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川唯一官方购彩平台

新快游戏

你的贴身手游助手!

立即下载
Z 您现在的位置: > 至强游龙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至强游龙小说全文

至强游龙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至强游龙小说全文

2019-04-15 13:31:24来源:zzy发布:佚名

至强游龙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,婚恋生活类爽作者是谁,主角是怎么出场的。本站提供至强游龙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。至强游龙精彩章节免费阅读:第6章 一言不合陈凌又喝了一口可乐,道:“三期士官”顾梦婕由衷道:“厉害”陈凌淡淡一笑,道:“人跟人还是有很多的不公平,。。。。。。

至强游龙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至强游龙小说全文

《至强游龙》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第1章 ?#35272;?#30340;杀手银狐

夜色暧?#24651;?#37202;吧里,重金属的音乐激烈震荡。一个二十四岁左右的年轻人坐在吧台前,他穿着白色的外套,身材显得有些单薄。不过他的?#36710;?#28165;秀,眼眸明亮而干净。

他叫陈凌,此时正喝着一杯加柠檬的伏特加。在左边的吧台处,一名穿着黑色包臀短裙美女突然走向陈凌。这美女胸前白花花,?#36710;?#23047;媚,整个人似乎要滴出水来。

陈凌耳里的耳麦传来声音。“注意了,中华龙,银狐向你走来了。”

陈凌不动声色。银狐来到陈凌身前,香风扑面。

“帅哥,请我喝一杯吧。”银狐娇滴滴的说道。

陈凌转头看向银狐,眼神第一时间停留在了银狐胸前那团白花花。银狐娇媚一笑,故意挺了挺胸,让陈凌看的清楚一点。

“没问题,想喝什么?”陈凌微微一笑,说道。

银狐说道:“就跟你喝一样的吧。”她说着坐到陈凌身边,雪白的饱满?#36153;?#30528;陈凌的手臂。陈凌的手臂肘故意碰了碰,低声说道:“你可真够骚的。?#34180;?#35752;厌!”银狐娇嗔。

酒很快上来。银狐喝了一口,忽然说道:“帅哥,想不想来点刺激的?”

陈凌装作很有兴趣,说道:“哦?”银狐说道:“跟我去女洗手间。”陈凌眼里马?#19979;?#20986;兴奋的神色,这是一种男人都懂的神情。洗手间里的野战,和这样一个美人,这是男?#35828;?#32456;极梦想啊!

“好!”陈凌显得迫不及待。

银狐当下转身,两人一前一后朝女洗手间而去。陈凌走在后面看着银狐的背影,他也不得不感叹,这女?#35828;?#38634;臀当真是丰满挺翘,让人想入非非。

“中华龙,女洗手间里我们无法帮到你,你注意了。”耳麦里又传来声音。陈凌没有回答,也没有停下脚步。

在酒吧外面的一辆房?#36947;錚行叹?#38431;的队长赵刚对身边一个黑大汉说道:“铁牛,这银狐上次暗杀过领导人,差一点就成功了。她狡猾无比,身手和枪法都是一绝,又?#26790;?#35013;。搞的上面都对这件事很是重视。也不知道这中华龙能不能擒杀银狐。”

铁牛微微一笑,说道:“赵队,你?#22836;?#24515;吧。陈凌是我兄弟,他的本事我最清楚,这银狐碰上他也算是倒霉了。”

女洗手间里并没有外人。银狐拉着陈凌进了隔间里。银狐让陈凌坐在马?#21543;希?#22905;修长丰满的大腿跨在陈凌腿上。

陈凌只觉这感觉刺激无比,银狐凑上红润的嘴唇吻向陈凌。陈凌与她吻在一起,两人疯狂的唇舌交缠,像是热恋的情侣。

而且陈凌的手开始在银狐的腰间游走,银狐直接抓着陈凌的手摸向自己的胸。

陈凌一下握住,只觉这感觉是格外的柔软,富有弹性。便也在这时,银狐的手在陈凌身上摸索,突然就摸到了陈凌的腰间。

陈凌只觉腰间一空,银狐手上多了一支黑色左轮手枪。银狐离开了陈凌,站了起来。她美眸?#24067;?#23506;冷下去,左轮手枪瞄准陈凌的眉心。

陈凌脸色微变。

银狐冷笑一声,说道:“就你这种货色也想来抓老娘?”

陈凌脸色?#26412;?#21464;化,说道: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银狐不屑说道:“还在?#21543;担?#20320;如果不是?#21497;?#38431;的人,身上为什么会有枪?”

陈凌摇摇头,说道:“搞不懂你在说什么。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杀手。刚完成任务来找点乐子。”

“骗鬼去吧。”银狐说完便要开枪。怎知这时,一股危险的感觉凶猛涌来,银狐立?#35752;?#36947;这枪有问题,她的第六感救了她。

这枪里虽然有子弹,但却做了手脚,只要一开枪?#31361;?#28856;膛。

“找死!”银狐眼中闪过森寒杀意,丢了枪,手中出?#22336;?#21033;的刀片。素手一挥,如?#24651;?#21106;向陈凌的脖子。

陈凌眼中精光一闪,手上屈指一弹,刷的一声爆响。如重弓弦崩断,啪嗒一下猛烈刺向银狐的手腕。

银狐手腕翻转,刀片割向陈凌的手指。两人交手只在一?#24067;洌?#23041;?#22270;?#28872;到了极点。陈凌眼沉如水,倏然收手,躲避开银狐的攻击。但他另一手突?#36824;眵却?#33136;间窜出,?#25105;?#25331;的蟒蛇出洞!

如一条巨蟒窜出来,居然有风从虎,云从龙的威势。

劲风炸裂,拳意冲天!

银狐身子一扭,整个人合身扑向陈凌。陈凌一招刀锋?#33635;?#28982;踢出。银狐大吃一惊,这才发现陈凌的不凡。她身子扭转,柔术格外厉害,堪堪避开。人立?#22871;?#20986;了洗手间。

“你是什么人??#21497;?#38431;里不可能有你这样的高手。”银狐警惕的看向陈凌。

陈凌跟着站起,他眼神淡淡,说道:“我是什么人与你无关,你还是束手就擒的好。”

“你以为?#25512;?#20320;能抓住我?”银狐不屑。

陈凌依然淡淡,说道:“不是凭我,而是你绝对走不掉。”银狐冷笑,说道:“那就试试看吧。”她说完转身,展开绝妙的步法?#24651;?#20914;向洗手间的大门。

银狐号称狐狸,身法是一绝,快出了残影。

银狐刚一出洗手间,消音枪突然发出沉闷的声音。

是?#21497;?#38431;的狙击手开枪了。但银狐敏感超强,两下躲避开了,?#23125;?#21512;身纵入酒吧人?#35946;錚?#22914;鱼得水。陈凌紧跟其后。

银狐很快出了酒吧,这女人彪悍至极,眼看就要逃走。几名?#21497;?#32439;?#21331;?#26538;,枪声四起。但银狐身法极为恐怖,全部躲开。就在银狐要逃走的时候,陈凌的声音传来。“游戏可以结束了。”

银狐抬头,赫然发现陈凌居然拦在了自己的面前。接着,陈凌一拳轰来。

砰!银狐根本还没看清,整个人便飞了出去,晕死当场。

鼎鼎大名的杀手银狐根本连陈凌一拳都经受不起!

