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川唯一官方购彩平台

新快游戏

你的贴身手游助手!

立即下载
Z 您现在的位置: > 大宋之天玑动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大宋之天玑动小说全文

大宋之天玑动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大宋之天玑动小说全文

2019-04-15 13:43:51来源:zzy发布:佚名

大宋之天玑动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,玄幻奇幻类爽作者是谁,主角是怎么出场的。本站提供大宋之天玑动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。大宋之天玑动精彩章节免费阅读:0006、仇恨的力量堰塞湖里面全是积雪,李宪初步估计起码有三人深。先前过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发现,但此时此刻,积雪上面竟然。。。。。。

大宋之天玑动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大宋之天玑动小说全文

《大宋之天玑动》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0001、救了个美女

大雪封?#21073;?#20912;寒刺骨。

这是一个几乎废弃的关隘,西面是白茫茫的山舞银蛇景色。

拖着断腿躲在雪窝子里的李宪,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。

过去一天一夜,李宪全想尽了一切办法,总算没有被冻僵。但又冷又饿的现实让他注意力无法集中,只记得手中用竹竿制作的一副简陋弓箭。

这是他前天花费一天时间用石头砸、用牙齿咬,才勉强弄出来的简陋工具。

雪窝子距离关口只有五米远,从实战的角度考虑,实在是非常危险的距离。

可是没办法,他用竹梢制作箭矢,用山藤制作弓弦,杀伤距离只能这么远。

如果不是左腿受伤,他当然不会忍饥挨饿在这里守株待?#33579;?#21487;以到山里面寻?#22812;?#33145;之物,肯定不会如此狼狈。

即便是大雪封?#21073;?#26446;宪也不认为会把自己饿死冻死,对于自己的野外生存能力有充分自信。

和自己的两名队员分手还不到半个小时,竟然从?#25103;?#27836;泽地带,来到了冰天雪地的群山之?#23567;?#25112;斗场景一?#24067;?#36716;换,让李宪措手不及。

“我只有三支箭,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。但愿老天爷发发善心,不要继续和老子作对。”李宪一直在内心祈祷,虽然他从来不信鬼神。

其实,今天早晨已经有人从这里过关,但是李宪强忍着没动手。

过去的是五个?#23435;?#21305;马,而且全身披挂,一看就是杀过不少?#35828;?#24426;悍骑兵,因为他们身上都带杀气。

没有下手的原因,并不是因为他只有三支竹箭,也不是因为左腿受伤。

按照李宪的身手,别说偷袭五个骑兵,就算暗杀十个骑兵也不是难事。

关键是冲过关口的五个骑兵,装束完全颠覆了他的?#29616;?#26446;宪当?#26412;?#24778;呆了。

五个?#35828;?#25171;扮差不多,都是头戴尖顶瓜皮帽,身穿简陋翻羊皮战袍,外面还有棉甲围腰。马鞍桥右边挎着箭囊,左边挎着弓套,背上背着一把单刀。

五个?#19968;?#33041;后拖着一条羊尾辫,分明是臭名昭著的女真鞑子装束,李宪脑海中顿时被几百万个为什么填满。

“我的任务是伏击对手获取食物,然后和另外两名队?#34987;?#21512;,直奔终点完?#26432;热?#21487;眼前根本不是国际侦察兵大?#20219;?#35774;定的场景,这五个人也不是本次?#28909;?#30340;对手,因为他们身上没有手枪和冲锋枪,全部都是冷兵器。”

酷热难耐的非洲竟然会下雪,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不能接受,李宪不知道过去两天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?#25442;鞑角?#19981;见了,数字通信装备也不见了。迷彩服变成了破烂不堪的羊皮袄,板寸头变成了?#20197;?#31967;的长发,甚至还摔伤一条左?#21462;?/p>

一切都不可?#23478;椋?#20182;怀疑自己陷入战场迷雾,眼前所见的一切都是幻觉。

不过他很快?#22836;?#23450;了战场迷雾的判断,因为左腿受伤真实存在,所以李宪心中疑惑不定:“难道这是清兵入关的时?#31456;穡俊?/p>

这一天的时间就在患?#27809;际?#20013;溜走,整个狩猎过程半根毛都没抓住,看来今天又要饿肚子。

此时,李宪有些理解当初林冲上梁?#21073;?#34987;逼着缴纳投名状的苦衷。要想无缘无故杀一个人,还真的很难做出决断。

嘚嘚嘚——一阵马蹄踏着冰棱的声音传过来,终于让李宪的思绪集中起来。

三匹马三个人从关口北面过来,两男一女现出身形的一?#24067;洌?#26446;宪的双眼顿时开始发亮,右手抓起两支竹箭,左手一托竹弓做好了战斗准备。

两个男人和前面五个人打扮差不多,仍然是女真鞑子,但当先一人背上插着?#24187;?#40644;色三角形号旗。他们一前一后小跑过来,中间一匹马背上很明显是一个女人。

让李宪在心中给自己下达战斗命令,自然是有原因的。因为马背上的那个女子竟然被绑着,还用一条?#21363;?#21202;住嘴?#22836;?#27490;呼?#23567;?/p>

“贩卖?#20061;?#20799;童本来就该死,两个?#19968;?#31455;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?#20061;?#35813;杀!”

给自己找到一个杀?#35828;?#29702;由,李宪再不犹豫,第一匹马冲到身前的?#24067;?#23556;出?#35828;?#19968;支箭,目标是对方的咽喉。

不管这一箭有没有效果,李宪已经对着第三匹马射出?#35828;?#20108;支箭,然后又把最后一只竹箭抓在手?#23567;?/p>

噗嗵——第一匹战马背上的?#19968;?#25410;着咽喉摔下马?#24120;?#29481;红的血液终于喷射出来。

咴——第三匹马背上的?#19968;鋟从?#22815;快,竟然在竹箭射到的?#24067;?#19968;提缰绳,竹箭射进了战马的?#24050;邸?/p>

战马?#21644;矗?#19968;声长嘶向前?#30171;冢?#32467;果冰棱上打滑,连人带马甩了出去。

扔掉手里?#21448;?#24339;箭,李宪双手一撑地面跃出雪窝,随即一个侧翻滚到了被自己射死的?#19968;?#36523;边,把真正的弓箭抽了出来。

后面的那个?#19968;鋟从?#22815;快,从雪地里爬起来还没有站直身子,就已经拔出背后的单刀,完全配得上百战老兵的称号。

现在双方的距离只有不到十五米,李宪左腿不利索,当然不能?#27809;游?#21333;刀的?#19968;?#20914;到身边。所以他躺在地上?#30776;幻?#20934;就连环三箭,这是当侦察兵九年为丛林作战练出来的真功夫。

常在战场漂,早迟要挨刀。

那个?#19968;?#21363;便?#20174;?#36275;够快捷,但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在他这一边,单刀磕飞两支狼牙箭已经到了极限,第三支狼牙箭穿透了他的咽喉。

两个敌人都被射死,生?#26469;?#20129;的问题暂时解除警报。

李宪扔掉弓箭,从第一具尸体上拔出单刀,然后就地十八滚。

眼睛受?#35828;?#25112;马正想站起来,?#19978;?#26446;宪已经奋力挥出一刀!

刷的一声,战马的脖子被削断,马血像标枪一样射了出来。

刚才的短促战斗令人眼花?#26376;遥?#32780;且整个过程也就两个呼吸的时间,但是已经把李宪所有残余力量消耗一空。

万一后面还有敌人,自己没有战斗力就糟了。所以他扔掉单刀扑?#20808;ィ?#22823;口喝着冒热气的马血,根本不管还在拼命弹动的四个马蹄。

噗嗵,被绑在马背上的?#20061;?#25379;扎着从马背上掉在地上,终于惊醒了李宪。

打了一个饱?#33579;?#21448;抓起雪团把嘴角上的马血抹了一把,李宪才闷吼一声:“你先别着急,我?#28982;?#20799;来救你,现在需要处理两件事。”

不怪李宪主次不分,因为现在冰天雪地,气温起码在零下十度,身上残破的羊皮袄实在挡不住寒气。

他要做的?#34385;?#23601;是把两具尸体身上的棉袍、棉衣、棉裤赶紧扒下来。不然的话,等到尸体僵硬就只能干瞪眼。

有了马血充饥,虽然左腿有些不得劲,但李宪觉?#31859;?#24049;各方面都不错。不到两分钟的时间,两具白花花的尸体已经到?#35828;?#19968;匹战马背上。

作为一个侦察兵,除了能够追踪侦察之外,另外一个特长就是反侦察。

两具尸体绝对不能放在大路上,所以李宪用战马驮出去掀进一座山谷的积雪里面,不到来年开春谁也?#20063;?#21040;。

嘴巴里面的?#21363;?#34987;解开,被绑架的?#20061;?#35828;了一句很生硬的话:“多谢壮士救命之恩!”

