不上?

“秦建国,我不会借助秦家?#21738;?#37327;为我兄弟报仇,同样,即便没有秦家的光环,我也可以活得很好!”

阳光刺眼,秦风闭上眼,双拳紧?#30504;?#24515;中立下誓言,更像是一个宣言!

都市战龙在线章节免费阅读,继续阅读都市战龙最新章节请按[免费阅读],回复即可阅读都市战龙全部精彩内容

Copyright ? 2017-2019 www.givbdg.tw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

 技术支持:6103下载网

6103下载网订阅号
四川唯一官方购彩平台
kk棋牌游戏辅助作弊器下载 新疆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河北11选5中奖概率 高频彩交易 陕西11选5开奖直播现场 中国福彩双色球走势图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号全部 博易彩票平台安装 天津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pc蛋蛋最近500期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