“中华龙果?#24187;?#19981;虚传!”这时候赵刚与铁牛下了车,赵刚对陈凌称赞说道。铁牛则是上来跟陈凌互捶了一拳。对于这个结果,铁牛一点也不意外。

陈凌微微一笑,却并没有得意之色。这个任务对他来说,太平常了。他没有想到的是,马上又会有一个任务到来,那就是静海省的以为大佬顾正扬遭遇国际杀手王刺杀。

他更想不到的是,他居然会和这?#24187;览?#30340;杀手王滚到一个床上,从而发生亲密的关系。

一天之后,陈凌和铁牛迅速到达了静海,并见到了静海大佬顾正扬。

顾正扬有一个女儿,叫做顾梦婕,长得?#35272;?#21487;爱。近来因为杀手王的事情,被勒令在家,不许外出。她对陈凌和铁牛这样的大内高手充满了好奇,因此便跑到书房外面偷听起里面的?#23500;啊?/p>

书房里,门已关闭。陈凌和铁牛在书房里陪顾正扬说话,顾梦婕便将耳朵贴在门上偷听。只听顾正扬温和的问道:“你们从燕京过来,可见到了乔老?”

陈凌的声音传来,?#31859;?#27491;腔圆的标准普通话答道:“回首长,见到了。”顾正扬一笑,道:“被你们这首长首长喊的,还真有些不习惯,乔?#20185;?#20307;可还好”

陈凌道:“乔老爷子?#21051;?#27975;花种草,身体很健朗,?#35789;?#26366;交代我们,向首长您问好。”

顾正扬哈哈而笑,道:“说起来已经有一年没见乔老了,?#26085;獯问?#20102;,一定要去拜访。”顿了顿,道:“陈凌,外界把杀手王传得神乎其神,你们对杀手王了解吗”

顾梦婕正听得入神,里面的声音嘎然而止。忽然又听到爸爸道:“陈凌,不必管,是我那调皮的女儿在偷听。”顾梦婕心里咯噔一下,暗想:“大内高手果然牛啊,我这么轻手轻脚,他都发现我了。”

顾正扬道:“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。”

陈凌道:“是,首长。”

顾梦婕虽?#24187;?#30475;见里面的情况,但想象得出,这陈凌和铁牛一定是围襟正坐,非常的严肃。暗想这些人虽然很酷,但是生活里肯定无趣。

陈凌道:“杀手王?#30475;?#26432;人?#21363;?#20102;高分子仿真面膜,至今为止,没有人知道杀手王的真面目。而且杀手王并不是一个人,根据国安局的情报,杀手王是一个团队,他们里面有的负责狙击,有的负责搜集情报,有的是黑客高手,有的负责撤退,化?#34180;C看?#20986;击,计划都是非常的周密,所以至今为止,?#28216;词?#25163;过一次。”

顾正扬脸色沉重起来,道:“传闻杀手王曾在印尼军,取上将?#20934;叮?#23433;然而退,这事也是真有的”

陈凌道:“是的,首长。那一次,是杀手王的成名之战。”顾正扬苦笑,道:“照你这么说,这次我岂不是在劫难逃”语音里还包含了一丝苦涩。

这时一直不说话的铁牛开口了,他的声音粗犷豪迈,气十足。“首长,有我铁牛和陈凌在,绝对不会让杀手王动您一根汗毛。陈凌可是我们特卫局内勤的尖兵,他的开枪度,和精准度在百万解放军,能排进前三。”

“铁牛,别瞎说”陈凌连忙喝止。铁牛顿觉失言,讪笑着抓下?#28304;?#25000;厚得很。

顾正扬惊异的看向斯清秀的陈凌,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只有二十四岁,竟然这么的厉害在外偷听的顾梦婕也是目瞪口呆,她本来以为铁牛最厉害的,毕竟铁牛看起来,气势十足,彪悍十足。

顾正扬却是来了兴趣,道:“陈凌你是特卫局的尖兵,枪法只在前三,那第一,第二是”

陈凌一脸严肃,道:“首长,这个很抱歉,我们不能说。”顾正扬马上一笑,道:“是我唐突了,机密,我懂

?#23500;?#23436;后,陈凌与铁牛便提着黑色箱子,在屋子里四处查?#20581;?#23545;任何可能的死角,都进行了排查,他们的脸色严肃认真,让顾梦婕看的入迷。这样的男人才是男人啊,绝不是大学里,那些故作深?#24651;?#23567;屁孩们能模仿出来的。

下午时分,陈凌与铁牛分别在两个容易被敌人攻击的位置,找了椅子,正襟围坐。陈凌的?#37027;?#24182;不轻松,这次任务绝对是不容有失的,而传闻的杀手王又强大到了逆天。但他不能表现出一丝慌乱来。

不过,只要手有枪,陈凌同样也有信心,阻止一切来犯者,除非对方是神,但这个世界上,没有神。

第2章 突破性进展

陈凌手有摄录器,在各个死角,可能的地?#21073;?#23627;外都放了监控,这样能及时观察到任何突发状况,将危?#25484;?#28781;在萌芽?#21050;?#37324;。

便在这时,听到一个清脆欢快的女孩声音,道:“嗨”陈凌抬头便看见顾先生的女儿,顾梦婕俏生生站在面前,向他打招呼。顾梦婕是典型的瓜子脸,?#36710;?#29305;别的柔嫩白皙,?#27604;?#31934;致,是一个十足的小美女。屋子里开了空调,并没有穿外套,白色针织羊毛衫,牛仔裤,显得青?#24573;?#20029;。

陈凌微微错愕,便也淡淡回应了一声。

陈凌以为顾梦婕?#33267;?#20010;没趣,就不会再理自己。毕竟这样的小公主绝对是心高气?#24651;模?#35841;知片刻后,顾梦婕搬来一把椅子,和一盘瓜子,一副要跟陈凌死磕到底的架势。

“陈凌哥哥,磕瓜子。”顾梦婕将那盘瓜子递到陈凌面前,甜甜的喊道。

陈凌干脆的道:“不吃。”顾梦婕格格一笑,道:“你不吃,那就只有看我吃了哦。”说完便放好椅子,坐了下去,然后将瓜子盘置于双膝上,然后嘎嘣嘎嘣的磕起瓜子来。

陈凌心哑然失笑,面上却不动声色。

不一会后,顾梦婕道:“陈凌哥哥,你整天这样耍帅不累吗来,给笑一个嘛”

陈凌大汗,刚才这丫头莫不是准备说,给大爷笑一个的吧。他淡淡的扫了眼顾梦婕,嗯哼,老实说,就是在耍帅。作为一名标准出色的特卫局内勤人员,外界传闻的一号高手。给?#35828;?#31532;一印象,就是冷酷。陈凌也觉?#31859;约豪?#37239;的气质是最帅的。

顾梦婕见陈凌不笑,并不气馁。忽然上前摇陈凌的手臂,道:“那我给你笑一个好不好”陈凌连忙不着痕迹的移开手臂。只见顾梦婕真的对着他灿烂一笑,还摆了v字手势。

很可爱,很卡哇伊。

陈凌心的柔软被触动了,不为别的,就因为他也有一个妹妹。妹妹陈思琦,今年十六岁,跟顾梦婕一样出落得?#35272;?#21487;爱。只不过妹妹要静些。

想起妹妹陈思琦,陈凌心?#31361;?#28779;热,异常的思念起来,妹妹就是他生命的意义。在他八岁那年,妹妹刚生下不到三个月。?#25913;?#23601;在一次车祸意外双双丧身,从此就是他跟妹妹相依为命。在他心里,最亲,最在乎的就只有爷爷和妹妹了。然后还有一个最尊敬的人,他最尊敬,敬重的是?#25238;?#19996;哥。东哥是一个小头目,没有东哥,爷爷早就病死了。而自?#28023;?#20063;早就被混混打死了,没有东哥,妹妹也就不能上学,过正常的生活。没有东哥,也没有现在的陈凌。