李宪觉得这句话很生硬,?#36335;?#26159;外国人说汉语那个调调,而且是一个单词一个单?#26102;?#20986;来。

解开?#20061;?#34987;绑着双手,拂开她脸上的乱发,李宪顿时作声不得。

这是一个皮肤白皙,鼻梁坚挺?#28304;?#40560;?#24120;?#21452;瞳带茶色的小女孩。

小女孩儿长得美艳绝伦,但不是中原人。身上的?#36335;?#30385;成一团,而?#20197;?#20846;兮的,却是非常名贵的雪白貂皮大衣。腰间缠着银扣金丝带,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羔羊皮描金线的高腰马靴。

李宪心中一突?#24120;?#36825;一身打扮要是放在“北上广武”的精品店里,标价起码在一百八十万。此女来历不凡,绝对是一个大大的土豪,难?#21482;?#34987;绑架!

看见李宪盯着自己的?#36710;?#21457;呆,小女孩脸色微微一红:“小女?#26377;?#33831;,不知恩公尊姓大名?#20426;?/p>

李宪浑身一震,顿时清醒过来:“我姓李,你搞什么搞,大白天也被人绑架?#20426;?/p>

小女孩双眼一红,又摇摇头:“恩公,小女子是俘虏,不是被绑架。老贼完颜阿骨打命令这两个贼子,把小女子送到云中?#30171;?#32473;鸟家奴那个狗贼。”

鸟家奴?#31354;?#19977;个字一出现,李宪终于变成了一尊石雕。

鸟家奴在历?#39134;现?#26377;一个人:完颜宗翰,本名黏没喝,?#32622;?#31896;罕,鸟家奴是他的小名。

李宪心中哀叹一声:“这个时?#31449;?#28982;是北宋末年!老子堂堂解放军战略侦察兵连长,竟然稀里糊涂来到北宋末年,真是岂有此理!”

不管多么震惊,现在都只能扔到一边去。

“你现在身子活动一下,?#35828;?#19981;宜久留,我?#20999;?#35201;换个地方过夜!”

李宪抓起一把单刀站起身来,一步一拐来到被杀的战马?#21592;擼?#28982;后像劈柴一样砍马肉。

只能像劈柴一样,因为就这个功夫,死马已经彻底僵硬。好在不需要砍很多,四条腿砍下来一百多斤肉,已经足够两个人对?#35835;?#20010;月。

把马骨架扔进?#21592;?#30340;山沟积雪里,把马肉绑在两匹马背上,又把所有的战利品搜集起来,李宪这?#25490;?#22836;问道:“你说你姓萧?#20426;?/p>

小女孩虽然满?#31216;?#28982;之色,但还是点点头:“小女子萧?#22330;!?/p>

李宪似乎想到了什么,顿时眉头一皱:“你在什么地方被俘?#20426;?/p>

小女孩伸手一指身后的关口:“从这个白羊口出去,翻过前面的大山再走二十里,小女子就是在白水泺被俘的。”

李宪恍然大悟:原来是大辽国萧家的后人。

成功的男人背后,必然有一个伟大的女人。

建立契丹大辽王朝的耶律阿保机,身边就有一个打遍天下无敌手,而又富有韬略的皇后。她叫萧?#21073;?#21407;名述?#21892;剑?#23567;名月理朵。

耶律阿保机之所?#38405;?#22815;成功,一大半的功劳都在文武双全的萧平身上。

大辽立国之后,耶律阿保机留下遗命:大辽国的皇后永远是萧家女子。

想到眼前这个小女孩的真实身份,李宪知道自己无意之间惹了大麻?#22330;?/p>

稀里糊涂救了一个大辽国公主级别的女孩,不知道是福是祸:“原来你是皇族,难?#21482;?#34987;当?#26432;?#36125;绑回来。现在应该怎么办呢?#20426;?p>

0002、来了群敌人

敌?#35828;?#25932;人不一定就是朋友,很有可能是更大的敌人。

小姑娘萧姵是大辽国萧家的后代,也就是契丹人,怎么算都是大宋的敌人。

如果出手之前知道了对方的身份,自己还会不会伸手,李宪现在都不知道。

既然已经救了,李宪没有撒手不管的习惯,关键这个小女孩长得实在漂亮。

是不是倾国倾城不知道,但绝对属于祸国殃民的妖精级别。而且只有十三岁,天上掉下来的小萝莉。

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前,两个人终于找到一处洞穴安顿下来,李宪发现自?#21495;?#26029;失误。

千算万算,又把自己身上摸了三百遍,李宪终于发现一个致命问题:好不容易拖着伤腿从雪地里刨出一堆松枝,但是没有火柴,更没有打火机,如何才能生火?

李宪从来没有为生火发愁过,就算没有火柴和打火机,他原来也是摸出一发子弹拔掉弹头,开一枪之后万事大吉。

李宪发愣的时候,十三岁的萧姵并没有停顿,而是飞快地把所有战利?#38750;?#29702;一遍,很快?#20820;?#20986;两个巴掌大小的皮套,正是两套火镰还带着火折子。

“恩公在这里烤火,我出去再弄些松枝回来。这些柴无法支持到天亮,那要冻死?#35828;摹?#23588;其是恩公左腿受伤,千万不能冻着了。”

萧?#25104;?#36215;火堆之后扔下一句话就冲出山洞,让李宪不知道究竟谁救谁。

利用这个机会,李宪终于有时间回忆一下脑海中有关北宋末年的记忆。

这个年代的女人平均寿命不到三十五岁,十三岁的女孩子根本不算萝莉,相当于后世二十多岁的大姑娘,已经可以嫁?#35828;?#23478;庭主?#23613;?/p>

果然不错,接下来的所有?#34385;?#37117;是十三岁的萧姵动手,用了一个多小时背回来一大捆干柴,然后就开始整理马肉烧?#23613;?/p>

契丹虽然建立了大辽国,但并没有改变?#25991;?#27665;族的生活习惯,?#23454;?#37117;是按照季节四处迁徙,没有真正进入封建农耕社会。

一阵肉香扑鼻,李宪终于?#28216;?#23613;的回忆之中清醒过来,萧姵已经把一块考好的马肉递过来:“恩公将就些,这两个贼子身?#29616;?#24102;盐巴,并没有什么调?#31232;!?/p>

此前喝了一肚子马血,随后在雪地里翻山越岭两个多小时,李宪肚子里面早就空空如也。

也不管烫不烫,对着流油的马肉就是一大口咬下去,李宪终于明白一个道理:要说烧烤的?#38469;酰?#37027;还得说人家?#25991;?#27665;族。

“没想到你有如此好的手艺,放在我那个年代,你肯定发财了!”

心头高兴,嘴巴就没把门的,结果李宪话一出口就知道麻烦了。

还好萧姵并没有刨根究底,脸上的茫然之色一闪而过,随后又开始盯着火堆专心烧?#23613;?/p>

李宪终于明白一个真理:一个臭当兵的平民子弟,和大户人家子女根本没有共同语言。

大辽国每年都得到大宋朝铜钱五十万缗和绢绸二十万匹的进?#20445;?#33831;家就坐在金山银山之上,根本不知道发财两个字怎么写法。

为了打破?#38480;?#27668;氛,李宪只能开口:“说说吧,说说你的情况。”

?#24052;?#22269;之人没啥好说的呢。”萧姵揉了揉眼睛,声音小得可怜:“这?#25913;?#22825;祚帝倒行逆施,萧家的长辈们更是为了争权夺利推波助澜。结果女真日益坐大,大辽国先后丢了东京、中京、上京。”

“前不?#36855;?#40495;泺一战,南京(宋燕京,今?#26412;?#21448;丢了。天祚帝带领自己的亲卫逃走,所有的女眷?#25937;?#20840;部扔给女真贼子糟蹋。此前两个贼子就是想把我送到云中(今大同),说明西京也丢了。五京全?#32943;?#33853;,大辽国已经完了。”

十三岁的小姑娘,突然遭逢国破家亡的巨变,无声的抽泣让李宪觉得很难受,却不知道应?#33804;?#20309;安慰。

不过,通过萧姵的简单?#24425;觶?#26446;宪已经有了四个基本结论:

第一,金兵从张北的鸳鸯泺一路追到白水泺,俘获了大辽天祚帝耶律延禧的所有后宫妃子,说明此前的那个关口叫做白羊口,在天?#19978;兀?#20170;天镇县)西北。

第二,既然萧姵在白水泺被抓住,说明大金?#23454;?#23436;颜阿骨打已经到了白水泺,这个萧姵是完颜阿骨打?#30171;?#32473;完颜宗翰的礼物。

第三,时间应该是?#20445;保玻?#24180;底或?#20445;保玻?#24180;初,就是北宋宣和四年或者宣和五年,完颜宗翰坐镇山西大同,准备捉拿大辽天祚帝。

第四,根据历史记载,天祚帝耶律延禧并没有跑多远,而是躲在夹山里面。所谓?#29481;剑?#20063;就是葫芦海(岱海)西南的大青山?#19979;礎?/p>

把信息归纳整理一番,李宪才知道眼前还有一个麻?#22330;?/p>

他从尸体上剥回来两套棉衣,自己穿了一套还剩一套。现在两个人都已经?#21592;?#20102;,可是睡觉就成?#23435;?#39064;。

只有一件羊皮棉袍,有盖的没垫的。洞外零下十多度,虽然有一个火堆升温,但也不能解决根本问题。

李宪在心里为难,人家萧姵却没有丝毫为难的。

把剩下的那条羊皮裤和所有多余的内衣垫在李宪右边的石板上,萧姵很自然往上面一躺,还把李宪的右腿当枕头,然后盖上剩下的一件羊皮棉袍,双手抱住李宪的腰直接睡觉了。

“那边分明有两具马?#23433;挥茫?#23567;丫头片子竟然?#32654;?#23376;这个伤员当枕头。果然是超级大户出来的千金小姐,真会享福。”

李宪心里老大的不舒服,但又无可奈何。

按照大辽国的“婚姻法”规定,耶律家属于王家,专门“制造?#23454;?#21644;王爷”。萧家属于后家,就是专门“生产皇后和皇太后”。

萧家的女儿一出生就高贵无比,所有男人都是她们的奴仆。这是传承了两百年的规矩,萧姵的行为?#32536;美?#25152;当然。

李宪被“临时当奴仆?#20445;?#19981;满意也只能放心里,他不可能和一个国破家亡的小姑娘争什么名分。

随后发现萧姵时不?#26412;?#20840;身惊惧,甚至在梦中发出尖叫声,李宪内心深处第一次对眼前的小姑娘产生了一丝怜惜。

死亦?#20301;叮?#27515;亦何惧。这八个字说说很简单,真到了国破家亡的时候,无论贵贱都是血泪,其中又以女人遭受的灾难更为深重。

李宪身心俱疲,却没有丝?#20102;?#24847;,反而?#32536;没?#24822;不可终日。

“老子应该怎么办呢?#20426;?#36825;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,让李宪一时间无法排解。

咴——

似梦非梦之间,李宪突然被山洞外面的一声马嘶惊?#36873;?/p>

还没?#20154;从?#36807;来,藏在山洞最里面的两匹马,竟然想和外面联络,几乎同时仰起脖子一声长嘶:咴咴——

“糟糕!”李宪匆忙之际竟然一巴掌拍在萧姵的翘臀上:“有人来了,快起来!”

没想到萧姵早就醒了,只不过没有起身:“我知道,山下应该有四五十匹马,已经来了半柱香的时?#21073;?#20284;乎正在搜索附近的山?#25377;?#23700;。”

眼前的这个小丫头是在马背上长大的,马群移动自然不能逃过她的感知,李宪顿时大为生气:“你既然知道?#23435;?#20309;不早说啊?#20426;?/p>

萧?#25104;?#20102;一个懒腰:“天没亮,大雪封山四处都是陷阱,我们也不能随便移动,早说有用吗?#20426;?/p>

李宪有些奇怪:“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全?#20426;?/p>

“大不了一死,我为?#25105;?#25285;心?#20426;?#33831;姵嘟囔一声,竟然闭上眼睛又要睡觉。

李宪只好强行把萧姵扶起来:“怪事啊,现在天还没有大亮,外面应该不能发现这里的?#22534;蹋?#24590;么会有人出现在山里面?你呆着别动,我要出去看看。”

萧姵?#32536;梦?#25152;?#21073;?#35828;出话来轻飘飘的:“你昨天杀的是完颜阿骨打那个老贼的亲兵,这一夜没有得到回信,自然惊动了白水泺和云中两方面的人。山下的人不是鸟家奴派出来的,就是完颜阿骨打派出来的。”

李宪心里?#29399;蹋骸?#20320;他娘的被抓了可以给别?#35828;逼?#22974;,当然无所谓。可老子是汉人,而?#19968;?#26432;了两个金兵,一旦被抓肯定五马分尸,这能比吗?再说了,老子连这个地方都还没有搞清楚,怎么可能随便陪你死?#20426;?/p>

来到洞外趴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,李宪终于看清楚了下面的真实情况,萧姵的感觉没有错误,的确是一大群人骑着马在驿道上来回?#31561;?#23376;。

“还?#27809;?#22909;,敌人并没有往山上搜。”

作为一个老资格的侦察兵,李宪?#24067;?#23601;明白自己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。

天?#19978;?#19996;北方向就是张北,而且大金?#23454;?#23436;颜阿骨打已经到了白水泺。天?#19978;?#30340;西面就是大辽的西京大同城,完颜宗翰在那里坐镇。

两个亲兵押送一个美女能在什么地方出事?在自己的老窝白水泺、山西大同,绝对不可能出问题,

用屁股都能够想明白问题出在什么地?#21073;?#22240;为白水泺和大同城之间的距离并不是很远,所以这五十多个人搜索的范围自然不大。

?#23433;?#34892;,敌?#35828;?#21040;天亮就会发现这个山洞,最终还是会搜到这里。等下去就是坐?#28304;?#27609;,这不是老子的作风。”

?#31095;?#23665;洞带上一张弓、一壶箭,李宪又拧上一把单刀冲到洞外,然后根据方才已经看好的一条小山?#21512;蚰戏?#25720;过去。

这个地方李宪一千年之后来过,虽然现在和一千年以后有极大区别,但主要表现在?#33046;幻?#26377;被破?#25285;戏?#25705;天岭主峰海拔高度超过?#35282;?#31859;是不会变的。

李宪拥有超越这个时空一千年的经验,所以他很快?#25302;?#21040;一个办法:把敌人引向主峰东北侧的一条大山谷,然后制造一场?#23435;?#30340;大雪崩。

离开山洞超过三百米之后,李宪把弓箭和单刀抱在怀里,然后滑雪而下,准备暗中射死几个人彻?#20934;?#24594;敌人。

这个时候就看出女真鞑子翻毛羊皮棉袍的?#20040;?#20102;,浑身都是接近白色,在天色没有大亮的时候足够隐蔽。

没想到距离敌人还有六百多米的时候,一个突如其来的情况让李宪看得瞠目结舌!

0003、扶宋大将军

东方发白,晨曦初现。在山脚金兵东侧两里多远的地?#21073;?#31361;然出现三百余人。

最前面的一匹战马上是个旗手,高举?#24187;?#40644;色大旗,上面一行黑色大字?#24717;?#23435;破虏大将军。

作为一个侦察兵,李宪略一打量,就判断出这些人是冲着山脚金兵过来的。

既然有人代替自己出手,李宪当然不会继续掺乎进去。他左腿的伤没好,而?#19968;?#26159;孤?#22812;?#20154;,不到万不得已,绝对不会鲁莽行事。

“你出来干什么?#20426;?#26446;宪回到山洞门口,发现萧姵身上挎着箭囊,左手握着大弓趴在突出的岩石上。

萧?#31216;?#36807;?#28304;?#20658;气十足:“萧家女子先习弓马,再读兵书战策,你以为我像汉人女子弱不禁风吗?#20426;?#35828;到这里又咬牙骂了一句:“原来是这个小贼,我们没事了。”

李宪无奈的笑道:“大?#19978;?#23478;的女子自古都是巾帼不让须眉,而且出类拔萃的人很多,甚至把我们大宋的杨?#36947;?#23558;军都给抓了,你没有必要在我面前显摆。不过我就奇怪了,你认识这面大旗?#20426;?/p>

萧姵冷笑一声:“这个小贼叫董庞儿,?#23383;?#19968;个破落户子弟,?#25913;?#21069;在南京(今?#26412;?#22823;大有名。他自幼不?#23433;担?#19987;一结交狐朋狗友习枪弄棒,爹娘活活气死了。后来到处花钱拜师,结果他的浑家和管家做了一路,百万?#20063;?#20840;被席卷一空。”

“董庞儿一气之下上山为贼,到处打家劫舍,手下喽罗最多的时候超过两万。天祚帝下诏?#26790;?#20140;留守萧?#24050;Α?#21335;京统军都监查刺领兵弹压,董庞儿所部主力在易水边上被击溃之后许久不见,没想到他们窜到了这里。”

李宪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:本人游手好闲舞枪弄棒,老婆和管家把?#20063;?#21367;走,自己上山当?#32451;恕!?#27700;浒传》里面的“玉麒麟卢俊义?#20445;?#21407;型就是眼前这个董庞儿!