陈凌想到妹妹时,嘴角勾勒出温柔的笑容来。顾梦婕便?#26029;?#30340;道:“陈凌哥哥,你终于笑了,你笑起来很好看呢。”

陈凌温和的笑道:“我妹妹也像你一样可爱。”顾梦婕马上打蛇随杆上,道:“陈凌哥哥,我也做你的妹妹好不好好不好嘛”说着又摇陈凌的胳膊,将女孩子撒娇的精髓施展的炉火纯青,并不会让人反?#23567;?/p>

陈凌那?#20599;米?#23567;丫头这种攻势,道:“好。”顾梦婕才心满意足,又道:“哥哥,我叫顾梦婕,做梦的梦,婕妤的婕。”陈凌微微一笑,却不知道说什么。顾梦婕便扮了个鬼脸,笑嘻嘻的道:“哥哥,你真是好酷,好冷。是故意酷,还是真就是这样的性格啊为什么你们一号高手,都是这样的酷呢”

陈凌解释道:“我们负责保卫首长,不是外交家,平常要注意的事项很多,所以也没有我们要开口说话的地方。并不是我们装酷,时间久了,也就习惯不怎么说话了。”

顾梦婕恍然大悟,又道: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哥哥,你们保护首长时,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危险的状况啊,?#28909;?#26377;恐怖份子袭击啊,什么的。”

“当然会有,一般事前?#31361;?#20570;足准备,将危?#25484;?#28781;在萌芽?#21050;?#22914;果真的让恐怖份子出现在首长面前,就已经是我们的失?#21834;!?/p>

“所以说,你们的职责就是将一切可能的危险,和突发状况控制住。平时看起来虽然平静,其?#30340;?#20204;都做了很多的工作。”顾梦婕若有所思的道。

陈凌微微诧异,觉得这小女孩可爱之余,却也很聪明,举一反三,思维敏捷。

顾梦婕又道:“那像李连杰演的一号高手里,商场枪战,本身就已经失职了?#26376;稹?/p>

陈凌道:“那种情况,现?#36947;?#19981;可能会发生。打个比?#21073;?#22914;果首长要去商场,我们一定会事先在商场将一切可疑人物清除,也绝不会让枪支进入。”

顾梦婕格格一笑,道:“果然现?#23707;?#30005;视是有很大差距的。那哥哥,你一定很厉害咯?就像电视里面那个一号高手那样”

陈凌道:“这个不好比,我们毕竟还是人,如果真的在没有掩体的情况下,被那么多持枪歹徒包围,也只有死的份。不过这种情况,我们不可能会让它发生。”

顾梦婕对陈凌的话没有丝毫怀疑,两眼?#30418;枪猓?#36947;:“哥哥,那你能跟我表演两手吗求求你了,好哥哥。”

陈凌一怔,?#23125;?#30340;眼神冷了下去,干脆的道:“不能”顾梦婕微微一怔,不解道:“为什么啊哥哥,人家真的很想看,你就表演一下嘛,就一下下好了。·”她又施展出了百试不爽的撒娇。

“我不会表演。”陈凌眼里攒射出精光,一字字道:“我只会杀人。”

顾梦婕娇躯一颤,只觉这时的陈凌,有种让她说不出的震?#22330;?#22905;顿时醒觉,让陈凌来表演,这几个字,本身就是对他的侮辱。

“对不起,哥哥。”顾梦婕马上可怜?#26742;?#30340;道,少女独有的柔声软语,磨得人心痒痒的。陈凌还未来得及说话,顾梦婕忽然凑上来,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,道:“不许生气。”然后笑吟吟的看着陈凌。

陈凌?#35835;?#19968;下,他长这么大,还真从没被异性?#26538;?#21018;才那一刹的柔软触敢,少女馨香?#24615;樱?#30495;有别样的滋味。他无奈一笑,道:“我没生气。”

因为杀手王的事情,顾正扬外出的的行程全部?#39038;酰?#19981;过还是会有几个无法避免的会议存在。出行前,陈凌会与公安干警紧密联系配合,将路上可能遇到的危险,以及会场的安全,做严密的排查。

一切,都在平静度过。?#36335;?#26432;手王只是一个空口威胁,而众人显得过于紧张了。

调查药厂案件已经在顾正扬大力支持下,取得了突破性的成功。

晚上七点的时候,顾正扬接到了一个女?#35828;?#30005;?#21834;?#30005;话里的女人,声音怨恨无比,道:“顾正扬,你该死”顾正扬隐约觉得这个号码,这个声音有些眼熟,耳熟。立刻通知了省厅,?#20961;?#36825;个号码。以往来威胁的号码都是外地的号码,而且打过一次,号码?#31361;?#34987;注销,根本无从查起。但这次竟然是座机号码。

公安干警很快查?#21073;?#21495;码是来自李洪波的家里。

打电话的是李洪波的妻子,公安干警赶到时,李妻已经带着二十二岁的儿子跳楼自杀。据了解,李洪波的儿子是一名痴?#20992;?/p>

大案破获,主谋入狱。整个静海省都松了一口气。

顾正扬以为杀手王的警报已经解除,松一口气之余也为静海省这次落案的贪污者而心痛,吃晚饭时,多喝了几杯,然后便迷迷糊糊的回床上休息了。

同时,陈凌与铁牛收到了内勤处处长的指示,杀手王很有可能会在近期行动,两人务必要高度警惕。

陈凌与铁牛顿时感受到了一种如山般的压迫力。

在军区大院外面,每晚都会有两辆警车,八名精英警察日夜监视。而今晚,是他们最后一晚,明天?#31361;?#25910;队。

顾正扬的家里,铁牛对一?#26412;?#31070;高度集的陈凌道:“陈凌,你去休息吧,我?#35789;?#19978;半夜。”

陈凌摇摇头,道:“我有?#34935;?#24863;,今晚杀手王就要动手。一起守一夜。”铁牛一怔,随后道:“?#23567;?/p>

第3章 黑衣人

静海省内,柳叶别墅区是富人区,里面的小区有人工湖,超市,银行取款机,药店。日常生活,几乎可以不用出小区。早上有柳树成荫的晨景可以观看,晚上有人工湖映衬夕阳,美不胜收。住在这里面的人,都是非富即贵。

进入小区,需要特定的卡片,进入别墅同样也不需要钥匙,卡片一刷,便可进入。

在柳叶别墅区的一栋别墅里,一个看起来二十六岁的女人安静的品着一杯红酒,她的?#36710;?#31639;不得绝色的美,却有一种勾人心魄的气?#30465;?/p>

她?#35272;?#30340;眸子里,是一种?#31726;?#30340;安定,似乎天塌下来,也不会令她惊?#21462;?/p>

此刻外面天色已黑,女子穿的是一件?#20185;恐?#30561;衣,她的身段玲珑有致,绝对的人间仙子。可是却又因为她的上位者气质,让人不敢多看一眼,?#36335;?#22810;看一眼?#31361;?#20149;渎了她。·

女子站在落地窗前,看着外面的雪花纷?#20303;?#36825;时,茶?#24178;?#30340;手机响了。手机是一款小巧,说不出牌子的银色手机。女子款步上前,拿起手机,接通。手机那边传来男子的尊敬的声音,道:“尘姐,已经查清楚了。来的两名保镖,均是来自特卫局。一个叫做陈凌,内勤处的尖兵。他的开枪度间隙是0。01秒,无须瞄准,?#39038;?#25163;出,化劲修为。在特卫局里,有枪神的称号。另外一个叫做铁牛,力大无穷,肉盾?#20572;?#20063;是化劲修为。他们两人是一个组合,几乎无人能破他们的防御。”

尘姐眼睛一亮,喃喃道:“0。01秒,不错。”

“尘姐您的意思是想拉他进我们组织里”

尘姐道:“先看看他的能力再说。”

电话那边的男子道:“尘姐,这一次的行动,雇主已经入狱,?#37096;?#26080;法到位,我们的风险很大”

“我们来的目的是为了寻找一个代替零点的人。”

“可是尘姐,您应该知道。他是一号高手,忠诚度非常的高。”

“?#29275;?#25105;知道。?#32972;?#22992;不容置疑的道:“你安排好一切,凌晨四点我们动手。”

“好的,尘姐。”

凌晨两点,顾先生的三居室里。陈凌在?#20658;?#30340;缝隙处看对面的楼宇,对面以前的住户已经被请到了?#39057;輳?#29616;在住的是?#21497;?#38431;?#34180;?#22914;果对方要安排狙击手,对面是最好的位置。

陈凌戴了耳麦,按了下红色按钮,接通对面的?#21497;?#38431;长。道:?#20843;?#38431;,宋队”

一会后,耳麦里传来宋队略微惺忪的声音,道:“请长官指示。”

陈凌道:?#20843;?#38431;,请打起十二分精神,杀手王今晚极有可能会行动,一有什么动静,请立刻通知我。”

“是,长官”

挂了耳麦后,一边的铁牛无聊的打了个哈欠,道:“陈凌,你是不是太紧张了一点,雇主都已入狱,杀手王何必还要冒这种大风险来。”

“小心驶得万年船,我们谁也摸不透杀手王在想什么。”

“哥哥,你们怎么还没休息”这时睡眼朦胧的顾梦婕出来喝水,见?#27492;?#21475;道。

陈凌与铁牛回头便看见小?#23194;?#31359;着白色睡衣,陈凌与铁牛马上避开目光,陈凌沉声道:“梦婕,今晚你睡得警醒一点,待会你不管听到外面什么动静,千万别出来。你去跟顾夫人也交代一声。”

顾梦婕本来还处于一种半迷糊?#21050;?#38395;言大吃一惊,立刻清醒无?#21462;?#24102;着一丝兴奋与恐惧,道:“哥哥,你是说,今晚杀手王要出动了”陈凌道:“有可能,只是我的猜测。”见她的表情竟然有些兴奋,不禁无语,这一什么小孩啊

?#20843;?#38431;,宋队”每隔半个小时,陈凌?#31361;?#21628;叫一次。这让想睡觉的宋队痛苦不已,但又不敢不应,更不敢恼火。只是心觉得这个陈凌神经病,眼下雇主李副市长都已经入狱,那里还会有杀手王来。他?#21363;?#31639;明天就撤离的。

“长官,一切安好”宋队的声音毫无感情。

陈凌嗯了一声,收线。一边的铁牛哑然失笑,道:“陈凌,?#21619;有?#37324;肯定把你祖宗十八代都问候遍了。不带你这么折磨?#35828;摹!?/p>

陈凌微微一叹,道:?#26263;?#24895;是我太敏?#23567;!?/p>

接近凌晨四点时,陈凌再次呼叫宋队,但是那边却没有回应。陈凌心顿生不祥,对一边也在瞌睡的铁牛道:“铁牛,醒醒,出事了。”铁牛警惕度很高,立刻跳了起来,环顾四周,最后看向陈凌,不解道:“怎么了”

陈凌道:?#20843;?#38431;没有回应。”铁牛道:“嗨,肯定是睡着了,这么折腾一夜,他又不像你我这身体素?#30465;!?/p>

陈凌不语,开始看手上的摄录器,检查军区大院周围,没有发现一丝异样。忽然,窗户边的铃铛发出轻微的响声。陈凌眼攒射出精光来,铁牛?#26448;?#37325;起来。

监控里看,窗户下的排水管处,没有任何人。但是排水管上,陈凌动用了监控,也用了最?#24651;?#21150;法,他绑了隐形丝线连接着铃铛。只要有人从这里攀爬,?#31361;?#24778;动铃铛。

“我去看看。”铁牛觉得邪门。

陈凌肃声道:“别去,小心狙击手。”

“会不会是风雪?#20992;?#19997;线,不然监控里怎么看不到。”

陈凌眼瞳?#36164;?#32553;,沉声喝道:“高度戒备。”他说这话时眼神冷漠如冰,手出现一支比?#34924;?#20043;鹰还要凶狠的黑色左轮手枪,这支手枪是属于新研发出来,仅供内部使用。穿透力强,能连发十六颗子弹。

陈凌握枪的手稳定有力,眼睛一眨也不眨。铁牛被他的凝重也搞得紧张起来,一秒,两秒,三秒,一分钟过去了。仍?#24187;?#26377;一丝异样,铁牛已经忍不住想去窗户处看看究竟,当然,只是想想而?#36873;!?#38472;凌,怎么回事啊”铁牛道。

陈凌不语,这时顾梦婕的房间里,房门开了很小的一条缝隙,她也是紧张的看着。铁牛与陈凌站在比较后面,狙击手打不到的方位。两人手都有枪,所以拉开了一些距离,不给敌人可趁之机。

而顾梦婕的方位则是临近窗户,与窗户平?#23567;?#22905;惊恐的看到一只葱白似的手,伸进了窗户里,她的手举了奇怪的幻?#20973;?#29255;,黑衣?#35828;?#25163;异常的稳定,幻?#20973;?#29255;往前缓慢?#24179;?#23601;连陈凌与铁牛这样的高手也没有发觉出异样。

在陈凌与铁牛的眼里,窗户处空无一人。这种幻?#20973;?#29255;是绝对的M国高科?#36857;?#29992;得好了,类似隐身。

顾梦婕正准备尖叫出?#35789;保?#38472;凌眼寒芒一闪,砰的一枪。枪是消音枪,但幻?#20973;?#29255;?#25169;?#30340;声音,划破了宁静的夜晚。

镜片后,黑衣人从窗户上滚下,灵鼠滚油锅,快得出了残影,?#24067;?#24050;经接近陈凌。

屋子里的灯一直?#24378;?#30528;的,黑衣?#35828;?#36895;度快得匪夷所思。凌厉凶狠的气息,充斥在大厅里。顾梦婕只觉得?#24067;洌?#20840;身皮肤如被冷风刺激,顿时起了鸡皮疙瘩。她看到了陈凌在这一?#24067;洌?#20982;?#31449;住?#22905;甚至觉得感受到了一种,类似武侠小说里才会有的杀气对,就是实质的杀气。