就这个功夫,山下已经传来呐喊声。李宪低头望去,原来董庞儿的三百多人已经来到大路上,把四五十金兵堵在一个山洼里。

略一观察,李宪就发现了毛病。其实也不能叫堵住,应该是金兵发现自己人少,主动?#35828;?#19968;处山洼,然后用弓箭和董庞儿他们僵持。

“你说的没错,这个董庞儿手下衣衫杂乱无章,连兵器都不完整,关键是没有对等的弓箭,果然不是正规军。三百多人里面只有十多匹马,要想拿下这队金兵只怕不容?#20303;!?/p>

李宪发了一通感概,结果没有听到萧姵的回应,顿时有些奇怪:“既然他们双方对上了,我们暂时没有被发现的危险,这在这里看戏好了,你为何脸色不好?#20426;?/p>

萧姵神情凝重:“大官人,我觉得?#34385;?#27809;有这么简单,下面的女真贼子可能要搞鬼,董庞儿只怕是上当了。”

李宪听得头?#25991;哉停?#36825;丫头眨眼之间换了三个称呼,昨天分别是壮士、恩公,一夜之后变成了大官人。

对于冷兵器作战,李宪没什么印象。

就目前来说,董庞儿都是步兵,正面冲击骑兵肯定是得不偿失的。现在双方就是在拼弓箭远射,相当于后世敌我双方较量机枪进行?#20923;?#23545;射,也没发现金兵搞鬼的意思。

看见李宪脸色茫然,萧姵放下左手的大弓说道:“大官人,你没有在军队呆过吧?#20426;?/p>

被一个小姑娘看扁了,李宪只能在心里?#29399;蹋豪?#23376;在军队当兵油子的时候你都还没出生!不对,老子当兵的时候,你都已经一千多岁,早化成灰了!

这些话只能放在心里,李宪回答得模棱两可:“嗯,这有什么问题吗?#20426;?/p>

萧?#25104;?#20986;右手往山下一指:“你看下面的女真贼子,他们在人数上处于劣?#30130;?#35828;到战斗力却是另外一回事。虽然董庞儿有两下子,但他的这三百多人根本不够看。”

李宪点点头:“正确,先别说战斗力,步兵无法对抗骑兵这很正常。”

“非也!”萧姵根本不同意李宪的结论:“女真贼子和我们大辽一样,都是骑射功夫厉害这没错,步军并非毫无还手之力。不过在目前这个局面下,步军的确无法冲击马队,所以女真贼子采取守势就不合常理。”

涉及到战术问题,这是李宪最?#19981;短?#35752;的内容。现在结合双方实战就更有说服力,所以他显得非常诚恳:“愿闻其详!”

“大官人,?#34385;?#37117;要从两方面来看。”萧姵没有继续看山下的拉锯战,而是翻身斜靠在突出的岩石上,并且调整了一个很舒服的卧姿,这才好整以暇地说道:“首先要搞清楚,山下女真贼子是来干什么的,这是问题的关键。”

李宪微微点头,随即没好气的说道:“他们应该是过来抓你,然后送给粘罕当小妾。”

萧?#36710;?#27809;在意:“从表面上?#20174;?#35813;是这样,或者说董庞儿不出现的话,应该是这样。”

李宪悚然一惊:小丫头心思缜密,这一点连我自己都没想?#21073;?/p>

“何所见而云然?#20426;?#26446;宪也拽了一句文。

萧姵双眼看着虚空深处,按照自己的思路说下去:“女真贼子人口极少,总数不足百万。所?#38405;?#22815;投入的兵力有限,他们做?#34385;?#24635;要达到一举多得的目的。一次出动五十骑,对于女真贼子来说不是一件小事,绝对不会做无用功。”

这些内幕李宪根本不清楚:“有道理,请继续。”

“女真贼子不会做无用功,所以此前明知道山下有?#23435;也?#27809;?#34987;?#20107;,是大官人不知就里,才会有些惊慌失措。假定女真贼子的目标并不是我,那么他们又是针对谁呢?本来我刚才还有些纳闷,但是现在答案自己出来了。”

李宪终于明白了萧姵的意思:“你认为金兵一开始就是针?#36828;?#24222;儿设计的?#20426;?/p>

萧姵摇摇头:“还包括寻找两名失踪的传令兵和我,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完颜鸟家奴有可能认为是董庞儿把我抢走了。”

李宪有些奇怪了:“你怎么确定山下的金兵是完颜鸟家奴的人,而不是完颜阿骨打那个老贼派来的呢?#20426;?/p>

萧姵身上突?#24187;?#20986;杀气:“因为我认识这帮女真贼子的百夫长!”

闻言大感好奇,李宪挺身趴到突出岩石上往山下看去,双方仍然在较量弓箭,只不过距离已经推进到不足五十米,金兵里面果然有一个头戴铜盔的?#19968;?#25351;挥战斗。

这个头戴铜盔的?#19968;锘游?#19968;杆长枪拨打箭矢,而且枪杆反射金属光泽,说明是一杆通体浑铁打造的长枪,重量起码在四十斤以上。

看到这幅景象,李宪不由得哑然一笑。因为他突然想到后世网络上一帮小孩子,整天在论?#31243;致?#20160;么冷兵器的重量,甚至搬出什么力学、化学、人体结?#23521;А?/p>

人类本来就是从动物演化过来,远古时期的人类还不会制作工具,获得食物的办法就是和远古猛兽对搏。战胜了获得食物,战败了变成食物。

随着科技的进步,人类的纯力量越来越小,这就是著名的“用进废退”原理。

小鬼子二战的歪把子机枪空重二十一斤,八路军战士就能?#25442;游?#26426;枪和小鬼子肉搏,最后砸成麻花。

?#21331;?#32439;乱的思绪,李宪重新回到现实:“这?#19968;?#20351;用铁枪,应该有些名气,他是谁?#20426;?/p>

萧姵语气森冷:“他就是我的仇人之一,完颜鸟家奴手下的石?#25293;耍?#19987;门负责探马,这五十人都是他的手下。鸳鸯泺一战,我大哥拔里拓木就是被他杀死。失去了大哥的保护,我才会在白水泺被抓住。”

勾起了小姑娘的伤心事,李宪脸上有些黯然:“如果不是我左腿受伤,暗中杀掉这个石?#25293;?#32473;你报仇并非难事。对了,你刚才说?#35828;?#19968;个方面,让你发现问题的另外一个方面是什么?#20426;?/p>

“既然弄明白了女真贼子的目的,剩下的就更简单了。”萧姵擦了一下眼角:“董庞儿虽然棒法过人,但是对上石?#25293;?#19981;一定能够占上风,其他三百多人绝对挡不住五十骑冲击。既然如此,石?#25293;宋?#20160;么要困守一隅?#20426;?/p>

李宪心头猛震:“你说的不错!骑兵只有冲起来才有威力,困守一隅和步兵对射的确有违常理。”

不能怪李宪心里一惊一乍,因为他所处的年代,全部都是导弹?#22270;?#20809;炮,骑兵就是一个传说。在平时的战法研究训?#20998;校?#25152;说的骑兵战法实际?#29616;?#30340;是坦克,而?#19968;?#26159;超视距攻击。

经过萧姵的一番解?#20572;?#26446;宪的思维模式终于开始发生改变,被迫从一千年之后回到眼前这个现实。

李宪毕竟是未来的战略侦察兵连长,一旦融入眼前的战争环?#24120;?#24605;路顿时开阔起来。

历史上评价,完颜宗翰是大金国初期最杰出的军事家之一,各种阴谋诡计层出不穷。

想到这里,李宪终于明白了萧姵的担忧:?#23433;?#22909;,董庞儿危在旦夕!石?#25293;瞬?#29992;的是吸附战术,其目的就是要?#35759;?#24222;儿死?#29436;?#21046;在此处,完颜宗翰必定还有更加阴险的后手!”

萧姵摇摇头:“来不及了!如果我的估计没错,鸟家奴的后手已经启动,董庞儿一出现就在劫难逃。”

李宪没有继续说话,因为他现在脸色发青,在内心深处狠狠抽了自己十几个大耳光,后背的冷汗都下来了。

原来,他一直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,或者说根本没有融入到眼前这个时空,思考问题完全出于一种“好玩”的游戏心态,所?#36828;?#33258;己所掌握的历史战争节点没有多想。

董庞儿,本名董才,在北宋末年是一个非常有名、也非常关键的一个?#23435;鎩?#23435;徽宗?#20877;?#26366;经传旨:“许以燕地之王?#20445;?#24182;?#25176;?#21517;?#22312;肌?/p>

《水浒传》里面,宋江为什么一定要弄回“玉麒麟卢俊义?#20445;?#22240;为卢俊义的原?#25237;?#24222;儿,见人就投?#25285;?#25509;受诏安)!一开始投降大宋,紧接着投降大金。

“这个?#19968;?#24456;快就投?#21040;?#22269;,成为完颜阿骨打下定决心进攻北宋最重要的一个因素,并赐国姓完颜。难道历史上的董庞儿,就是今天落入完颜宗翰的陷阱,然后投降的吗?#20426;?/p>

?#34385;?#26469;得太突然,他不知道如何应付眼前的局面。李宪的身体因为紧张微微颤抖,额头开始冒虚汗。

救董庞儿?杀董庞儿?

0004、历史蒙太奇

?#34385;?#30340;发展,比李宪想象中更?#21451;现亍?/p>

当石?#25293;?#24102;领手下五十名骑兵一声呐喊,再次往山洼里面收缩的时候,萧姵此前的推测变成了现实,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。

天?#19978;?#26041;向突然出现上万步兵蜂?#20992;?#26469;的时候,李宪看见了董庞儿的真正实力。

与此同时,他还看到西?#25103;?#21521;的拐角处、东南天?#19978;?#26041;向、东北白羊口方向出现了女真鞑子的三路骑兵,总兵力不下五千人。

事实摆在眼前,董庞儿的主力部队早就已经占领了天?#19978;兀?#30524;下的上万人是被敌人赶出来,然后全部掉进包围圈。

一万多步兵,而?#19968;?#26159;兵器都不齐备的乌合之众,掉进五千骑兵的包围圈中,结局已经不用想了。

?#29992;?#36825;是任?#25105;?#20010;人面临危急关头首先想到的问题,董庞儿自然也会第一时间想到。

当“扶宋破虏大将军”的战旗甩在地上的时候,李宪就知道董庞儿的这支所谓的军队完蛋了。

?#29992;?#20165;仅是一个想法,要把这个想法变成现实,那是另外一个问题。

战斗不是一个?#35828;氖虑椋?#32780;是像两个人下棋一样。高手下棋算路精深,走一步看三步甚至更多。

就下棋而言,董庞儿绝对是下一步看一步的初学者,自?#24187;?#19968;步都落在对手的算路之?#23567;?/p>

历史上的完颜宗翰,能够把大辽、大宋的众多高手打得毫无还手之力,对战局的策划能力绝对有独到之处。

董庞儿手下人数占优?#30130;?#20294;都是步兵,和五千精锐骑兵硬拼肯定是不行的,比?#25472;交?#30340;三个方向都有敌人,唯有西北方向是大山。

骑兵在平原上厉害,爬山肯定不?#23567;?#33267;少董庞儿是这个想法,所以他一声令下,一万多人冲向大山。

这个决定放在夏天当然最好不过,能够利用密林和敌人周旋。?#19978;?#29616;在是冬天,平地积雪超过三尺。背风面的东?#20185;?#40595;积雪更深,所有的山谷都被积雪填平了。

李宪额头冒汗,就是因为董庞儿所部已经没救了,除了投降之外根本逃不出去。

根据金史记载:“及董才?#25285;?#30410;知宋之地里。”因此,完颜阿骨打和完颜宗翰最后下定决心攻打宋朝的主要因素,就是眼前这个董庞儿投降。

董庞儿最后被金国赐国姓完颜,可见他给金国立下的功勋绝对非同凡响。

“老子并不是超人,也不是神仙。就算没有受伤,孤?#22812;?#20154;也不能?#35759;?#24222;儿从千军万马中救出来。这?#19968;?#26681;本没有?#27492;?#19968;搏的决心,说明他就是一个投机分子,那只好对不起了。”

董庞儿大军拼命向摩天岭东北侧山?#25172;?#36807;去的同时,李宪扔下莫名其妙的萧?#24120;?#20877;度沿着山?#21512;?#35199;南主峰狂奔。

他的目标是摩天岭主峰上的突出部,似乎是天外来石给摩天岭戴了一顶帽子,帽檐?#36335;?#32769;鹰的尖嘴。

在人类历史上,一千年很漫长。但是在地壳活动中,一千年大概相当于百分之?#24187;搿?/p>

这个地方李宪一千年之后来过,带领自己的侦察连在这里进行过模拟实战演习。现在除了多出无数巨大的古树之外,地形地貌并没有什么变化。

李宪的目的很明确:既然不能为我所?#33579;?#20063;不能为敌人所?#33579;?#37027;就只能杀掉!

一个走直线,一个走弧线,结果李宪虽然左腿不是很方便,但还是在千钧一发之?#30690;?#21040;了前头。

一万多人呐?#30333;?#27839;巨大的山谷蜂?#20992;?#19978;,已经造成大地微微颤抖,古松都开始往下落雪花。

李宪停在鹰嘴西北侧一棵巨?#19978;?#38754;,这里是山脊,没有积雪,距离鹰嘴已经不到一百米。

鹰嘴尖下面悬挂着玻璃窗一样的冰?#20445;?#36825;在李宪的预料之?#23567;?/p>

靠在巨松之上深呼吸一分钟,让体力?#25351;?#21040;最佳?#21050;?#26446;宪左手托弓,右手三?#35813;?#20986;一支狼牙箭搭在弦上。

“老子从来不相信鬼神,所以平时不烧香。但今天临时抱佛脚,老子破例祈祷一次。不管你妈的是哪路神仙,只要能够保证这一箭震断冰?#20445;?#32769;子绝对给你磕仨响头!”

?#36335;?#36947;士临场做法一般口中念念有词,李宪已经用尽全身之力,左手往前猛推大弓的望把,右手三指扣住弓弦往后一带一松。

弓开如满月,箭去似流星。

狼牙箭呼啸着离弦而去,带着李宪的全?#32943;?#26395;。

七八十米,相当于一百二十步左右的距离,实在是有些?#35835;恕?#21487;是李宪没有办法更进一步,因为前面没路,而是一道断崖。

也正是因为这道断崖,才会在山下形成一条巨大的山?#21462;?/p>

叮——狼牙箭撞在冰帘上,果然像小石头撞到玻璃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咯吱——冰帘发出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,?#36335;?#19968;个人在梦中磨牙。

李宪第二支箭恰在此时赶?#21073;?#21486;的一声响过,整个冰帘终于有了更大的动?#30149;?/p>

?#38738;輳青輟?#20912;?#36744;?#29983;?#25276;?#30340;声音在李宪听来,那绝对比天籁之音要动听。

叮——第三支箭成为?#27807;孤?#39548;的最后一根?#38745;蕁?/p>

哗?#30149;?#20912;?#32972;?#24213;破碎,?#26412;?#19968;两米的无数冰帘碎片,带着七彩光芒往下落去。

随着山脊微微一震,李宪赶紧扔掉弓箭趴在地上,双手死死扣住古松露出地面的粗根。

震动越来?#35282;?#28872;,凄厉的惨叫声紧随而至,李宪知道自己成功制造了一场巨大的人祸。雪崩如期发生,雪灾提前形成。

涌入山谷中的近万人,是不是都该死,李宪不知道。

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:一定要杀掉董庞儿,绝对不能让完颜宗翰抓住他,至少不能抓住活的。至于完颜宗翰找到尸体砍头示众,那个还是能?#24187;?#24378;接受的!

不能怪李宪残忍,因为战略侦察兵还有必备的一?#21361;?#24403;自己深陷重围无法?#27833;眩?#21448;没有办法自?#33322;?#20915;的时候,同伴就要伸手帮忙,绝对不能落到敌人手里。

科技发展到二十一世?#20572;?#22825;下没有一个人敢说?#35946;?#23376;可以熬过所有酷?#36427;?#32477;对不会吐露半个字。

很多人被俘之后当叛?#21073;?#24182;不是主观故意的。而是在毫无意识的?#21050;?#19979;,说出?#35828;?#20154;最想知道的一?#23567;?/p>

世界?#29616;?#26377;死人才不会当叛?#21073;?#20390;察兵最懂得这个道理。李宪当然懂,所以他才会毫不犹豫做出决断。

没想到?#34385;?#20877;度超出李宪的预料,因为山体的震动不仅没有减弱,反而越来?#35282;浚?#32780;?#19968;?#26377;万马?#32487;?#30340;动?#30149;?/p>

上山容易下山?#36873;?/p>

山脊?#30422;?#24322;常,所以没有积雪,但全部都是冰棱。下山的过程,就是在地狱生死门的门槛上跳舞。脚下不打滑是生路,一旦脚底打滑就会摔得粉身碎骨。

万分小心地顺着山脊往下溜出去两百多米,李宪碰到了三棵古松,终于有了一个安全之地,这才伸头往山下一看。

?#25377;?#20102;!

这里并不是青藏高原,雪崩造成的危害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,这还不是?#25377;说?#21407;因。

让李宪再次额头冒汗的根本原因并不是雪崩,而是雪崩造成震动之后引发山体滑坡!

因为摩天岭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地质构造运动的改造,又不知道经过了几千万、几亿年的岁月洗礼,现在已经风化成了变质岩,属于最不稳定的山体。

山体滑?#34383;?#29983;的后果,就是原来的山脊开始崩塌,从大同城方向过来的?#35282;?#37329;国骑兵,现在遭到了灭顶之灾。

李宪倒吸一口凉气:“怎么会这样?#22570;パ剑?#19981;好!”