顾梦婕心跳到了嗓子眼里,她多怕陈凌会遇到危险,因为陈凌现在是她家的希望。

黑衣人窜至陈凌面前,手成鹰爪,黑虎掏心。一抓之下,连?#25484;?#37117;产生了波纹,快猛?#20570;?#38472;凌危?#31449;?#20262;下,脸色如?#21866;?#19981;波,脚在地上一点,只轻轻一?#21073;?#19968;踏。地面的大理石地板砖便寸寸龟裂,他人如?#24067;?#31227;动一般,一步退出三米之外。

黑衣人脚在地上一?#29275;?#19968;踩之下,地面如软豆腐一样?#20005;?#19979;去,人如鬼魅,攻击向陈凌。陈凌眼神沉着,面对冲天杀机,眼也不眨,一连砰砰砰开出三枪。铁牛一拳落空,而黑衣人脚如滑水一般,连闪三下。?#35282;?#33853;空,第三枪,终于射黑衣?#35828;?#32937;头。顿时鲜血彪射出来,但这却并不影响黑衣?#35828;?#34892;动,?#24067;?#27450;至陈凌面前,就是一记重拳砸向陈凌面门。

强大的压迫力,如泰山压顶一般。陈凌这还是第一次,这么近的距离,让人躲过了?#35282;埂?#20182;来不及多想,危机?#35328;?#24230;降临。

第4章 内家三重劲

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陈凌一个懒?#30475;?#28378;躲了开去。滚的同时,连射?#35282;埂?/p>

黑衣人脚步奇异变换,又是跟滑水一样,扭曲着躲过了陈凌的?#23047;?#23376;弹。这个时候,铁牛终于赶了上来,拦截住黑衣人。黑衣人身子一?#20445;?#20877;一记老熊?#24425;?#30768;得一下,将铁牛撞飞出去。铁牛重重的摔出去,将桌子撞翻,又撞?#35282;?#19978;,整个大厅都发出沉闷的响声。

陈凌并不站起,对着黑衣人再度点射出三枪。三颗子弹几乎是平行而出,开枪快得简直是没有间隙。

黑衣?#35828;?#36523;法快捷如电,饶是如此,躲过?#23047;牛?#31532;三颗依然射进了他的后肩胛骨上。

鲜血彪飞的同时。从对面楼宇的窗户里,射进一颗子弹,子弹穿透进墙壁,忽然暴起浓雾来。并?#24615;?#30528;瓦斯冲鼻的味道。

烟雾散去后,黑衣人?#24425;?#21435;了踪迹。

顾梦婕这才推开房门,刚?#21866;?#24515;动魄的一幕让她终生难忘。最难忘的就是,陈凌在危机时,那种镇定自若的眼神。那种迷?#35828;?#39118;采,让她为之目眩神迷。

铁牛的伤有些?#29616;兀?#34987;黑衣人一撞之下,全身骨架都散了。也亏了铁牛是化劲高手,筋骨强大,换了别的一般高手,早已内腑移位,当场死亡。

顾夫人和顾正扬都被惊动起来,听了顾梦婕的?#24425;觶?#39039;时心惊肉跳。同时看陈凌和铁牛的目光也充满了?#27425;?#21644;感激。

顾正扬本来要打电话喊?#28982;?#36710;过来,送铁牛去医院。但被陈凌和铁牛拒绝,陈凌道:“铁牛的?#32781;?#21482;能是他自己调养,不碍事的。”

顾正扬便也没再坚持。

陈凌安顿好铁牛到床上休息,目光陷入?#20102;肌?#37027;个黑衣人一定就是杀手王了,这个杀手王的恐怖,让陈凌到现在都心有余悸。竟然竟然连躲开了他六枪,就在一个并不宽阔的大厅里。

要知道陈凌的枪法,即便是?#33046;?#30340;小老鼠,他都可以不需瞄准,轻松一枪命其头部。而这个杀手王,他的闪避度快得超过了人体的极限。

铁牛见状道:“陈凌,你在想什么”

陈凌蹙眉道:“我在想,为什么杀手王的度,可以快到超过人体应该的极限。”

铁牛苦笑道:“确实,我一向?#22312;?#21147;大无穷,一拳可以洞穿墙壁。但是被他这么一撞,我才知道自己的力气跟他比起来,简?#26412;?#26159;小孩子。”顿了顿,道:“如果我可以拖住他一秒,就能给你时间杀了他。没想到他这么厉害,我连一秒都撑不下来。这个杀手王,简直强到已经不是人了。”

陈凌道:“国术高手郭云深大师说过,内家拳有三重劲力。明劲,暗劲,化劲。化劲是人体的极限修为,但是显然,杀手王绝对不是简单的化劲。”

铁牛道:“我师父曾说过,?#35828;那?#21147;是不可想象的。我们的脊椎就是身体里的一条龙,把这条龙练活了,?#31361;?#26377;翻江倒海的能力。”

陈凌默然。铁牛道:“对了,杀手王的镜片天衣无缝,你是怎么发现不对劲的”

陈凌若有所?#36857;?#38543;口答道:“是我的感觉,我感觉到了危险。”

早上,外面的雪已停歇。一片白色的茫然,陈凌闹腾到六点入睡,但是七点的时候依然准时起床,将被子叠成豆腐块,整理好内务后来到大厅。

顾正扬与顾夫人昨晚没睡好,现在还未起床。只是令陈凌惊讶的是,他看见了着白色羽绒服的顾梦婕正蹲在大厅的某处位置,长发垂着,有种清水出芙蓉的动人。

陈凌揉了揉鼻子,艰难的道:“额,梦婕,你蹲在墙角画圈圈诅咒杀手王”

顾梦婕的声音听起来很明快,她站起来,转身看向陈凌,调皮的一笑,道:“?#19968;?#35781;咒你吃方便面没调味包呢。”

陈凌微微一笑,才不跟她吵嘴。顾梦婕又上前亲热的挽了陈凌的胳膊,像是甜蜜的情侣一般,弄得陈凌浑身不自在。但少女的软玉温香,还是令他有些受用迷恋。顾梦婕道:“哥哥,铁牛大哥的伤怎么样了”陈凌道:“不碍事,修养两天就好了。”顾梦婕这才放下心来,放开陈凌,指了指她刚才研究的地面,那地面因为陈凌跟杀手王激烈的打斗,已经龟裂?#20005;蕁?/p>

“哥哥,我看你?#39038;?#30340;,像个大学生,原来你的力气这么大啊。这可是大理石地面啊,你怎么做到的”

陈凌对顾梦婕很有好感,当下解释道:“拳力分明劲,暗劲,化劲。明劲是一般大力气的打击,暗劲是将毛孔闭住,让所有的元气积聚在一起,一处打出去,就像是水箭一样,所以威力就大。”

“什么是元气啊好玄乎呢,难道还有内功心法”

陈凌道:“元气最体现的就是?#35828;暮顾?#39640;手打架,闭住毛孔不流一滴汗,再在手掌处打击出去,一掌下去,手上?#31361;?#28287;漉漉的。”

“好像有点懂了,那要怎么才能闭住毛?#35013; ?/p>

陈凌道:“冷风一吹,起了鸡皮疙瘩的时候就是闭住了毛?#20303;?#20320;记住那个感觉就行了。”

顾梦婕试了下,完全没有头绪,道:“太难了。”不过她是个乐天的性格,才不会为这个纠结,道:“哥哥,我好久没出去了,你陪我去吃早餐好不?#26790;?#20204;顺便买些早?#31361;?#26469;给爸爸吃。”她这话说得很?#38075;?#33258;然,语气搞得像是陈凌的新婚妻子,顾正扬是他?#26538;?#21516;的爸爸一般。

陈凌知道天亮了,杀手王又受了?#32781;?#25152;以现在顾正扬绝对安全。他也想出去走走,便微笑着应好。

顾梦婕顿时?#32769;踩?#36291;。

尘姐的全名叫做沈出尘,此刻柳叶别墅里,沈出尘取下了高分子仿真面膜,?#25351;?#20102;她本来?#35272;?#30340;容颜。夜行衣上已经沾染了血迹,她两处被子弹打。只见她闭目凝神,突然喝得一声,?#23047;?#23376;弹竟然被她肌肉鼓动之间,将子弹弹射出来。她的额头上出?#33267;?#19968;丝的冷汗,枪?#35828;?#22320;方也已经停止了流血。像沈出尘这样的高手,控制气血,肌肉,都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。只要子弹打的不是要害,其实是连创可贴?#21152;?#19981;上的。

乌鸦的电话打了进来,沈出尘接通,便听到那边乌?#36824;?#20999;的道:“尘姐,您没事吧”

沈出尘淡淡道:“没事。”顿了顿,道:?#23433;?#22909;陈凌的身世背景,还有接下来的行程,让小天制定一个让陈凌被迫退役的方案出来。”

“是,尘姐”乌鸦不敢有一丝的?#24202;怠?/p>

沈出尘看了眼自己的伤口,这个陈凌,是第一个,在近距离内,能用枪打中她的人。看来枪神这个称号,他陈凌绝对的名不虚传。

三天后,国安局确定杀手王离开了静海省。陈凌与铁牛收到上级命令,休息五天,然后回燕京待命。

五天的时间,陈凌的心里火热起来,他想趁这个难得的休假,赶回东江看望爷爷和妹妹。

陈凌打算搭乘明早的飞机,顾正扬得知后,让秘书给他订好了飞机?#34180;?#38081;牛则是要到处玩玩,现在的时间是晚上,铁牛便想好好的在静海省去感受一下夜生活。

铁牛已经三十二岁,还是单身?#28023;?#24863;受夜生活其实就是那事。陈凌不想去,但耐不住铁牛的蛮力,?#33046;?#20182;拉了出去。两人开了军用车,横冲直撞,光明正大的寻找红灯区。

夜色下的静海省虽?#24187;?#26377;上海的金碧辉?#20572;?#20294;也有它宁静,美轮美奂的一面。

大街上堆满了积雪,?#35789;?#22312;夜里,也是一片白茫茫。

军用车开到了一家百汇龙宫前,陈凌停下车,对铁牛道:“你去吧,办好事后,我来接你。”

铁牛不解道:“你不去”陈凌笑道:“去你的,老子还是处男,第一次怎么也不能便宜她们。”

铁牛道:“?#30475;文?#37117;是在旁边放松,按摩的啊。我们继续?#31449;桑?#38472;凌,你说我一个人去,多没意思啊。”

陈凌故作肃然道:“铁牛,你脑子想的什么呢,我?#24378;?#30340;是军牌车出来,要被人拍到我们进百汇龙宫这种地?#21073;?#25439;害的是静海军区的形象,那回去还不被首长给骂死。你想关禁闭,我可不想。你快进去吧,我正好一个?#35828;?#22788;去转转。”

铁牛心一凛,暗想确实如此。他已经迫不及待了,便不再多说,道:“那我去了。便推门下车。

第5章 酒吧

?#24525;?#29275;进了百汇龙宫,陈凌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便启动车子,打转方向盘,朝后面的方向开去。路边停了一辆出租车,出租车上有不少积雪。陈凌在出租车旁边停下车,拉下车窗,对出租?#23707;?#36947;:“小丫头,还不出来。”

片刻后,出租车门打开。顾梦婕从里面钻了出来,冲着陈凌调皮的吐了吐舌头。然后欢快的上了陈凌的车。顾梦婕穿的是黑色小皮衣,牛仔裤,长筒靴。显得青春时尚,而又不乏本身的可爱。

“哥哥,你怎么发现我的?”顾梦婕好奇的道。

陈凌踩下油门,启动车子,轻轻一笑,道:“我要是连你这么拙劣的跟踪都发现不了,我们局长早要把我踢出去了。”

“那铁牛怎么就没发现我”

“没发现才怪,他知道是你,所以才没在乎。”

顾梦婕嘻嘻一笑,忽然?#25112;?#38472;凌,猝不及防的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,留下淡淡的口红。湿润温热的触感,还有少女吐气如兰的气息与馨香。陈凌呆了一下,连耳根都红了。这是第二次被异性吻,两次都是顾梦婕。

顾梦婕见状格格的笑,道:“哥哥,原来你面皮这么薄啊。我这是?#23849;?#20320;没跟铁牛那个大色狼一样,去那种地方。我刚才跟在后面就想了,如果你也跟进去了,我一辈子都不要理你。”

陈凌心暗想,要不是你跟着,?#19968;?#30495;就进去了。

“去哪呢”陈凌扯开话题道。

顾梦婕道:“哥哥,我们去酒吧好不好”她顿了顿,道:“平常爸爸都不?#26790;?#21435;,说那里面太乱,我是女孩子。但是今天有你这个保镖保护,就什么都不怕了啊”

陈凌道:“好”说这话时却停了车。顾梦婕不解,正准备说话,陈凌伸手道:“把你手机借我打个电?#21834;!?#39038;梦婕脸顿时绿了,警惕道:“干嘛,你要向我爸爸告状”陈凌一怔,道:“想哪去了,我是想起要给我妹?#20040;?#20010;电?#21834;?#25105;们的电话,在出任务时都上交了。现在身上的卫星电话是不?#24066;?#25171;私?#35828;?#35805;的。”

顾梦婕这才一笑,欣然掏出了手机。那是一款银白色的?#36824;?#25163;机。陈凌拿了手机,便推开车门下了车,一边拨出妹妹的电话号码,一边走远。

顾梦婕便贴着车窗看雪地里的陈凌,身材颀长,黑色风衣,面容清秀,眼神睿智有力。虽?#24187;?#26377;很帅,却有种难以言说,动人心魄的魅力。尤其是在看到陈凌打通电话,对着电话那边露出温柔宠溺笑容时,顾梦婕一下子便看得入了迷。

这个电?#30333;?#36275;打了半个小时,整个过程,陈凌都是?#26377;?#37324;笑了出来。回车上时,顾梦婕都能感觉到他的欢乐幸福。先前的陈凌是一种淡淡的侠,现在?#36335;?#25165;是一个比较有血有肉的人。

陈凌并没有告诉妹妹陈思琦,他马上要回东江,他想给妹妹一个惊?#30149;?#22969;妹在电话里说了学习情况,说了爷爷安好,说她?#21051;?#36319;爷爷都过得很好,很开心。要陈凌不要为他们担心。临挂时,妹妹忽然说了句,哥,我好想你。

听得陈凌心一酸,直想把妹妹拥在怀里爱护。想到明天就要回去见到妹妹,他的心跳加,整个人都是兴奋的。

在顾梦婕的指引下,陈凌载着她来到了静海省的酒吧一条街。这条?#33267;?#36817;大学,从大学里只需要翻过院?#21073;?#20415;可以来到这条街上。酒吧街又与小吃街接轨,用顾梦婕的话来说,要是不到这条街上来走一圈,就不算来过静海。