口里在?#23433;?#22909;的时候,已经一切都不好了。

雪?#21202;?#21160;引发了东?#25103;?#20301;的一条山?#22815;?#22369;,从而造成更大的震动,又引发了另外一条山?#22815;?#22369;。

这条山脊出现滑坡,首先遭殃的并不是?#24433;?#32650;口过来的?#35282;?#37329;国骑兵,而是山洞!

李宪昨天过夜的山洞,萧姵那个小姑娘还在山洞门口!

发现不好的时候,就是因为李宪回头的一?#24067;洌?#21457;现山洞门口?#24378;?#20984;出的岩石已经不见了。

原来进入山洞的侧面山?#38057;?#24213;崩塌,山?#27492;?#22312;部位变成了一道绝壁。只剩下悬?#34385;?#22721;上一个黑乎乎的大窟窿,?#36335;?#35201;吞噬一切的怪物!

“我操!难道是报应吗?#31354;?#20063;来得太快了吧?#20426;?#26446;宪真是欲哭无泪:“那个小丫头片子刚刚逃出生天,结果老子又把人家送给阎王爷了。”

整个山体滑?#40065;中?#20102;足足有十分钟,四周的呼啸声才慢慢趋于平?#29627;?#21407;本阴?#33080;?#30340;天?#31449;?#28982;开始发亮,似乎太阳准备上班了。

李宪敢动吗?不敢!

他?#26216;?#19968;棵大树,右脚顶住一棵大树,坐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。

山体连续出现滑坡,山下的幸存者惊魂未定,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到了山顶上。

李宪担心被人发现仅仅是一个方面,还有没有后续滑坡出现,才是他真正担心的地方。

如果现在下山的话,刚好自己所走的那个部位出现滑坡,就会把他拖进去陪葬。

制造人祸害人是可以接受的,但是反过来把自己搭进去,李宪觉得非常不划算。

李宪不是一个无聊的人,损人害己的?#34385;椋?#20182;一般不会做,现在一动不如一?#30149;?/p>

身体不动,并不代表其他的部位不动,?#28909;?#35828;李宪的脑子里突?#24187;?#20986;一个念头。

自己昨天下午杀了两个金兵,然后意外救了一个小萝莉,这绝对不是固有的历史。

今天制造一起人祸,让一万多人下落?#24187;鰨?#33891;庞儿也死了,整个历史完全偏离了原有的轨迹。

李宪越想越害怕,最后汗毛?#25925;?#27985;身再次冒冷汗。

导致目前的这个结果,自己出现还是?#25105;?#30340;,主要原因应该是完颜宗翰?#36828;?#24222;儿蓄谋已?#33579;?#32467;果死伤不少人马,最后一无所获。

真正的导火索,应该是萧姵这个小丫头的出现。

自己突然做了历史上没有发生的?#34385;椋?#31350;竟会导致什么结果?

0005、改行当善人

太阳最终没有出来,天上又开?#35745;?#33853;鹅毛大雪。

金兵在现场仅仅停留不到两个小时,然后?#31456;?#24778;魂未定的部队离开。似乎还抓走董庞儿残部数百人,李宪没有心思去仔细看。

四个小时之后,李宪终于来到山下。驿道彻底不见了,变成了碎石堆成的?#35282;穡?#24403;然还有残肢断臂。

解放军总是在第一时间冲到救灾第一线,那才是人民的子弟兵。金兵没有翻开坍塌的石块?#20154;?#25206;伤,李宪在心里狠狠鄙视一通。

可是,等到在乱石堆里面发现一个双腿被砸断,已经气息奄奄的伤员,李宪终于明白金兵为什么要离开了。

这个伤员的打扮一看就是金兵,腹部、胸部和头部并没有受到剧?#26131;不鰲?#22914;果放在二十一世?#20572;?#26368;多也就是截肢,生命肯定没有问题。

李宪原本想把这个人刨出来,可是准备动手的时候,才发现这个想法完全是吃力不讨好的徒劳。

因为没有?#26412;?#33647;品,更没有野战医院。把伤员刨出来之后如果不能赶紧止血,结果还是个死。

“老子终于明白古代打仗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伤亡数字,因为没有药品,也不能做手术,重伤?#26412;偷?#20110;阵亡。所以古代战斗的伤亡数字,其中一大半都是伤员‘被阵亡’!”

李宪虽然有强烈的恻隐之心,但残酷的现实告诉他,现在把重伤员刨出来,不是救人,而是延长伤员的痛苦时间,等于变相害人。

当然,他的初衷不是下来?#20154;?#25206;伤,而是有另外的目的。

小丫头萧姵毕竟是自己来到这个时空的第一个朋友,而?#19968;?#26159;漂亮的女朋?#36873;?/p>

山洞前面的突出岩石崩塌了,李宪觉得于情于理也应该下来看看,最好能够料理后事,不枉相识一场。

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山洞已经回不去了。原来储备的马肉和火镰都没带出来,甚至两匹马最后也是饿死在山洞的结局。

在冰天雪地里如果不生火,李宪不认为自己能?#24739;?#25345;多长时间。

他也想过下山寻找人家借宿,甚至想到山下的天?#19978;?#37324;面寻找?#39548;唬?#20294;最后不认为是好主意。

他是地道的汉人,而且对这个时空还没有理出头绪,对这里的风土人情一无所知。再加上金兵刚?#29031;?#39046;这一带,村子里面、集镇里面究竟是个什情况,目前两眼一抹黑。

身体没有完全复原,就不能把所有战斗力发挥出来。一旦冒然行事遇到危险,逃走就变成了大问题。

正因为如此,李宪宁愿在死人堆里寻?#19968;?#36335;,也不愿意进入县城去冒险,这是军人才有的思维方式。

既然寻找萧姵是第一目标,所以李宪搜索的第一个地?#21073;?#23601;是山洞正下方的冲积石?#36873;?/p>

只能是简单的地表搜寻,凡是堆成小山一样的石堆,下面究竟埋了多少人都不属于关心的内容。

没有挖掘机和铲车,一切都是空话。其实,就算从天上掉下一台挖掘机,?#21584;?#26159;?#26029;?#20063;没?#33579;?#22240;为没有汽油、机油和柴油。

结果发现被埋的第一个伤?#26412;?#28982;是金兵,这不是一个好兆头,李宪心里顿时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一个多小时的搜查,山洞下方的冲击石堆已经全部看了一遍。先后发现三名重伤员,其中有一个人是董庞儿的部下,另外发现四匹受重?#35828;?#25112;马。

李宪得到了一套火镰,半截单刀,还有?#21448;?#20260;员手?#20808;?#19979;来的两双毛皮手套。没有发现萧姵的遗体,连半点所线索也没找到。

看看天色还早,李宪决定扩大搜索范围,尽人事听天命。

很快发现一根铁棍,长度大概?#24187;?#20845;,?#26412;?#22235;厘米左右,两头都是半圆球形状,分明是一件兵器,估计有十多斤的样子。有了这根撬棍,寻找东西方便多了。

突然发现一个活着的、能够说话的?#19968;錚?#20165;仅是右腿被两块大石头卡住,李宪顿时来了精神。

这里遍地都是死尸,李宪一个人真的有些胆?#21483;?#24778;。即便他参加过两次大地震救灾,见过各种各样的死法,但现在能有一个人说话毕竟是大好事。

“兄弟别动,尽量和我说话,不要睡觉!我的左腿?#24425;?#20260;了,但一定想办法把你救出来。”

两块大石头起码都有一二十吨,李宪是没有办法搬开的,他只能用铁棍和半截单刀慢慢掏。

用了两个多小时,终于把两块大石头之间的碎石掏空,伤员被拖了出来。

“感觉如?#21361;俊?#26446;宪试探着摸了一下伤员的右?#21462;?/p>

“特别痛。”伤员带着哭音叫道:“大哥,你就是我的再生?#25913;浮!?/p>

“别激动,知道疼是好事。你这条腿没有流血,说明没有外伤。你忍着点儿,我要把你的裤?#28982;?#24320;好好看看。”

“没事,兄弟!你真是福大命大,仅仅是踝关节?#20011;?#32780;?#36873;?#20320;忍着点儿,我要给你端上?#28291;?#36807;两天就没事了!”