顾梦婕要?#28909;?#23567;吃?#33268;?#19996;西吃,陈凌当然应允,虽然下过雪,但小吃街上依然很热闹,顾梦婕看见好吃的羊肉串,麻?#30887;蹋?#20852;奋不已,嚷嚷着要去买。陈凌将她当做了妹妹,对于妹妹,他一向都是百依百?#22330;?#25152;以便停了车,给她买了回来。

顾梦婕吃得格外的幸福?#30701;冢?#23545;开车的陈凌道:“哥哥,你不知道,我妈老不许我吃这些东西,说不卫生。可是?#30475;?#21435;学校了,我就可劲的吃,人生在世,不就是要痛痛快快么,干嘛要活得那么多忌讳。”说话时将一串牛肉丸子递到陈凌嘴边,道:“你也吃。”

陈凌道:“我不吃这些东西。”

“为什么?#21073;?#21487;好吃了。”

“不卫生”陈凌憋着笑说。“好?#21073;?#25105;刚跟你讲的大道理是白费了。”顾梦婕急了,道:“你必须吃,不吃我就我就诅咒你吃方便面没调料包。”

陈凌道:“我从来不吃方便面。?#34180;?#35752;厌鬼”顾梦婕气哼哼的,道:“不吃拉倒,本来就还嫌不够。”

她娇艳艳的红唇嘟着,散发出润?#35828;?#20809;泽,就像成熟的樱桃一般,让陈凌看了一眼,便有些心猿意马,有种想上去亲一口的冲动。

陈凌见她还在生气,忍不住轻笑出声来,顾梦婕才知道他是在逗自?#28023;?#20280;手想揪陈凌的耳朵,却又不敢,最后轻捶了他的肩膀一下,娇?#24651;潰骸?#20320;真讨厌。”顿了顿,忽然又掩嘴而笑,道:“我以为你?#24378;?#26408;头,没想到还会?#33050;?#20154;,真是人不可貌相。”

陈凌顿时无语至极。

进入一家演艺类型的酒吧,里面人声鼎?#26657;?#21170;爆的乐曲震耳欲聋。一进入,连血液似乎都被震荡出来了。

舞池里的男?#20449;?#22899;疯狂的跳着,摇摆着,闪光灯剧烈的?#20102;?#26144;照在那些?#20449;?#36523;上,让她们如被妖魔化一般。

陈凌一直以来都是紧绷着弦,骤然进了酒吧,觉得身心也跟着放松起来。

他所不知道的是,在他跟顾梦婕进入酒吧后。一辆银白色保时捷停下,里面有一名黑衣女郎对着电话道:“小天,目标已经进入暧昧主题酒吧。”

陈凌与顾梦婕找了位?#31859;?#19979;后,顾梦婕手里还?#31859;?#27809;吃完的羊肉串,直呼着太?#34180;?#38472;凌便给她点了一杯蓝色?#20498;?#30340;饮品,自己也点了一杯柠檬可乐。

顾梦婕?#33267;?#20004;根羊肉串给陈凌,娇笑道:“陈凌同学,我头一次见一位男同志在酒吧喝可乐,想采访下你此时此刻的?#37027;欏!?#38472;凌一怔,?#23125;?#36731;笑,道:“顾同学,我今天出来是放松的,所以想喝什么就喝什么了。这有很不可理喻么”

顾梦婕嘻嘻一笑,道:“你这是?#29616;?#30340;?#36136;?#21460;恶趣味。我鄙视你。”陈凌笑而不语,盯着顾梦婕看。顾梦婕被看的不自在,微微羞恼道:“我脸上有花吗”

陈凌收回目光,道:“没什么,我只是觉得很奇怪。”

“奇怪什么”

陈凌道:“按说你从小的生长环境都是在一种贵族层面,但你没有一点的?#26087;?#20043;气。我想也只有你爸爸这样一身正气的首长,才会培养出你这样的好素养来。”

顾梦婕笑笑,道:“哥哥,你到底是在夸我呢,还是在拍我爸的马屁呢”陈凌认真的道:“夸你”顿了顿,道:“也拍你爸爸的马屁”

顾梦婕正在喝饮?#24076;?#38395;言一口饮料喝岔了,呛的?#36710;?#36890;红,好半晌才?#25351;?#27491;常,无语的翻了个白眼,道:“哥哥,你这冷幽默还真是厉害啊。”

陈凌?#21595;?#19968;笑。顾梦婕道:“我原本以为你们都是那种很严肃,不苟言笑的人呢。刚开始见你,也是这感觉,接触久了才发现根本不是我想的那样。”说罢又甜甜一笑,道:“不过这样才真实。”

顾梦婕话匣子打开,继续道:“哥你别看药家?#21361;?#25105;爸是李刚这些事件不少。但他们那些那里算得什么真正的官二代,红色子弟。我们这一辈的人,从生下来,一言一行?#21363;?#34920;了家里。就说我哥,读书时年年都是绩优生,小学五年,初三年,从来没人知道他的爸爸是什么人,也从不享受什么特殊待遇。现在哥已经进了部队,当了少将。”

说起亲哥哥时,顾梦婕脸上是一脸的崇拜之情。陈凌喝了一口可乐,顾梦婕想起什么,问道:“哥哥,你现在是什么军衔”

第6章 一言不合

陈凌又喝了一口可乐,道:“三期士官”

顾梦婕由衷道:“厉害”陈凌淡淡一笑,道:“人跟人还是有很多的不公平,就像你哥,只要好好学习,在?#21103;?#30340;帮助下,很顺利的可以成为高我许多的少将。而我这样没有背景的平民,需要付出很多鲜血?#22242;?#21147;,才能获取一点一滴的提升。”顾梦婕不太高?#35828;?#25735;了撇嘴,毕竟陈凌这话说的好像她的哥哥?#24378;?#20851;系才能成少将的。

要换了别人这么说,顾梦婕肯定会很生气,不惜翻?#22330;?#20294;是面对陈凌,她舍不得。平复了下情绪,站起来,露出一个动?#35828;?#31505;容,央求道:“哥哥,我们去舞池里玩会儿吧”说着便毫不避忌的拉起了陈凌的手,陈凌摆手道:“我不会你去吧。”

顾梦婕却不理,道:“我也不怎么会呢,里面的人都是瞎跳的,管它呢。”

陈凌不着痕迹的抽回手,苦笑道:“我不太?#19981;?#36825;?#34935;?#21160;。”顾梦婕见状便不好再坚持拉他,道:“那我去?#30149;!?/p>

陈凌待顾梦婕进入舞池后,对服务员道:“给我一杯加柠檬的伏特加。”他的眼神有些落寞,多的是不?#24066;摹?#22312;工作与生活,太多的不公平,这都让他无法释然。

眼神到了顾梦婕身上,她在舞池里扭动着,长发飘扬,展现出一种女人火辣的?#35272;?#26469;。陈凌觉得顾梦婕像是一个?#30504;?#19968;个百变的少女,时常会有惊?#30149;?#22905;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单纯的可爱。

毕竟在她那样的家世下,想单纯的生长,无疑是痴人说

舞池里,谁也没有注意?#21073;?#20004;个年轻漂亮,打扮火辣的女生正在不着痕迹的靠近顾梦婕。另外还有一名白色休闲衬衫的男?#21491;?#22312;靠近顾梦婕。