竟然救了一个几乎完好无损的伤员,而?#19968;?#26159;董庞儿的部下,李宪劲头越来越足。

战场?#26412;?#25514;施这是侦察兵的必备技能,对付?#20011;矢?#19981;在话下。

口中说话的同时,李宪已经完?#23665;?#27491;,让那个伤?#26412;?#20026;天人。

李宪很快弄来一根带杈的树枝当?#29031;齲?#35753;伤员情绪更加激动。

呯呯呯,伤?#29384;?#36523;给李宪磕了三个响头:“郭小乙对天发?#27169;?#19968;辈子给大?#32540;?#39532;?#27807;拧?#22914;违此言,天打?#30528; ?/p>

“你叫郭小乙,我记住了。你在这里休息一下,我看看还有没有幸存的兄弟。”

李宪扶郭小?#26131;?#22312;一块大石头上,然后赶紧离开。

因为他心里?#29384;膏止荊?#22914;果告诉你这场灾难是我故意弄出来的,你他妈的会不会一怒之下宰了老子?你给我磕头真是对不起苍天,应?#26790;?#32473;你磕头才对。

半个小时以后,李宪救出一个两条小腿骨折的伤员,然后一瘸一拐?#36710;?#37101;小乙附近。

在这个年代,只要没有?#29616;?#22806;伤,骨折反而不是重伤。在两个伤员目瞪口呆的情况下,李宪用半截单刀削了两副夹板把小腿固定住,算是完成了战场?#26412;取?/p>

“恩公,救命之恩无法报答,唐浩然只能等腿好了再给您磕头。”

?#24052;?#26159;天下沦落人,别说什么报答不报答的话。今后都是兄弟,大家相依为命吧。郭小乙,那边有四匹马还没有死透,你用这?#35759;?#20992;去割些马肉留着,今后可能要在山里呆一段时间才?#23567;!?/p>

?#35759;?#20992;交给郭小乙,李宪拄着铁棍一瘸一拐离去。

别怪他着急,刚才?#28982;?#26469;这个唐浩然的时候,发现了一个非常特殊的地?#21073;?#29978;?#37327;?#35265;一尊小铜鼎,还有?#30446;?#20004;寸粗细的新?#39135;?#24418;人参。

小铜鼎是道士炼丹的必备物件,难道有一座古洞,或者是一座?#25293;贡?#22604;了吗?#30733;米?#22825;还没黑,李宪必须赶紧过去看看。

李宪来到刚才?#24525;?#28009;然的地方找到了铜鼎,这是一尊三足双耳青铜鼎,口面?#26412;?#22823;约三十厘米,胸径大约四十厘米,估计有二十多斤。

把?#30446;?#20154;?#38382;?#36215;来扔进铜鼎,李宪奋力爬上一个巨大的石?#35759;?#19978;,发现竟然变成了一座天然大坝,把一条山?#21462;?#20462;?#32972;?#20102;水库。

这是山体滑坡的成果之一:堰塞湖。只不过里面没有水,现在全部都是积雪。

李宪有所明悟:雪崩造成山?#36129;?#22604;,结果在这里形成一座大坝挡住了积雪,巨大的?#19981;?#21147;产生更大的震动,结果整个山体滑坡一发而不可收拾,人祸变成了天灾。

“他娘的,难怪天灾人祸总是连在一起,看来古人总不会说错话。”

发了一通感概,李宪开始搜索这座大坝,希望搞清楚青铜鼎究?#20272;?#33258;何方。

顺着大坝崩塌下来的方向,一直向南爬过去,终于被他找到了一个?#26412;?#24046;不多六米的山洞。

这座山洞前半部彻底崩塌,只剩下后半部分,里面竟然还留有一丝淡淡的药香,说明很久以前这里的确有人炼丹。山壁都被熏黑了,导致整个山洞里面黑魆魆的什么都看不清。

不知道脚下踢到什么东西,?#29141;?#19968;声吓了李宪一大跳。

“咦?#20426;?/p>

李宪蹲下身子仔细一看,竟然是一把青铜剑鞘的长剑,连鞘总长大概?#24187;?#20108;。

剑柄长二十厘米左右,剑茎是两片紫檀木?#26790;?#36947;铜?#26869;?#23450;,没有常见的缠绳。

剑格宽度大概不到十厘米,厚两厘米,外侧裙边成龙鳞状。剑首是?#26412;读?#23544;的?#25165;蹋?#40644;铜铸造,略见铜锈。

“我操,这?#34935;煨头?#24120;古老,而且没有考虑剑首悬挂剑穗,难道是秦汉时期的武士剑吗?#20426;?/p>

李宪伸手抓起来一掂量,连?#25163;?#37327;应该有七八斤。

原本以为已经生锈拔不出来,没想到李宪右手握住剑柄往外一抽,刷的一声寒光?#32435;洌?#19968;把杀气腾腾的宝剑出现在眼前。

两边剑刃竟然森寒摄人,剑刃根部宽三厘米,逐渐向剑尖收缩成两厘米的宽度,最后变成三厘米长的锋利剑尖。剑脊两侧有非常清晰的回形龙?#30130;路?#22312;诉说自己的来历不凡。

李宪不由得啧啧称奇:“果然不是一般的士子佩剑,而是大杀器。难得的是不知道多少年月,悬挂的皮带都断了,剑身竟?#24187;?#26377;丝毫锈迹,仍然像刚刚磨过一样。”

作为一个职业军人,对于神兵利器都有变态的偏好,李宪自然也不例外,更何况这分明是一?#35759;?#32423;宝剑。

“如果老?#24433;?#23427;弄回二十一世?#20572;?#26159;不是拍卖之后可以变成土豪?他妈的想什么呢,就算弄回去也是国宝,只能放在博物馆供起来,和老子屁的关系都没?#23567;!?/p>

收起不切实际的想法,李宪开始对这座山洞进行彻底搜查,结果除了一个一碰就变成灰的蒲团,再也没有发现其他的东西。

“看来这座山洞是某个人在不知道多少年前修炼过,然后一去不复返。现在天色不早了,还得赶紧回去寻找今晚落脚的地方才对。”

没想到李宪从山洞出来,居高临下往堰塞湖里面一看,竟然发现了一件让他震惊的?#34385;欏?/p>

0006、仇恨的力量

堰塞湖里面全是积雪,李宪初步估计起码有三人深。

先前过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发现,但此时此刻,积雪上面竟然出现一个马头,而且正在奋力挣扎往上爬。

李宪不得不承认,在最危险的时候,畜生往往比人类的求生欲望强烈,求生力量也大得多。

能够在雪崩掩埋之后自?#21495;?#20986;来,这匹马绝对非同一般。所以李宪?#31859;?#24555;的速度下到堰塞湖的大坝上,想办法对这匹宝马实施紧?#26412;仍?/p>

救援的办法并不多,李宪也不敢到积雪里面去。只能搜集山体滑坡冲下来的树枝,然后全部扔到马匹附近。只要宝马能够踩到这些树枝,就可以提供一定的张力,减少下陷的深?#21462;?/p>

李宪第一次发现宝马通灵,是因为这匹马随即做出了一个让他目瞪口呆的动作。

宝马看见第一批树枝落在自己?#20063;?#19981;远,突然一声长嘶,随即奋力向上跃起凌空一个侧滚,刚好躺在树枝上。

恰在此时,李宪扔出去的第二批树枝落下,宝马并没有站起身来,而是沿着树枝铺成的临时通道继续翻滚。

这匹马肯定没有学过物理,但它竟然知道面积和压强的关?#25285;?#36825;应该是马群遗传下来对付沼泽地带的一种本能。

一人一马相互配合,用了一刻钟的时间,宝马终于来到大坝附近站起身来,摇摇?#20301;闻?#19978;大坝,双目之中竟然流下眼泪,又低头在李宪身上擦了三次。

宝马虽然不会说话,但是它竟然知?#26469;?#35874;救命之恩,比大多数人类都强多了,让李宪不由得生出若干感慨。

这是一匹大青马,身长超过一丈。额头上有拳头大的一撮白毛,应该就是名马里面的菊花青,俗名叫做“一丈青”。

很多人?#24187;?#30333;《水浒传》里面的扈三娘,外号为什么叫一丈青,那是因为?#26376;?#21305;不懂。扈三娘胯下宝马,就是一丈青!

拍了拍宝马的脖子,李宪温言说道:“你大难不死,今后就跟着我吧。”

没想到宝马甩了甩?#28304;?#21448;咬住李宪的裤?#29228;?#25199;一番,这才抬起头来冲着堰塞湖里面点点头。

李宪看见宝马越来越人性化的动作,顿时大感惊奇:“你说里面还有同伴?#32771;?#28982;如此,你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,我过去看看。”

堰塞湖里面是不能下去的,那不是救人而是找死。此时天色已经慢慢暗下来,四周的景色越来越模糊,所以李宪只能贴着堰塞湖?#20063;?#19968;步一探往前?#30149;?/p>

往前走了不到三十米,果然又看见一匹枣红马陷在积雪里面,虽然在奋力挣扎,但每次都会陷下去,只有嘴巴勉强露在外面。

这一次的距离近很多,李宪用宝剑把缰绳挑起来,然后用力往身边拉,给枣红马指引一个方向。

用了半个多小时,终于把这匹马拉到附近,然后顺着滑坡边沿回到大?#21360;?/p>

求生是动物的本能,情感也并非人类独?#23567;?/p>

两匹马一见面就亲热得不得了,完全和两个绝处逢生的人表现一样,让李宪看得鼻子直发酸。

从死亡陷阱里面逃生,两匹马竟然鞍辔俱全,没有什么损伤。

李宪不?#19994;?#24930;,飞快地把马鞍全部解下来扔到一旁,发现马背上还有草料袋,原来是两斤多黑豆。

郭小乙拄着?#29031;让?#36807;来,让李宪一愣:“郭小乙,你怎么来了?#20426;?/p>

“大官人一直没有回去,小的放心不下所以过来看看。”郭小?#20063;?#36807;是踝关节?#20011;剩?#20260;?#39057;?#19981;?#29616;亍?/p>

呼哧呼哧——呼哧呼哧——

李宪伺候马匹吃料的关口,堰塞湖里面突然传来更大的动?#30149;?#26377;了拯救两匹马的经验,李宪用屁股都能够想明白,堰塞湖里面还有活物。

留下郭小乙照看两匹马,李宪一直摸进六十多米,终于看见燕塞湖中间的积雪上面冒出一个枪头。呼哧呼哧的声音,就是这个枪头在搅动积雪。

现在很清楚,马匹肯定不会用枪,积雪下面有一个人。

这一下李宪就有些为难了。

首先,不知道下面究竟是谁,该救的人才能救,像金兵女真鞑子就属于该死的人,最好死?#36855;?#22810;越好,就没有必要白费心思。

其?#21361;?#21363;便是该救的人,现在也比?#19979;櫸常?#22240;为枪头距离岸边超过五米。这不是当初抗震救灾可以奋不顾身,为了救一个身份?#24187;?#30340;人把自己陷进去,李宪没有这个打算。

可?#20154;?#20174;碎石堆里面刨出一顶白色貂皮帽之后,终于决定冒?#31449;?#20154;。

这顶貂皮帽正是萧姵的帽子,顶子上鸡蛋大小的一?#21943;?#29632;珠已经被金兵摘走,只残留包裹珠子的丝线,所以李宪一眼就能够看出来。

难道积雪下面是萧?#24120;空?#20010;地方距离原来的山洞超过六百米,她为何出现在这个地?#21073;?/p>

现在救人是第一位的,所有的疑问都只能放到后面。

枪头既然露出来,说明下面的人暂时不会窒息,还有时间采取措施。

?#31095;?#21435;把两匹马的缰绳解下来连在一起,郭小乙一听说要救人也跟过来帮忙。

两个人搜集附近所有的树枝铺出一条路,李宪匍匐着慢慢爬过去三米,郭小?#36951;?#22312;后面抱住他的双?#21462;?/p>

用缰绳套住枪头往回拉,这个过程不能着急。因为一般的长枪都有将近两米,如果用力过猛把长枪带出来,和下面的人就失去联系了。

果然不错,仅仅一拉一松试了两?#21361;?#19979;面的人就产生?#20174;Γ?#24050;经死死抓住枪杆。

“郭小乙小心了,我要用力把枪头拖过来用手抓住,然后才能使出全力。”

两个人齐心协力拖出长枪,果然是萧姵死死抓住长枪被拖出来。

此时的萧姵已经失去了原来的光彩,原本吹弹可破的?#36710;埃?#29616;在隐隐带有一?#21051;?#28784;色,但神智仍然清?#36873;?/p>

郭小乙发现救出来的是一个美艳少女,顿时大吃一惊:“大官人,这位小娘子是?#20426;?/p>

萧?#31243;?#22312;李宪怀里,深吸了一口气,抢在李宪之前小声说道:“我是他的女人。”

在两米多深的积雪里面被埋了将近一天时间,最大的问题就是氮气和二氧化碳中?#23613;?/p>

李宪没有?#21202;?#33831;姵的话,而是轻轻拍打着她的后?#24120;骸?#24819;活下去就不要说话,也不能睡觉。现在放缓速度深呼吸,把体内的浊气全部呼出来。”

找到了最关键的人,李宪没有在这里继续停留,让郭小乙带着两匹马,他背起萧姵和唐浩然汇合。

现在四个人两匹马,李宪和郭小乙都只有一条腿完好,唐浩然两条小腿骨折。萧姵虽?#24187;?#26377;受伤,但是体力和精力全部耗尽。

“郭小乙和我扎?#35272;紓?#20004;匹马虽?#24187;?#26377;完全?#25351;刺?#21147;,但应该可以勉强拖走。”

一直忙到后半夜,两匹马终于拖?#25490;览?#32763;过山?#28023;?#21040;了滑坡背面,也就是摩天岭西侧。

找到一个小山洞升起火堆,烤了几块半生不熟的马肉将就一顿,四个人终于对付到大天亮。

郭小乙是踝关节?#20011;剩?#33258;然?#25351;?#26368;快。天色刚刚发亮,他就赶紧四处寻找更?#28216;?#22949;的立足点。唐浩然双腿不能动,坐在原地伺候火堆,确保火堆不熄灭。

萧姵其实早就好了,但一直把李宪当枕头,躺在那里没起身。

“你怎么会掉在那个地?#21073;俊?#26446;宪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。

“你离开之后不久出现雪崩,我发现石?#25293;?#24819;带人逃出去,所以就离开山洞?#37027;?#25720;到他身后放了一支冷箭。没想到突然出现山崩,结果不仅没有射死石?#25293;耍?#21453;而惊动他策马向我冲过来。”

“好在我?#20174;?#19981;慢,就在他的长枪刺中我之前,我第二支箭终于射中他的咽喉,总算在临死之前给大哥他们报了仇。再想跑就来不及了,因为雪崩已经当头扑下来,整个山壁也快速向下滑落。”

“万念俱灰之下我没有准备逃走,没想到积雪把我和石?#25293;说?#23608;体一起推下山?#21462;?#25105;下意识地抓住石?#25293;说?#38271;枪一横,刚好有一个两人多深的凹陷挡住了积雪,给我争取了一个眨眼的调整机会。”

“如果仅仅是雪崩,我躲在凹陷里面一点儿?#34385;?#37117;没?#23567;?#21487;是紧接着整个山体都开始抖动,积雪越来越严实,凹陷里面开?#24049;?#21560;不畅。我不知道你究竟在什么地?#21073;?#36824;有没有机会再见?#24187;媯?#25152;以抱着万一的希望,把长枪往上捅。”

这一切说来就两句话的事,而且听的人觉得轻飘飘的,但实际上就是在鬼门关门口挣扎。

李宪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:“在最后关头做出这个决定,终于救了你?#24187;?#36825;真是天意!”

这个过程?#30475;?#23601;是机缘巧合。

如果不是萧姵想报仇,很可能在山洞就被砸死了。如果她?#20174;?#19981;够快,没有抓住长枪横过来延缓下落的速度,而是直接掉进山谷最深的地?#21073;?#20063;等不到最后的救援。

如果不是李宪发现一尊铜鼎,而且想搞清楚具体来历?#31095;?#21435;,并且先后救了两匹马耽搁时间,萧姵最后的努力也是白费。

这么多因素糅合在一起,最终让萧?#31243;?#20986;生天。冥冥之中自有天意,李宪不相信也不?#23567;?/p>

没想到萧姵接下来一番话,直接让李宪掉进了冰窟窿。

“董庞儿因为从小练武,在山崩发生的一?#24067;?#39134;身而起,踩着人头一路向外猛冲,最后逃过一劫。?#19978;?#26368;后还是落到鸟家奴手中,再想逃出来就难了。我也是在这个时候向石?#25293;?#23556;出一箭,所以居高临下看见了整个经过。”

李宪气得差点吐血,长叹了一口气再也没有吱声儿。

人算不如天算,自己逆天行事,费尽心血做了能做的一切,甚至不惜让万余人陪葬,结果自己这一只小蝴蝶永远无法阻挡历史车轮。

完颜宗翰如愿以偿抓住了董才,?#33041;?#21313;六州的山川地理形?#30130;?#36824;是会被完颜阿骨打知道,进攻北宋的危局仍?#24187;?#26377;消除。

接下来应该怎么办?李宪顿时陷入一片迷茫之?#23567;?/p>

大宋之天玑动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,继续阅读大宋之天玑动最新章节请按【免费阅读】,回复即可阅读大宋之天玑动全部章节

Copyright ? 2017-2019 www.givbdg.tw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

 ?#38469;?#25903;持:6103下载网

6103下载网订阅号
四川唯一官方购彩平台
北京快乐赛车直播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图 捕鱼游戏赢钱的 河北快3开奖结果图 广东好彩1玩法介绍 11选5在线机选号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十一选五前三 江苏时时彩诈骗案 申请信用卡做任务赚钱 白小姐旗袍正版132期