陈凌纵使有天大的本事,也无法?#28216;?#27744;震耳欲聋的劲爆音乐感觉到不对劲。

两名火辣女生年岁大概在二十之间,一个齐耳短发,颇为清纯,另外一名长发飘扬,?#35272;?#21160;人。似乎都还是大学生。

短发女生与长发女生靠近顾梦婕,随着顾梦婕一起扭摆,三个女生跳的格外疯狂开心。

忽然,长发女生从后面在顾梦婕的臀上捏了一下。

顾梦婕从小生长环境?#26049;剑?#35748;识的人,无论是心里如何想的,但表面上,那绝对是温润有礼的。何曾被这样子的轻薄过,顿时羞愤欲狂,?#24651;?#22238;头,便看见了那个长发美女的动作。看清后,顾梦婕不禁有那么一?#24067;?#30340;错愕,实在无法相信猥琐自己的竟然是一个女生。

顾梦婕顿?#26412;?#30340;恶心。恶心到身?#19979;?#19978;起了鸡皮疙瘩,她性?#21491;?#26159;个?#32654;?#30340;主,?#24378;?#24525;这种小角色,扬起手便是一巴掌甩在长发美女?#36710;吧稀!?#26080;耻”

哇的一下,长发美女捂着脸哭泣起来。她旁边的短发女生见状,上前将顾梦婕推搡一把,怒道:“你干嘛打人。”然后将长发美女搂在怀里安慰。

“她摸我”顾梦婕下意识的怒道。一切都让顾梦婕觉得莫名其妙,刚才所发生一切实在是太诡异。

在舞池里杂音很大,说话都?#24378;?#21564;,顾梦婕已是脸红脖子粗。那个短发女啪的一巴掌还到顾梦婕?#36710;吧希?#39038;梦婕从来不是省油的灯,又一巴掌打在了短发女脸上。两人立时扭打在一起。

场面可谓壮观至极。

舞池里许多人还搞不清状况,陈凌本来还在小忧郁,见到舞池里有状况,而且状况出在顾梦婕身上时,顿时大吃一惊。立刻窜起,纵入舞池里。舞池里人群拥挤,他用上了太极顺劲的身法,如滑不留手的泥鳅一般,快?#20570;?#30340;到顾梦婕身边。

舞池间,大家已经给两位厮打的女选手让开了足够的位置。察觉到状况的酒吧负责人也停止了音乐,闪光灯,开起了明?#24651;?#21381;灯。

顾梦婕与短发女互相扯着对方的头发,两人?#36710;吧?#37117;是抓痕,再气质的女?#35828;?#20102;这份上,也都已荡然无存。陈凌手含了暗劲,点在短发女生的胳膊上,短发女胳膊麻痹,立刻垂了下去。陈凌趁机分开两人,拦在间,皱眉道:“别打了。”

短发女丝毫不给陈凌这位御前侍卫面子,又是一巴掌打向顾梦婕。陈凌一把抓住短发女的手,怒道:“叫你别打了。?#34180;?#21866;?#27604;?#26159;顾梦婕趁机偷袭,一巴掌打在了短发女?#36710;吧稀?#38472;凌无语的看了顾梦婕一眼,顾梦婕一脸的彪悍与倔强,眼眶里有雾气积聚,却硬是仰着?#36710;埃?#19981;?#32654;?#27700;流下来。短发女一只手麻痹,一只手被陈凌死死抓住,气得要爆炸,提脚踹向陈凌下阴。陈凌脚一点,后发先制,将短发女的腿也踢得麻痹无力。

顾梦婕一言不发,就想还动手。陈凌推开短发女,一把抓住顾梦婕的手,道:“够了,你看你成什么样子了”

短发女对还在捂脸哭泣的长发女怒吼道:“美美,你还哭个毛啊,老娘被欺负了,还不快打电话喊你男人过来。”

叫美美的女孩这才回过神来,从屁股后面的?#36947;?#25720;出一款红色小巧手机,一边哭一边打通电?#21834;?/p>

陈凌见众人都在看热闹,便强行拉着顾梦婕的手,往舞池外走去。短发女见状道:“打人了就想走,门都没?#23567;!?#35828;着也拉了那个叫美美的女孩的手,也跟上了陈凌。

来到酒吧正门处,酒吧的经理,还有看场子的光头彪哥都过来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为了不影响酒吧营?#25285;?#37202;吧经理让顾梦婕与短发女一行?#35828;?#21518;面办公室里谈。

酒吧的经理是个看起来?#38706;?#38597;的年轻人,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西服,打了领带,随时都有职业的笑容,姓杨。而彪哥冷冷淡淡的,无形就有一种杀气让人心生畏惧。

来到办公室里时,办公室里搞财务的会计,一个长相普通的女孩儿正在玩欢乐斗地主,见了经理,关之不?#21834;?#26472;经理也不呵斥,淡淡道:“小乐,你先出去一会。”小乐见这阵势有些莫名其妙,但还是应了一声,?#24616;?#30340;出去了。

顾梦婕?#27425;?#20303;的陈凌的手,她咬着?#21073;?#23558;下唇都要咬出血来。

办公室门关上后,彪哥坐了下来,点上一根烟,慢条斯理的吸了一口,眼睛?#34920;?#20004;位受?#35828;?#22899;选手,嘲弄的一笑,道:“我说你们怎么回事,说说吧”

他这架势十足,丝毫没把顾梦婕一行?#35828;背?#19968;盘菜。也不?#30452;?#21733;没眼力,现在顾梦婕的样?#21491;?#22810;?#28508;?#26377;多?#28508;罰?#22914;?#25991;?#24819;象得出她是省委书记的千金。而陈凌?#28909;?#36319;顾梦婕一伙,想必也没什么来头。

短发女瞪向顾梦婕,道:“是她先无缘无故打美美一巴掌。老娘气不过才还了她一巴掌,什么玩意,我们美美虽然胆子小,但也不能让她这么欺负吧”

“小丫头片子,嘴?#22836;?#24178;净点。”彪哥皱眉道:“你是谁的老娘”说话时重重的一哼,让人心里一闷,有种很强的压迫力。

短发女打了个寒战,眼里流露出对彪哥的畏惧之色来。

彪哥又看向美美,道:“是这样的么”美美委屈的泪水流了出来,点头道:“嗯”她的?#36710;吧?#36824;有五个手指印,可见顾梦婕下手确实挺狠的。

彪哥便转向顾梦婕,道:“是你?#21364;?#22905;的”顾梦婕厌恶的看了眼彪哥,却是不理他。彪哥顿时怒了,眼里放出寒光,冷冷道:“我的话不好使是么你耳朵聋了不要以为你旁边站了个傻?#20445;?#23601;胆气壮了。”

“你骂谁傻?#34180;?#39038;梦婕见他骂陈凌,顿时火了,眼神凶狠的瞪向彪哥。彪哥淡淡的道:“骂的就是你们两个,怎么?”风轻云淡的嚣?#29275;?#19997;毫没把顾梦婕放在眼里。

至强游龙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,继续阅读至强游龙最新章节请按【免费阅读】,回复即可阅读至强游龙全部章节

Copyright ? 2017-2019 www.givbdg.tw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

 技术支持:6103下载网

6103下载网订阅号
四川唯一官方购彩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